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大计划
    “野玫瑰一次要这么多的货,我觉得可能有问题。”

    格拉夫站在杜林身边把自己心里想到的东西说了出来,他查了一下,酒是三天前送的,也就是说只用了三天时间,五十箱酒就卖完了?!这速度也太快了吧?或许正是因为贩卖高度私酒所带来的暴利,让格拉夫这个如同人熊一样的大家伙都变得紧张起来。

    对于格拉夫的担忧,杜林有自己的看法。

    首先,不能说是三天销售了五十箱酒,这是一种错误的说法。因为任何成熟的商人都不可能等待商品彻底销售一空之后,才想起来要继续进货,所以在野玫瑰酒吧那里,应该还有一些存货。在商业圈子里有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当库存降到百分之三十的时候,就代表着可以进货了。

    也就是说野玫瑰酒吧应该还有十几箱酒。

    其次,格拉夫还说错了一件事,五十箱酒分属于两种不同的类别,只能当做是每一种二十五箱,一共五十箱。根据受众的不同,销量也是不一样的。如果说三天时间每一种酒都销售了十几箱,虽然夸张,但并非不可能,每一种平均每天也就三十多四十瓶。一瓶就按照五杯来计算,不超过两百杯。

    野玫瑰酒吧每天接待多少客人他不太清楚,有些客人能喝一点,有些客人酒量差一点,按照每人两杯来计算,只要有两百位客人选择他们供应的酒,野玫瑰酒吧的进货需求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这个数据的确有一点夸张,可并非没有可能。因为酒吧除了出售散酒给现场的客人们饮用之外,同时也出售整瓶的酒让客人们带回家。如果真的有人喜欢初恋和雪精灵,买一两瓶带回家喝,或是为了举行派对宴会什么,多买几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么一想,野玫瑰酒吧的销售量就不夸张了,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顶多算是野玫瑰酒吧的定位很好,在客人中两种酒的受众很广而已。

    稍微给这个脑子里都是肌肉的大个子解释了一下之后,杜林就让格拉夫去安排送货的事情。杜林相信,随着新口味的高度果酒在市场销售的过程中逐渐的与客人们产生化学反应,以后供货量只会更大,那么购买卡车也就必须排上日程了。总不能叫那些小子们一人扛两箱跑过去送吧?就算用板车或是马车,也是有风险的。

    杜林考虑了一会,敲了敲桌子右侧桌角的座铃,清脆的铃声穿透性很强,办公室的门立刻就开了。用了三天时间简单的装修了一下117号的一楼,让这里多少具备了一些商业的气息。

    都佛推开了门,探进来一个脑地,“boss?”

    杜林招了招手,都佛推门进来,又反手带上了门。

    “野玫瑰酒吧要了一百箱货,格拉夫觉得有问题,我让他去送了,但是不能忽略他的看法,或许真的就像他所猜测的那样,这次送货可能是个陷阱。”,杜林思考了一下,整理了一下思路,“我们做的这些东西冲击了原有的市场,肯定会引其他大亨们的反弹,晚上你带一点人,带上武器跟着他们,如果有什么意外的,顺手解决一下。”

    都佛现在是同乡会里唯一的组长,所以杜林如果要点名,也只能够点到他。他比别人多拿那么多的钱,比别人拥有更高的地位,理所当然的就应该有更多的付出。

    都佛用力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在他离开前杜林又嘱咐了几句,一定要小心,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主动动手。但是一旦动手了,就务必要解决干净。

    杜林现在没有自己的人脉网络,在特耐尔城中几乎是一抹两眼黑,唯一一个能够依靠的也就剩下凯文那个家伙了。他曾经说过,要给杜林介绍一些人脉,但是需要等几天。

    想到这件事的时候,杜林的目光逐渐下垂,落在了报纸上。

    “卡米尔检察官对来自外地的女孩纳莎发起公诉,他表示有强力的证据能够证明,被人们称为‘皮裤’的莫里斯是死于有预谋的谋杀。这起案件在本市内引发了各界的关注,律师界的明日之星凯文在听闻这件事情之后,对卡米尔以及城市法庭表示强烈的愤慨,他隐约指出卡米尔起诉纳莎,真正的原因在于他需要一件能够轰动帝国的成功诉讼案件,帮助他爬到州立检察官的位置上。”

    “对于卡米尔违背了职业道德与事实,对女孩纳莎造成了第二次伤害的行为,凯文律师表示非常的愤怒。他已经向城市法庭提出申请,将免费成为女孩纳莎的代理律师,为她拿回卡米尔欠她公正和正义!”

