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骰子
    这个世界的娱乐方式相对来说比较单调,除了去那些娱乐场所之外,并没有电视机这种东西,普通人们的娱乐方式除了报纸之外,只能自己给自己找点乐子。大多数的农夫都会像克斯玛先生那样,在还能干的动的时候尽量的多生一些孩子。

    也许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是相反的,但问题在于之他不知道如何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可以安全的避免让一个个小生命接二连三的来到这个世界。他不喜欢带着动物内脏腥味黏糊糊的肠衣,所以生下了很多的孩子,同时他还会撒谎——更多的孩子才能够支撑起家庭。

    所以杜林睡的很早。

    格拉夫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杜林早就躺在温暖的被窝里陷入了香甜的睡梦中。不得不说胡恩一家人虽然已经穷困潦倒,但是他们的家还是弄的不错的,特别是这些被子和床。铺在床铺上的垫絮和被子还带着一丝丝淡淡的香气,应该是他们那个可爱的小女儿的。

    说起小姑娘,他们现在应该还在潜水吧?

    就在杜林梦到乱七八糟的事情并且深陷其中的时候,敲门声将他惊动了。他警觉的翻身做起来,把压在床下的尖刀抽出来,紧紧攥在手中。

    “是谁?”,他的声音很沉稳,没有丝毫慌乱或是紧张,他静悄悄的从床上下来,披上了一件衣服,站在了卧室的门外。

    门外很快就传来了他熟悉的声音,“是我,你已经睡了吗?”,格拉夫的声线很有特点,声音比其他人都要沉闷一点,不知道是不是大块头说话的声音差不多都是这样。

    杜林将尖刀别在身后的裤腰上,打开了房门,望着站在门外还没有来得及换一身衣服的格拉夫。他上下打量了一个格拉夫,才问道:“不去睡觉来找我干什么?”

    格拉夫不知道怎么开口,挠了挠头,好一会才瓮声瓮气的说道:“路上杀了两个警察,还抓了一些跟踪我们的人。”

    杜林的睡意在格拉夫的字里行间被冲散,他转身回去换了衣服,走了出来。两人一边朝着外面走,格拉夫一边把这下午到晚上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对于格拉夫的决定和选择,杜林觉得没有任何的毛病。纵容那些警察,损失一批酒都无所谓,但只能够培养出他们越来越大的贪欲,最后成为一个无底洞。

    只要没有人看见,没有证据,没有凶器,没有尸体,以现在这个时代的技术很难在庭审中判定谁有罪。

    他穿好衣服之后与格拉夫一起朝着屋外走去,格拉夫在路上把晚上交易的过程说完之后,杜林立刻就意识到,他们的酒只用了几天的时间,就惊动的特耐尔城内的势力。其实想一想也很正常,高度的私酒对于窝在这种小城市的帮派或者势力来说,可能是唯一的收入了。

    现在有人动了他们的收入,就等于把刀子架在他们的脖子上,他们要么选择跪地求饶,要么就选择拼死一击。思索间已经站在们口,门外跪着三个垂头丧气的家伙,他们的双手被绑在了身后,与双脚绑在了一起。

    听到脚步声,这三人抬起头来,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带着错愕的表情。在他们来之前,就有过简单的猜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敢在不打招呼的情况下,强势的将不应该出现在市场上的东西,贩卖到酒吧里。

    也许是一个阴狠的老人,有一个鹰钩鼻子,望向别人的时候就像是恨不得将别人吃了一样。

    也许是一个光鲜的中年人,和大多数从事违法勾当起家的大亨们一样,穿着体面的衣服,有一种上流社会精英人士的做派。

    也许……

    但是唯一不可能是这样一个人,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模样的少年。他凭什么有这种勇气和三大巨头作对?他又从哪弄来的这些私酒贩卖?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出现在他们的脑海内,可当他们看向周围的时候,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周围有十几个少年人围在他们身边,这些人都如同眼前这个少年一样,都是半大的小子,有些嘴唇上还残留着一些黑色的绒毛!

