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对策
    这三人如果只是从他们的穿着和外表去看,可能会觉得他们都是光鲜的上流社会人士。每个人都穿着城里最好的裁缝亲自缝制的西装,以及最有名气的皮匠为他们亲手做的鞋子。还有一些或是流行,或是古典的小饰品,把他们装点的如同大人物一样。如果忽略掉这些外在的东西,他们不过是一群私酒贩子,违反帝国的法律和神权法贩卖高度酒的私酒贩子。

    但是钱的力量就是这么的伟大,可以把一个人变成另外一个人,只需要花一点小钱就足够了。

    房间不大,坐在靠近门边的伍德看上去有四十多岁,一头油光水亮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向了脑后,即使随着他头部的晃动,那些头发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动过。他眉毛很浓,同时也很短,就像在两个眼睛上长了一撮三角形的毛毛,细窄的眼睛里透着一股子深沉的凶光,在整个特耐尔城中,没有人不知道他。

    人们“尊敬”的称呼他为“樵夫伍德”,他十九岁的时候一个人拿着一柄斧头,将三名打算抢劫他的流浪汉砍成了几十块之后,只用了不到十年的时间就成为了特耐尔城的人上人。直到今天还有些人为了捧他的臭脚,将他过去一桩桩值得炫耀的事情拿出来吹嘘。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家伙,自从他成为了“人上人”之后,总觉得自己有别于其他那些他已经看不上人的同类,总是标榜着自己的身份和地位,非常的爱惜面子,无论在什么场合总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

    人们恐怕想象不到,此时的伍德一脸阴沉的样子,哪有他在外面所表现出的温和?

    房间里的沉默让他不太舒服,连呼吸都粗重了一分,他撕了撕领口,手指关节叩击了两下桌面,“先生们,我们应该拿出对策来,不能让这个还不知名的家伙,破坏我们的事业!”

    在桌子上摆放着两瓶酒,雪精灵和初恋,他们每个人的面前都有两个杯子,三人也都品尝过了。不得不说比起雪精灵的冰凉和带着果糖的口感,他们同样喜欢初恋那略微苦涩又不会影响口感的醇厚味道。总体来说,这些新出现的高度私酒,比他们正在经销的那些酒,无论是口感还是品质上,都要略高一筹。

    “你们按照这些标签去查过吗?”,说话的人只有三十来岁,面容白净,有一点小帅,浓眉大眼,非常符合现在这个社会的审美观,亚麻色的头发让他看上去相对的温和文雅,这也是混血的优势所在,总能够在相貌上有所突破。

    如果杜林在这里的话,就一定会惊讶于眼前这个人,正是这个人,让杜林赚到了有生以来最轻松的一块钱。

    他叫恩斯特,他有自己的酒窖和酿酒企业。明面上他生产并且对外出售低度酒,实际上一直在源源不断的生产高度私酒。因为是家族生意,所以该打通的关系也早就打通过了,甚至他的父亲还是市长的座上客。所以即便另外两人都恨不得把他干掉,也得不得承认,真要他们做这件事,他们还没有这个胆量。

    伍德拿起酒瓶看了一眼酒瓶背后的标签,冷笑了一声,“我第一时间就询问了一些联邦的供货商,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明日之光酿酒厂,也没有喝过这样的酒。”

    当初杜林要求三家供货商改变标签和生产公司的目的就在这里,故布疑阵,想找都找不到所谓的上家。

    恩斯特不置可否的点着头,偏头看向另外一个人,“那么车站方面呢?如此大批量的铺货说明对方有不少的库存,这么多的外地酒想要进来,要么从客站包车,要么就从车站拉过来,总会有一些蛛丝马迹。”

    他看着的人是这张桌子上的第三个人,一名叫做卡鲁尔的老人。老人一头的银发,看上去慈眉善目,但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这一辈子做过多少的坏事,杀过多少人。他之所以还能够坐在这里,是因为他够狠,只要有人敢做证人出庭作证,他就保证对方全家死绝。

    正是因为这家伙的狠辣果断,到最后即使被检察官公诉,也出现无人作证的尴尬局面。

    当然,他能够如此嚣张的活到今天,也是因为足够舍得。钱,他有,他也有一句名言,“如果不能证明钱的价值,又何必为钱所困”