    “根据城市法庭的公示,本周周六上午九点二十分整,将在城市法庭三号法庭,对本案进行庭审。如果想要观看这一场庭审的过程,请在九点十五分前到达三号法庭……”

    杜林嘴角一勾,这就是凯文的计划,他们为此制造了一个漏洞百出的现场,目的就是够引出检察官卡米尔,然后凯文会一脚把他踩下去。在律师界里,检察官就是律师们一生的宿敌,他们会毫无理由的质疑任何观点和证据,并且想方设法的从律师们提交的证据、口供中寻找到致命的破绽,为案件定性。

    凯文虽然已经和首都三大律师行之一的威纳律师行签订了合同,但是在他离开之前,他必须在做一件漂亮的案子作为自己的答卷。给那些早已眼高于顶的首都律师们一个下马威,让他们明白,即使凯文他来自小城市,也不是这些所谓的大律师能够小瞧的。

    没有比这件案子更适合的了,把一个完全没有希望,每一项证据都指向了那个叫做纳莎的女孩伙同他人谋杀了莫里斯的案子彻底的翻转过来。不仅重重的对极有希望升迁州立检察官的卡米尔踹了一脚,同时又足以获得社会和舆论上的支持,暂时的让人们忘记他为魔鬼工作的过去,这就是他精心为自己,为杜林准备的礼物。

    一旦他翻转了这样一场案件,在特耐尔城市的上流社会圈子里获得人们的敬重。越是富丽堂皇的建筑,越是有可能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藏污纳垢。那些外表光鲜的大亨们难道从上到下就真的是完全干净的吗?不,没有人是干净的,所以他们也更加希望自己拥有一个“无所不能”的律师朋友。

    获得了舆论的支持,获得了行业的支持,又获得了上流社会的拥护,凯文就拥有了通往事业巅峰的钥匙。

    在这个时候,他把杜林介绍给其他人,不管是不是为了维持凯文的面子,他们都会接纳杜林。

    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个小小的地方需要杜林自己出力。

    钱!

    不是一两百块。

    不是一两千块。

    是几千甚至上万块的付出,才能够打动那些可以在杜林事业上帮助到他的人。

    警察局的局长,帝国税务局的局长,帝国宪兵部队的负责人,以至于特耐尔城市的市长!

    所以那笔一万五千块的收益,到现在为止还放在保险柜里,他需要这笔钱。

    夜幕总是在人们毫不知情的时候降临,又在人们忙于其他事情的时候变得深沉,路上的路灯纷纷点亮,但是行人却不多。三辆马车嘚嘚嘚x3,嘚嘚嘚x3的在路上一路小跑。对于富人们来说可能汽车才是他们的出行工具,可对于普通人来讲,马车才贴近他们的生活。

    当三架马车在即将抵达目的地,离野玫瑰酒吧还有最后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遇到了一点意外。

    两名穿着灰色警服的警察,拦住了他们。

    “车上是什么?”,一名警察走到了马车后,用手里的包着橡胶的警棍挑开了马车后面的帘布。只是里面堆满了货物,同时黑乎乎的,在并不明亮的灯光下模糊不清。

    格拉夫已经站在了一侧,他挠着头傻笑着说道:“是食物,有好心的老爷给了我们一些食物,我们打算拉去孤儿院。”

    那警察冷笑了一声,一脚踩在马车后板的脚蹬上,双手抓着马车的车厢,一步跨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