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我淌口水了
    “你信我吗?”,面对情绪有些崩溃的杜林没有站起来喊打喊杀,依旧平稳的坐在他舒适的老板椅上。手里把玩着青铜的打火机,带着镇定自若的表情,毫不畏惧的迎上了格拉夫的目光,“你信我吗?”

    他又重复了一句,格拉夫如同受伤的野兽一样,眼珠子都红了起来,他胸口剧烈的起伏,强烈的情绪波动让他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对着杜林的眼神,两人彼此的目光直接透入了对方的眼睛深处,片刻后格拉夫用力的点了点头,“我踏马的不信你,还能信谁?”

    杜林点了点头,向后靠了过去,整个人都陷入了全包围的老板椅椅背中。不得不说这个世界虽然科技等方面落后于杜林梦中的那个世界,但是在享受方面却没有落下丝毫,反而在某些细节上比梦中的世界更加的尖端化。毕竟这里可是存在贵族这样的东西,他们天生就拥有无人能比的权力、地位、财富,对于他们而言除了追求更大的权力之外,只能把自己多余的生命浪费在穷凶极奢的享受和娱乐上。

    这几天杜林让都佛搜集伍德的情报也搜集的差不多了,对方在这个时候动手,说明伍德也差不多把杜林这伙人的事情弄清楚了。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不透风的墙,只要他们抓住格拉夫这个突破点,一路金钱开道,总有些人愿意向他们坦露一点什么,比如说车站里的工友们。不是所有人都能在友情之上抵挡住金钱的诱惑,总有那么一些人会为了金钱出卖一些对自己,对家人并没有太大用处的信息。

    就像杜林也在用金钱开道一样,或许他的金钱并不如伍德多,也不可能像伍德那样挥着大把的钞票获取自己想要的一切信息。不过这可不是一个单方的市场,对于那些拥有伍德信息的人来讲,在他们这个买方市场里,买家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杜林。他不需要花费太多的金钱,同样也能够获得伍德的消息。

    格拉夫一直盯着杜林,眼睛眨都不眨,他想看看杜林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我可以明白你现在的心情,我也很爱我的家人,可是爱和冲动无法解决任何的问题。他们绑架了你的家人,就是希望你,以及我们都陷入被动之中。不管我们是去营救,还是妥协,都落入了他们的计划之中。”,杜林的语气很柔和,咬字也很清楚,格拉夫这种粗人你不能和他说太大的道理,也没有什么大局观可言,只能说点大家都听得懂的。

    “难道就放弃我母亲和我弟弟吗?”,格拉夫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咬着牙说的,他也根本没有隐藏自己的心理波动,眼神狠辣,大有杜林说不救,他就立刻带着仇恨离开的架势。

    杜林笑了笑,“救,肯定要救,但是救有很多种方式。你就这么冲过去被他们一枪打死是一种方式,杀到他们不得不将你的母亲和你的弟弟送回来,又是一种方式。”,看见格拉夫的情绪有了稍微的缓和,杜林其实也松了一口气。他就怕这个脑子里都是肌肉的家伙一下子冲过去,自己丢了小命不说,还会让他杜林变得被动。

    其实这件事在杜林来看非常的简单,伍德家大业大,经不起折腾,他把场面做的这么大除了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震慑杜林等人之外,也是希望让其他人看看,他伍德还是有实力的。他家大业大是他的实力表现没错,可也是他最容易受到攻击的一方面。一旦给杜林找到了缺口,家业越大,倒的越快。

    第二天一大早,杜林就出现在城市法庭的第三号法庭中,这是“莫里斯案件”的第二次庭审。上一次庭审杜林没有参加,凯文也不希望他参加,因为第一场庭审中出场的证人或是证据,以及在发言上的权利,基本上都在检察官手里,凯文会表现的相当弱势。

    这是一种策略,让对手出拳,然后躲开拳头再反击回去。卡米尔拿出自己掌握的证据,主动的游说陪审团的时候,就注定他已经败在了凯文的手中,因为他并不清楚,其实整个案件从头到尾都有凯文的参与,甚至还是他计划的。

    就在九点十五分钟,凯文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提着公文包出现在法庭外的时候,许多的记者都围了过来。镁光灯不断的闪烁,一阵阵烟雾袅袅的升入空中。

    凯文带着自信的笑容,这次他没有像上次那样,匆匆的走进法院,而是站在法院外那巨大的代表了法理和公正的天平之下,面对着这些记者。

    “凯文,有人说你为那名叫做纳沙的女孩和检察官对抗的时候,你的‘金身’就会被破,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我是首府星光报的记者,现在整个坎乐斯都在关注这场官司,人们为平民女孩的遭遇感到愤怒的时候,也分外的关注你,你认为你能够为女孩争取到公平和正义吗?面对目前的颓势,你打算如何反击呢?”

