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联动
    “我听说过你的过去,对于你的遭遇我表示很遗憾。”,杜林抽搐一根烟丢给了都佛,后者连忙用双手接住,他还没有来得及点上,杜林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青铜的打火机。打火机这个东西也是最近几年里才兴起的东西,价格昂贵,当然造型也很美观。不少人对于这种精巧又可以表现出自己身份地位的小东西很感兴趣,所以打火机的销量节节攀升,只要有一点钱的人,都会买一个放在口袋里。

    当然,市场的增加就意味着会有更多的热钱进入到这个行业里,品质参差不齐的各种廉价品牌充斥着整个打火机行业。到现在为止,已经发生过十几起因为煤油泄露导致烧伤的事情发生。人们对打火机的品牌和质量要求,也越来越高。有口碑的企业生意越来越好,商品的价格越来越高。没有树立起品牌效应的企业就惨了,面临倒闭的风险。

    杜林手中的这个打火机是帝国最大的打火机生产公司“邦迪”工业的产品,售价高达三十八元。

    都佛望着火苗几乎都忘记这个时候应该凑上去,将叼着的烟点着。他认识这个打火机,但是他发呆不是因为打火机的价格,而是因为了杜林的这个动作。

    在帮派中,阶级和等级是非常严格的,越是实力强大的帮派,这种界限也就越明显。在帮派中从来没有上级为下级点烟的惯例,除了一种特别的情况。

    杜林要捧他,让他升职。

    都佛激动的走上前去,伸出双手遮挡在火苗的周围,将烟头对准了火苗,吸了一口气,立刻退了回去。他脸上的肌肉都在颤抖、变化,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表现出一种怎样的状态来。

    太突然了,特别是刚刚知道了杜林赚了多少钱之后,他就有可能要升职,这真的太突然了。

    杜林收回打火机装回了口袋里,望着强迫自己冷静却失败了的都佛,他笑了笑,“我们是一个集体,我们是兄弟,现在是,以后也是。我不认为建立阶级是一种更好的管理方式,但是在没有新的更加优越的管理方式出现之前,我们只能这么做,哪怕并非出自我的本意。”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组长了!”

    “以后每个月,私酒买卖的收入中将有你百分之零点二的分红权力,其余的兄弟姐妹们共享百分之一的分红权利。而你的任务,就是监督好我们果酒的品质,以及尽可能的避免发生错误。”,杜林低头一笑,再次抬头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如阳光一样和煦,“当然,如果有人想要阻挡我们在这个乱世中站稳脚跟,你也有义务解决他们。”

    “好了,去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吧!”

    杜林摆了摆手,都佛激动且恭敬的退了几步,转身出门并且关上了房门。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他看见站在窗台边上的杜林望着窗外,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他整个人都沐浴在阳光之中,就像是天主经里说过的某一段启示那样,充满了神圣。

    房门最后严丝合缝的关上,他心头的激动在这最后的一两秒时间里莫名的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平静,一种虔诚。他缓缓转身,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走进了另外一个大房间里。里面聚集着一小半的会员,都佛很有威严,他走进来的时候房间里的空气都为止一窒。

    目光在每个人的脸上扫过,都佛才笑着说,“我要宣布两件事。”

    “第一,我现在是组长了。”

    有不少少年人纷纷吹起了口哨,声声叫好。都佛在这些年轻人中还是很有威望的。第一,他资格够老,不仅出来闯荡了好几年,而且还坐过牢,对整个特耐尔城的一些帮派都多少都有一定的了解,也认识不少帮派人士。在少年人的心目中一个人是不是值得尊敬,基于两点。

    他很能打,或者他很有钱。

    听见都佛升职为组长,对于这群少年人们来说不亚于一种鼓励。在帮派中组长,或者叫队长并不是字面上的意思,不是代表着这个职位就一定要管理多少人,负责具体的事情。这种称呼更像是一群没文化的家伙们找不出合适的词又需要一个称呼时候想到的东西。组长或是队长可以看作是“某件事”的责任人,比如说杜林现在需要一些人为他做一件事情,那么他会点名一个组长,这个组长根据事情的内容自己安排成员。

    做成功了,自然有奖励,如果失败了,责任就落在这个组长的身上。当然,组长的确有别于普通的成员,等级更高,收入更高,但是相同的责任也更重。

    都佛成为了组长,就意味着同乡会不是那种单纯的同乡会,这对十五六七岁的少年来说正合他们的心意。只要他们努力为同乡会做出贡献,想必以后也会成为组长。

    都佛抬了抬手,笑着接纳了大家的鼓励,“还有第二件事,从今天以后,每个月农场会拿出百分之一的收入,分给你们所有人!”

    如果说都佛的升职代表着他们将迎来一个全新的生活,那么分红这件事,就关系他们每个人切身的利益了。特别是刚刚女孩们说出了数钱时的心里感受时,这些少年们多多少少都是有些嫉妒的。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件事,居然能够带来上万块的回报,那可是一笔天文数字!

    甚至有些人还想着如果自己也能分一份该多好。

    这种想法还在脑海中回荡,都佛就带来了这个好消息,所有人的眼睛里都激荡着热情的目光望着都佛,忍不住大声的吼叫起来。

    不错,只有百分之一,看上去还有百分之九十九不是他们的。但每个人都清楚,即使是百分之一的分红权利,也代表着好几百块。整个同乡会加起来也就二十九个人,每个人最少都能分到十块钱。

    这还只是特耐尔一个地区的,如果将来把私酒贩卖到整个州,甚至是全国去呢?那每个月的百分之一都会高达几万,甚至更多!

    成为同乡会的会员之后每个月都会有一笔安家费,当然也可以理解为薪水,现在又多了十块多钱。巨大的收入将给每个家庭都带来改变,而这也恰恰是他们所希望的,通过自己的双手和努力,改变家庭所面对的困难局面。

    杜林笑着听着从隔壁传来的“同乡会万岁”以及“杜林万岁”这样的欢呼,他笑的不是能够让这些人如此的拥护他,而是笑钱这个东西对人类的影响力。

    有钱,就能够为所欲为,这是任何一个世界都行得通的基准。

    上到帝国皇帝,下到普通百姓,都逃不出钱的魔掌。也许钱在更高的层面会以其他的形式表现出来,但是其根本就一直没有变过。

    就在同乡会的年轻人们为杜林欢呼的时候,在城市的另外一条街上,三个脸色阴沉的家伙坐在了一起。

    他们是这座城市中高私酒供应商中的一部分,占据了特耐尔城中高端高度私酒市场。初恋和雪精灵的上市其实对普通的果酒并没有造成任何的冲击,因为一杯五块、六块的酒不是低端消费者可以消费的起的。所以无论中高端的市场有了什么变化,都和低端市场没有任何的联系。

    但是对这三人的生意,就造成了很沉重的打击。

    特耐尔城就这么小,三个人瓜分中高端高度私酒市场已经让彼此都不满意了,如果不是考虑到发动帮派战争所带来的收益未必高过付出,他们早就撕破脸了。他们彼此之间不合不是什么秘密,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允许递四方进入这个市场中。

    只是昨天一晚上,他们的收入就锐减,年轻人和中年都被初恋与雪精灵给抢走了,可能是为了尝鲜,也可能真的喜欢,第一天的销售效果很好。或许这只是最初的表现,经过一段时间之后热度就会衰减,销量也会下降。但是无论热度怎么下降,都必然会有一部分人选择这两种酒,从而占据一定的销售市场。

    钱这个东西,真的无所不能,足以恨不得立刻杀了彼此的三个互相敌视的人,坐在了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