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夜幕
    不知道有没有人问过你,你愿意为了多大的好处,铤而走险?做一些你明知道很危险,违背了道德和法律的事情。

    从来没有人这么问过格拉夫,无所谓,因为他心里已经有了决定。过去窘迫的生活和已经攥在手里的幸福,他知道该怎么选择。

    人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对于失去和获得并不在意,但是当一个没有的人拥有了,他最害怕的就是失去。

    他脸上的笑容逐渐的消失了,总是有些不明亮的眼睛在黑夜里闪烁着寒芒,他一抬手,就按住了警察拉住马车车厢的手。

    已经踩着脚蹬上去了,一大半身子都跨入了马车的警察动作一顿,回过头来望着他,眼神里带着一种说不上来的轻蔑,“怎么?”

    格拉夫从口袋里掏出一卷钱,这是杜林给他的零花钱,作为暂时征用第一笔利润的一点小小的补偿。对此格拉夫没有任何的怨言,因为他自己也知道,没有了杜林,他什么都玩不转。况且这也不算是一笔小数字,整整一百元。除去他吃饭喝酒以及找女人之外,大概还剩下七十多块钱。

    对于这个时代的普通人来说,这几乎等于一年省吃俭用才能够攒下来的钱。他把这一卷钱拿出来,点了几张之后突然不点了,直接塞进了警察的口袋里,还很轻柔的拍了拍,帮警察先生捋好了口袋上的皱褶。。

    “天这么晚了,警察先生还要巡逻,这么辛苦一定还没有吃吧?不如到前面的餐厅里吃点东西,暖和暖和?”,格拉夫的语气里带着商量和一定的讨好,只是他的眼神与他所说的话,丝丝不入。

    以杜林的眼光来看,格拉夫有点傻,有点蠢,但是这不意味着格拉夫没有社会经验。

    什么是社会?

    社会就是一个强壮到不像话的巨人,不断在每个人脸上抽着巴掌,当社会的巴掌抽到了每个人的脸上的那一刻,感觉到疼痛了,那疼痛就是社会经验。每个人都在不断的挨抽之中成长,获取了足够的社会经验,让自己能够在社会抬起手的那一刻想尽办法去躲藏。

    格拉夫有社会经验,所以他按照自己的理解,来处理这次意外的事情,他觉得这么做会有用。

    昏暗的路灯下警察眼底的贪婪比路灯还要亮,他很清楚,也看见了格拉夫数钱时手中的钱,最少有五十块。这是他的经验做出的判断,那一卷钱最少也有五十块。但是这五十块并没有满足他的贪婪,格拉夫给了他五十块,他就意识到这几架马车上的东西能够给这个大块头带来的利益,绝对要比五十块多。

    也许是几百块,也许是几千块甚至更多。作为一名警察,他对特耐尔城内那些灰色的生意几乎了若指掌。哪个大亨靠什么起家,哪个boss手底下有什么不干净的生意,他几乎都能说出来。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对这几架马车动的手,因为他不认识这些人,都是新面孔。

    不要小瞧了规矩的力量,无论是帮派,还是警察,都在遵守着普通人看不见的规矩。每个势力每次使用什么方式来获取利益,都是有固定的程序的,但是今天晚上这次绝对是不正常的,没有人通知他晚上有人要在这条路上送货,所以他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他可是一名警察,维护正义,制止犯罪不正是他应该做的事情吗?

