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十字路口
    望着伍德匆匆离去的背影,柯尔特低头这望着胸口衣服上两点深色的污渍,他用手指学着伍德的模样沾了沾,搓了搓,嗅了嗅,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瓜尔特人真脏!

    他当然不会明白这两点污渍其实是已经有些干枯氧化后的鲜血,更不会明白伍德之所以快速的离去,是因为他小瞧了格拉夫这些新面孔。

    一个人有没有伤过人,或者说的更严重点,一个人有没有杀过人,他的心态完全是不一样的。在没有伤害过甚至杀死过同类之前,我们可以把这类人称作为普通人,具备了普世价值观和道德的普通人。他们就像那些教科书里隐藏着的人,用道德和伦理将自己的双手紧紧的捆绑在一起。

    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化解平息纷争。

    但是当一个人伤害过其他人,甚至是杀过人的时候,心态就会完全的不一样了。这一点伍德自己深有感触,在他杀死那三个企图把他拖进巷子里温暖一下身体的流浪汉之前,他只是一个爱幻想的家伙。但是当他杀过人之后,他就不爱幻想了,因为他觉得可以实现,并且也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跨越道德和伦理的底限并不难,只要向前走一小步。

    如果这个时候遇到了危险,他们不会像普通人那样考虑如何化解问题,而是拿出武器,彻底的解决麻烦。

    伍德一直觉得这些人不过是一些普通的,没有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时,却发现自己错了。

    他们不是羊,是狮子。

    他有这样的看法也不能完全的怪他,当然丰富的经验有时候也会让人失去最基本的判断能力。对方在贩卖这些私酒之前并没有和他们这些固有的旧势力打招呼,也没有委托其他人向他们告知,新的玩家要入场。没有任何的缓冲,一头撞进了这个市场,说明对方根本就是“新手”,根本不懂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哪一行都有它本身的规矩和章法。乱来不是不可以,却要做好被惩罚的准备,有时候丢的是钱,有时候丢的是命!

    但是那两滴鲜血,让伍德突然意识到,他可能没有办法像一个园丁那样使用着剪刀轻松的将一颗影响整体园艺的枝桠剪掉的时候,他所要面临的,就是战争!

    战争是一个可怕的词,无论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帮派与帮派之间的战争,还是势力与势力之间的战争。战争的结果就是一方消灭另外一方,所谓的停战与和解不过是将结果出现的时间推移。

    伍德希望能够将这群搅乱了市场的新面孔从特耐尔城里踢出去,夺回属于他的市场,但是他并不想用战争的方式。

    可惜,他选错了对手,用错了策略。

    十几年无比风光的生涯让他有些膨胀了,以至于做出了错误的决定。

    站在漆黑的十字路口,秋天的风带着一丝丝入骨的寒意从街道的另外一头吹过来,伍德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就像是他此时同样站在了十字路口的人生,充满了困惑。

    三驾马车回去的时候比来的时候速度要快上一些,卸掉了一百箱酒之后连拉车的马看上去都欢快了不少。在车厢里,格拉夫掀开一个暗格,将钱箱放了进去。这个暗格是杜林要求做的,目的并非是为了藏钱,而是为了在遇到检查之前将一些违禁品藏进去。

    坐在马车的车厢中,脚边两具尸体已经变得冰冷,僵硬,血腥味充斥着整个车厢,萦绕在鼻尖,挥之不去。他瞥了一眼那两个警察的尸体,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毕竟这可是警察的尸体,无论丢到哪里只要被人发现,就肯定是一个巨大的麻烦。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还是带回农场比较好,随便找个地方挖一个坑,埋了就行。

    马车行驶了大约有十几分钟,离开了特耐尔城最繁华的市中心,街道上再次变得冷清了起来。即使能看见有一两个人在路上行走,他们也是低着头,行色匆匆的模样。

    这一趟还算轻松,随着马车的颠簸,格拉夫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就像伍德不知道格拉夫走的哪条路一样,格拉夫也不知道杜林为了避免出现意外,还安排了都佛带着人跟在他们身后。

    此时都佛望着五六个带着毡帽穿着风衣的家伙紧跟在马车后面的时候,他考虑一会,决定暂时不动手。倒不是他害怕什么的,一方面在城市中居住的人太多,谁知道哪个角落里就像之前那样,会窜出一个流浪汉来。如果被人目击了一场厮杀,很有可能会坏事。

    另一方面,从对方的速度和警觉性上来看,他们好像并不想要把马车截下来,反倒是一直保持着相对安全的距离,吊在后面。所以都佛觉得,与其在城市中动手引发不必要的麻烦,到不如遂了他们的心愿,等到了城郊后在动手。

    特耐尔城并不大,从城市中心离开大约四十多分钟,周围的建筑物已经变得低矮并且破旧,走过最后一个路口,连路灯都消失了。黑夜中只有微弱的月光笼罩着静谧的大地。马车的车灯也变得亮了一些,就像是野钓时的候光,吸引着“鱼儿”们去咬钩。

    在离农场只有十分钟路的时候,都佛他们动手了。当他们开始奔跑的时候,显然惊动了前面尾随的人,那些人非常警觉的立刻散开,冲进了附近半人多高的草丛中。都佛当机立断,立刻分作两批,盯住了两个人,他还大喊了一声。

    睡的迷迷糊糊的格拉夫不时就会被颠簸的马车摇晃到失去横屏,他猛地一惊从迷糊中醒来,抬手擦了擦嘴边的口水时,就隐隐听见了有人在喊什么。

    “停车!”,格拉夫敲了敲马车车厢与车夫座位之间的木板,三驾马车前后停了下来,他从马车里跳下来,微凉的秋风让他哆嗦了一下,风带来了凉意,也带来了都佛的声音。

    “抓住了一个,另外一个也不要放走!”

    一句话,就让格拉夫的睡意全无,他颧骨上的肌肉抖了抖,立刻拍打着马车的车厢,从马车一边将油灯提了下来,“快,快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有了灯光的加入,又有两个家伙被抓住了,他们被紧紧的捆绑在一起,扭送到马车上。格拉夫奇怪的望着都佛,问道:“大半夜的你跑出来抓小偷了?他们怎么得罪你了?”

    都佛有些狼狈,帽子掉了,他钟爱的格子羊毛衫上都是草屑,鞋子和裤腿上还有不少的泥巴。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回答道:“这些家伙……从你们卸完货之后就一直在跟着,我觉得他们有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