    “有人说你之所以成为纳沙的代理律师打这场官司,是因为你年轻的时候和卡米尔之间有矛盾,是这样吗?”

    凯文不断微笑着点头,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说出了他不愿意听见的问题,所以他抬起了手,闹哄哄的记者们立刻闭上了嘴。他轻咳了一声,无与伦比的自信如同阳光一样在他脸上出现,他的语调起的也有些高,“首先很感谢社会舆论和大众能够关心在特耐尔城发生的案件,其次,我从来不认为我会输!”

    记者中发生了些许的骚动,这句话说的可太大了,从当前卡米尔提交给法院的证据来看,莫里斯案中的确存在着诸多的疑点无法解释清楚。不少与法律这个行业有关系的人都向记者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们认为凯文极有可能会打破他“零失败”的记录,为自己的履历上添加一笔不怎么好看的成绩。

    也有一些不具姓名的人士表示,凯文之所以会承接这个案件,是因为凯文与卡米尔曾经之间有过激烈的冲突。凯文和卡米尔都同一所中学的同学,而且还是同班同学。最初两人的关系还算不错,后来因为一个女孩两个好兄弟分道扬镳,彼此之间互相仇视,其中有一次卡米尔还打了凯文。

    两人之间的仇恨就此结下,后来卡米尔和凯文都考上了奥尔奥多大学司法系。毕业之后卡米尔以非常优秀的成绩成为了特耐尔城的检察官,凯文则成为一名律师。虽然说特耐尔是两人的老家,可明明有着更好的出路的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回到了这个地方,要说两者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有记者忍不住问道:“凯文,你就这么有自信吗?”

    凯文看着那个提问的记者,指了指他,“问得好,不是我这么有自信就一定能够获取胜利,而是我始终相信,公理、法理以及公正,永远都站在正义的一方,我们终将战胜邪恶!”,他说完之后非常礼貌的点了一下头,“很抱歉,开庭的时间就要到了,有什么问题,留在最终判决下来的那一天,我们再见!”

    记者们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特别是凯文说的最后半句话,那可是皇帝陛下在卫国战争最困难的时期,亲自去前线时鼓励士兵们,当着众多将军和士兵的面,亲口说出来的。

    我们,终将战胜邪恶!

    这是一个很讨巧的话,也符合了当今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同时这件案子已经在全国范围内都引起了关注,人们非常同情那个叫做纳沙的小女孩,也希望纳沙的代理律师能够获取这场官司的胜利。

    随着法院的大门紧紧的关闭,法院外聚集的人不见减少,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

    与此同时,吉姆艰难的从马车车门内挤出来,他将捧起的肚子放了下去,这该死的马车车门为什么会这么的窄?其实他也有过要把车门扩宽的想法,不过后来还是放弃了。当别人的马车车门都是标准的宽度,偏偏他的马车车门要宽出一大截,岂不是主动的说明了车里坐了一个连马车车门都出不去的胖子?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身为一个胖子就是这点不好,一动就淌汗,他舔着嘴唇走向了路边的一家烧烤店。

    这家店叫天天乐烧烤,在特耐尔城里比较有名气,最拿手的就是烤带肉牛肋骨,而且是不切的那一种。每一根带着肉的牛肋骨都有半米长,上面挂着最少有两斤多的牛肋条肉,通过密酱的腌制和特殊的烧烤手法,每一根带肉牛肋骨都外酥里嫩,让人一想到就忍不住要淌口水。

    这是吉姆最爱的食物,他几乎每三天就要来吃一次,每次都要吃掉两根,还要饮用一些果酒。

    “吃这些油腻的食物时,那些酸涩的果酒就有了它们的价值!”,吉姆坐在桌边露天的双人椅上对着身边的手下说着自己的心得,“那种酸酸涩涩的味道可以让我的肠胃不会那么的油腻,噢天啊,我淌口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