    完全的钻进了马车的车厢里,鼻尖就能够嗅到一丝丝淡淡的酒香味,警察脸上的狂喜几乎一闪而逝。就像他对这座城市非常的了解一样,他同样了解私酒的暴利。不需要多,只要这一架马车的货都归了他,他立刻离开这座城市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当然,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撬开一个箱子,毕竟除了私酒之外,还有低度的果酒。

    在警棍的挤压别撬之下,木头架子发出了难听的扭曲声,他的双手几乎颤抖着将一瓶酒取了出来,然后拧开盖子,灌了一口,整个脸瞬间都红了起来。

    就在这名警察先生决定吃下这批货的时候,格拉夫也做出了一个决定,一个很艰难的决定。因为马车都停了下来,后面的小家伙们都靠了过来,格拉夫扬了扬头,眼睛望着另外一名靠在马车车夫位置抽着烟的警察,几名少年顿时点了点头。

    接下来,格拉夫从腰后抽出了匕首,踩着脚蹬上了马车。

    从莫里斯被杀开始,他就明白,自己可能走上了另外一条路,也总有一天,需要面对这样的抉择。

    但是他不后悔。

    马车随着格拉夫的登车而摇晃了几下,那狂喜的警察猛的一回头,刚想要恐吓这个面生的大个子,把这批货吞下去。下一秒,他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一把锋利的匕首顺着他的眼眶就插了进去,还搅了搅。

    格拉夫连忙向前一步,抱住了瘫软的警察,安静的将他放在了一边。

    在车外,那抓着马车刹车把手的警察叼着烟,望着街边橱柜中的精美商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抽完了最后一口,他将烟头丢在了地上,低头扫了一眼,抬脚就踩上去,碾了碾。当他再次抬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身边居然已经围绕着六七个半大的少年。这些少年脸色有些瘆人,眼睛里冒着凶光,就像他每天晚上回去时家里迎接他的狗,眼睛都发绿。

    他已经觉察到不对了,立刻去掏皮带上的手枪时,少年们一下子挤了过来。他们紧紧的拥挤在一起,这位抽烟的警察先生伸手摸向腰带的动作也变得缓慢起来。他的目光慢慢的从眼前一个面色狰狞的少年的脸上,缓缓的向下,望向了自己的腰腹。

    三把匕首,全部插了进去,直没刀身,其中还有两人正在疯狂的拧动。他这个时候并没有感觉到多少疼痛,身体突然间受创的时候会有一个过激反应,短暂的封闭疼痛的传递。他眼里的恐惧冲散了之前那股子说不上的东西,张嘴就想要喊叫的时候,一个少年立刻捂住了他的嘴,而另外一个少年则抽搐刀子,插进了他的喉咙了。

    整个过程不到十秒钟,这位警察先生就在两三名少年的搀扶下,进入了马车的车厢。

    格拉夫眼里带着丝丝的兴奋,他将匕首从那位警察先生的眼眶里抽了出来,在他干净的警服上擦了擦,然后把他口袋里的钱取了出来。呸的吐了一口口水,才把匕首插回到鞘中。

    车帘这时候被撩开,他瞥了一眼,立刻迎上去将另外一位“睡着”的警察先生拖了上,马车再次缓缓驶动。

    除了地上有一些不太明显的血迹之外,即使有目击者,也不一定敢说什么,敢做什么。

    这群人连警察都敢杀,难道还不敢杀个普通人?

    路灯昏暗的灯光下,三架马车逐渐的消失在十字路口后的夜幕中,就像他们根本没有在这里停留过。

    不多一会,一个惊恐的路人从黑暗的巷子里探出头来,望着马车消失的地方,哆嗦了一下。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流浪汉,他不想惹事,所以他决定离开这里。

    就在他朝着相反方向快速离开的时候,不小心因为恐惧和慌张,撞到了一个路人。

    在这个时候特耐尔城的路上行人不多,更别提这里还不是繁华的路段,每天到了八点之后,路上的行人几乎屈指可数。

    他一边道歉,一边抬头,心头一抖,又是一群半大的年轻人。

    为首的年轻人带着一顶鸭舌帽,穿着风衣,敞开的风衣里是一件格子的羊毛衫。

    “走路注意一点!”,那年轻人对他说,他连连点头,年轻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一块钱面额的纸币,塞进了他上衣的口袋里,“天气越来越冷,去买点过冬的衣服吧!”

    他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这伙人从自己的身边走过,直至他回头再也看不见那些人的时候,才茫然的看着自己裂开的口袋里,安静的躺着一张一块钱的纸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