    他很好的证明了自己说的没有错,从市长到警察局局长,甚至是还有一名贵族都是他的朋友。他用钱砸开了这些人的家门,成为了这些人的朋友,证明了钱的价值。

    卡鲁尔摸了摸自己蓬松的银发,他有些秃顶,所以需要烫头,“最近只有一批低度酒到站,没有出现过高度酒。”

    另外两人顿时大眼瞪小眼,在这些人的眼里,低度酒就是低度酒,高度酒就是高度酒,两者是完全不同的存在。低度酒大多数是使用各种果子酿造的,所以价格低廉,同样也正是因为这份低廉的价格,所以低度果酒有很多的毛病。比如说不够清澈,在饮用的过程中还能感受到那些果肉的颗粒感。

    还有就是经常会有一点点酸味,那种果子腐烂后的酸味,影响饮用时的愉悦。但是因为其低廉的价格足以让最底层的工人们都接受,所以销量还算不错。

    高度酒就不同了,高度酒在酿造的时候需要掺入龙血木的木渣,而且木渣也不是随便弄一些就可以的。要采用最少三年以上的树龄的龙血木作为材料,自然晾干之后刨除树皮,切开后闷入温度超过三百度的窖内闷死。等窖内温度自然的降温到常温之后,这些木头就会变成血红色。然后把血红色的龙血木一点点用专门的机器作成木渣后,混入香料等一系列的东西,投入到复合型的酿酒材料中。

    这些龙血木的木渣能够帮助原浆提纯,按照投入的多寡这些酒出浆之后的度数就会有多高。这些龙血木都是一次性的材料,价格偏贵,也造成了高度酒水的价格居高不下的原因。哪怕各国都有大面积的龙血木林场,面对整个世界庞大的酒精饮品市场,也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在这些人的观念中,低度酒就是低度酒,高度酒就是高度酒,低度酒不可能变成高度酒,高度酒兑水之后倒是可以变成低度酒。

    从源头上找不到侵犯了他们利益的新玩家,那么只能用蠢办法了。

    “我记得野玫瑰的老板是你的内侄?”,恩斯特看向了伍德,伍德脸皮一抽,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他不承认柯尔特是他的内侄,但是又不得不承认这层关系。柯尔特是他妻子的远方亲戚,不知道从哪听说伍德现在是大人物,立刻屁颠颠的跑过来认亲。不知道他用如何的花言巧语说动了他的妻子,于是他就多了一个内侄。他的妻子问他怎么安排柯尔特的时候,他想了很久,决定借柯尔特一笔钱,让他开一个酒吧。

    伍德本身就是做私酒的,所以他很清楚酒吧的盈利能力有多么的恐怖。柯尔特听从了他的建议把酒吧开了起来。按照这么说来两人之间的关系哪怕不好,也不应该太坏,可问题出就出在柯尔特那喜欢贪便宜的性格上。

    柯尔特的酒吧一旦没有酒了,就会打电话给伍德的妻子,而伍德的妻子觉得大家都是自己人,卡尔特更是她的晚辈和娘家人,理所应当的应该照顾一下,就会安排人去送酒,却不提钱的事情。一来二去,柯尔特免费销售伍德的私酒,让这家伙差点气炸了。每当他要人不再送酒过去,他的妻子就会埋怨他,不过是一两千块的酒都舍不得之类的,闹的他不得不违背自己的心意继续让人免费送酒给柯尔特销售。

    当然,他也争取到了一定的标准,每个月只有三千块的免费私酒,再多就要按照市场价掏钱。

    可这小子情愿从恩斯特或是卡鲁尔那里花钱买酒,也不愿意从他这里买,还说是要多种经营,避免死板和重复。

    如果不是害怕妻子伤心,伍德恨不得立刻就把那个家伙给一斧子劈死。

    所以当恩斯特提出顺着供货这条线反过来去追溯源头的时候,伍德脸色不是很好看。他一直看不起柯尔特这样的人,没想到居然还要找他办事。当然,伍德也很清楚,这是大事情,容不得他的性子。

    至于为什么不找其他的酒吧,那是因为整个特耐尔城中的所有酒吧,除了被帮派控制的之外,就是被大人物家属所控制的,任何一家都不会答应他们的要求,避免卷入战争中。

    也只有柯尔特这个选择了,唯一的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