    “谁让你们来的?”,杜林丢了一根烟给都佛,他这次任务完成的还算不错,最主要的是他会思考,这一点很好,也很重要。无论是帮派还是势力、企业,都需要会思考的人来做事,会思考的人就是人才,而所有事业都需要人才。

    都佛伸出双手接住了香烟,走了两步走到杜林身边,拿出一根火柴在裤子一划,嗤的一声白磷在短暂的摩擦中积蓄了足够的热量,燃烧了起来。骤然间的火光照亮了杜林的侧面,简单,普通,却也有一丝说不出的味道。

    当一股浓烈而且呛人的白色烟雾升腾之后,杜林吸了两口,吐出了淡淡的烟雾。

    跪在地上的三人你看我,我看你,都闭口不言,他们不相信这些少年人会把他们怎么样。在执行这次任务之前,队长就告诉他们,他们这次的对手是一群刚入行的菜鸡,危险不大。见到了这位“boss”和他的主要“骨干”成员之后,他们更加相信队长所说的话,这些人并不危险。

    他们可能连人都没有杀过,他们或许只会威胁一番,然后不得不把他们放掉。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们不敢说。

    樵夫伍德的做派在特耐尔城中的帮派里几乎人尽皆知,那是一个一言不合就会发疯的人。正常的情况下,他表现的像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绅士,哪怕稍稍有些做的不如人意,他都只会板着脸说上几句鼓励的话,就算过去了。但是当什么人或者什么事情真正的触怒了他的时候,他就会爆发。

    就像得了精神病一样,疯狂、血腥、残暴!

    不巧的是,背叛就是触发他发狂的条件之一。

    面对于沉默,杜林并不意外。

    他在这座城市里没有自己的名号,不像那些大人物一样人尽皆知,人们不会畏惧他。右手缓缓的摸向背后插着的尖刀,他打算用鲜血和疼痛教会这些人什么叫做恐惧。可就在这个时候,格拉夫那长满肌肉的脑子,再一次恢复了正常——之前他说他杀掉了差点发现他们在运送私酒的警察时,杜林觉得他是有点不正常的,因为他变得有了一点聪明。

    现在,他又正常了。他从口袋里将那把手枪拿了出来,“用这个,这个挺有意思的。”

    枪械在耀星帝国是管制品,在耀星帝国征服其他王国和种族的过程中,累积了大量的怨愤。所以奥格丁人中的上层人士,不愿意看见其他人种也可以自由的买到武器,所以帝国对枪械类武器是有管制措施的。当然就像许多已经被人们当做后门的法律一样,这种管制措施已经成为了一纸空文,不过在特耐尔城这个小地方,枪械还是比较少见的。

    一来是没有什么大用处,这里没有令人们眼红万分的巨大利益,需要用枪械这样的东西去抢夺,去征服。其次特耐尔城内的秩序还算不错,在战争后乱了一小会,之后新的秩序拟定,大家都默默的遵守着规则,也不需要使用枪械这样的东西。

    当格拉夫拿出这把枪的时候,跪着的三个人的生命,其实就已经提前走到了尽头,杜林是不会让他们活下去的。

    因为……格拉夫和其他人,杀了两个警察。

    一旦警察失踪的消息传开,这三个见到了手枪,此时还没有露出什么意外表情的家伙就会联想到杜林他们手里的手枪来路是不是有问题。不需要别人动手,他们只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警察局局长,杜林他们只能选择放弃一切,立刻逃亡。

    杜林嘴角抽了抽,其实他在上一秒并不打算杀死这些人。他想要的是赚钱,是崛起,不是杀戮!他愿意以更加和平的方式加入到这场游戏中,成为游戏场中的一员,要做到这些,就必须有人去传话给后面的人。但是现在,不可能了。

    他接过手枪在手里翻转着,格拉夫简单的说了一下使用的方式,杜林立刻就明白了过来。他打开保险,将曜晶仓推进了催化剂中,手枪的握手立刻就开始发热,这是已经完成充能的一种提示。

    他走到第一个人的面前,用枪口将那人的下巴挑起来,然后把枪口顶在他的脑门上,平静到就像是朋友之间的对话,“说一些我想听的东西,你活下去,他们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