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大订单
    “伍德叔父……”,办公室的门被突然间推开,柯尔特表情有些凶横的望着来人,刚准备说一些难听的话时,进来的两人中靠后的一人摘掉了圆顶礼帽,露出了一丝不苟油光水亮的头发。只要看见这个头发,柯尔特就知道来的人是谁,因为这个脑袋他实在太熟悉了。连忙站起来,顺便开口,露出了恭敬的模样,连忙走过去接过伍德的帽子和风衣,挂在了一边的衣架上。

    伍德虽然不喜欢这个便宜的内侄,但是他不得不承认,即使你对他面露厌恶之色,口出恶言,他也能够摇头甩尾的吐着舌头在你身边转来转去。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已经达到了无耻之人最高的境界。他脸色稍微缓和的一点,望了望柯尔特的办公室。自诩为体面人的伍德自从发家之后,总是把自己打扮的如同一个绅士,也如同绅士一样对自己和身边人的生活有着严格的要求。

    办公室里有两个玻璃窗的书柜,里面放满了书,这点很好。书籍是人类进步的台阶,多看书对人是有好处的。墙壁上还挂着一直公羚羊的标本,巨大的羊角狰狞可怖,在大自然中就算是肉食类的猛兽,见到了雄壮的公羊都要躲开。不过它挂在这里,就说明在自然界中,对于人来说,它依然是弱小的。

    还算考究的办公室让伍德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走到办公桌后直接坐了下去,柯尔特一边招呼着伍德身边的跟班,一边为伍德研磨着咖啡豆,“您很难得来一次,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只要您开口,那肯定是一句话的事情,我绝对努力去办。”,至于努力能不能办到,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很多时候有付出未必就一定要有回报。

    对于柯尔特这种偷奸耍滑的习惯伍德早已习以为常,如果不是妻子非常喜欢这个内侄,他早就将柯尔特送去肉联厂了。

    “你这里有初恋和雪精灵吗?”,伍德双手架在桌面上,望着柯尔特。

    柯尔特没有丝毫推脱的点着头说道:“有,最近才进购了一批,几乎用掉了我所有的积蓄!”,他看上去有些感叹,“东西虽然贵,但是销量还算不错。怎么,您也知道这种新上市的酒吗?”

    伍德的脾气已经很好了,如果再年轻个十岁,他立刻就会抄起桌子上十多斤重的水晶烟灰缸砸过去。又不是来找你还钱,更不可能要找你借钱,一开口就说自己没钱是什么意思?

    深吸了一口气,这些都是小事,不值得他动怒,他问道:“你认识那个叫做格拉夫的瓜尔特人吗?”

    听伍德问起了格拉夫,柯尔特就明白这次伍德来没自己什么事了,脸上的笑容也变得真挚了一些,一边将咖啡壶放在火上,一边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当然认识,格拉夫在瓜尔特人中有一点名气,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初恋和雪精灵的生意现在都是他在做主。”

    伍德望着柯尔特,“很好,你想办法告诉他,初恋和雪精灵已经卖完了,让他再送一批过来。”

    柯尔特一愣,顿时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于伍德所做的生意他也很清楚,都从他的姑姑那里听说,他和伍德也打过交道。正是因为他知道伍德在做什么,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这场战争会将自己牵扯进去。以伍德的人脉和手段,足以让格拉夫身后的人老老实实的低下头。

    想到这里,柯尔特心里就变得火热起来,他挪着椅子向前凑了凑,带着好奇与讨好的问道:“他得罪您了吗?真是个该死的瓜尔特人,乡下的贱种!”,他咒骂了几句格拉夫,然后继续说道:“您要处理格拉夫我没有任何的意见……不过他那什么之后,这个新产品的代理能不能让我来做?”

    原本熄灭的心思再次上涌,比以前更加的强烈,这次如果能得到伍德的支持,他完全可以凭借这两款酒,成为特耐尔城中仅次于三巨头的新玩家,这对他具有很大的吸引力。不过当他看见伍德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之后摇了一下头,就知道没戏了。

    有些懒怠的靠在了椅子上,一脸有气没的说道:“伍德叔父,不是我不想帮您,刚才您也应该听我说了,我的流动资金都压在了这批货上,所以暂时没有钱来支付新的那一批酒。”

    太大的好处捞不着,那就先喝点汤,再者说进一次货也要不少钱。就向之前的那一次,虽然只给了三分之一的订金,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呢!

    果不其然,伍德眼角抽搐了两下,掏出支票本抬头看着柯尔特,脸上的表情表现出他要有多讨厌柯尔特,就有多讨厌柯尔特。柯尔特却毫不在意的谄笑着,“一万五!”

    “你就这么和我说话的吗?”,伍德皱着眉头,一滴墨珠就滴在了支票本上。他只听说好像是十几块钱一瓶,可怎么算也不可能要一万五千块?

    柯尔特一脸无辜的表情,“一百箱而已……,而且叔父,说不定您还能把这笔钱赚回来呢!”

    这笔钱不算少,只是卡尔特说的也没什么问题。钱给了格拉夫,只要顺着他摸到了他的上家,格拉夫和他的上家就不需要继续活下去,这笔钱自然愕然也就会重新的回到自己的口袋里。他换了一个大面值的支票本,写了一个六千块的支票,丢给了柯尔特,“这是定金,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亲自做过生意?”

    柯尔特讪笑着不敢还嘴,他拿起支票弹了弹,笑眯眯的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与此同时,他走到办公室门外的走廊上,拽着一个绳子用力拉了拉。绳子的另外一头在吧台后面,他每次拉动绳索的时候,那边挂着的铃铛就会想起来,酒吧里的工作人员听到后就会过来。

    不一会的功夫,一个矮个子大男孩一边用毛巾擦着双手,一边跑了过来,“柯尔特先生!”

    “到路上随便找个瓜尔特人,告诉他们转告格拉夫,让他带一百箱酒来,我会给足够的订金。”,说着柯尔特从口袋里掏出两个五十分的硬币,他先将一个放进了那个大男孩的手里,“这是让你跑腿给你的好处。”,然后又将另外一个也放了进去,“这是让你给那些瓜尔特人的,他们不会什么都得不到就为你跑腿,明白了吗?”

    大男孩立刻激动的点着头,攥紧了两枚硬币跑了出去。

    瓜尔特人大多数住在国王大道那边,离这里不是很远。国王大道这个名字听上去可能应该是富人区,实际上住在国王大道的都是穷人,那里是贫民区。居住在贫民区中的人对居住在这附近的家庭基本上都有所了解,或是听说过。可作为居住在麦香花园的那些富人们,可能连自己家对面住着几口人都不知道。

    越有钱越冷漠,这几乎是所有世界的通病。

    大男孩很快找到了一个瓜尔特人,然后给了他二十分,“麻烦你转告格拉夫,野玫瑰酒吧需要一百箱酒。”

    当格拉夫看着眼前还流淌着鼻涕,只有七八岁左右的小孩告诉自己野玫瑰酒吧需要一百箱酒的时候,他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不会是什么人在欺骗他吧?当他问清楚之后才知道,原来是一个成年人给了他五分钱,让他把这条消息带到格拉夫这里。还好这个孩子具有一定的使命感,不然的话……。

    一百箱酒不是一笔小数目,接近一万六千块,同时格拉夫也有一些疑惑,他才把五十箱酒送过去,最多只有三天四天的时间,居然就卖完了?不太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