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我来
    就像杜林从供货商那里拿来了果酒,只给了十分之一的订金。

    这些酒吧也没有给全款,而是按照杜林委托格拉夫带去的规矩,最少支付了三成的订金。

    他不担心有谁敢赖账,除非他们以后不想要销售这些与众不同的高度果酒。如果他们赖账了,杜林也有办法连本带利的将这些钱拿回来。

    资本从来都不是光明正大的,不仅有丑陋的剥削和压迫,还有血腥的竞争和镇压。竞争可以是文明的,也可以是野蛮的。

    女孩嘴唇有些颤抖的将今天一天的收入数字说出来的时候,格拉夫捂着胸口,都佛手中刚点着的烟都掉了下去。

    去掉个位和十位数的零头,一万九千六。对于这个数字,杜林还是很满意的,虽然差了四百块就能突破两万大关,可这已经是非常惊人的销售业绩了,而且这还是百分之三十的订金。一旦这批货销售完毕之后,一共能够拿回来差不多六万六千元!

    这一步迈出去,未来可期!

    格拉夫一边捂着胸口,一边问道:“杜林,是不是……是不是说我能拿到好几千块?”

    杜林瞥了他一眼,望向了都佛,“解释给这个蠢货听,然后告诉他能够拿多少。”,这笔钱当然不能够算作是纯利润,除去本钱和各种必要的开支以及预备金,纯利润大概在一万五千元左右。格拉夫拿百分之四十,也就是六千元,剩下的则都是杜林自己的。

    但是杜林不打算按照现在的方式分配,倒不是说他见利忘义,觉得格拉夫拿那么多心里不舒服,也不是想要贪图格拉夫手里的钱。一个企业,一个公司,小到一个社团想要茁壮健康的成长,发展,利益就绝对不能够集中在某一两个人的手中,必须要把这部分利益放开,让出去。

    有一句话他觉得很对,在梦境中大佬曾经和某民生品牌企业的老总交流过,那位老总说的一句话让杜林铭记于心。

    财聚人散,财散人聚。

    道理很简单,以杜林的理解就是你想要获得更多,就必然会伤害到那些不具备抵抗风险的个人,从而被迫离开。做企业,做社团,做什么都好,都需要人,以及来自人的帮助。

    无人不成事。

    不是说没有人做不成的事情,而是说没有人就做不成事,所以才有了财散人聚。

    这也是杜林想要做的。

    从格拉夫那边拿出一些分红权利,自己这边也拿出一部分分红权利,然后把这部分钱散出去,无论是收买人心,还是打通关节,都远远比杜林攥在自己手里更有意义。

    这个社会就像是一张巨大的网,行走在网上的你我,如果不能成为猎手,那么只能成为猎物。被人吞食不是杜林的愿望,所以他要结网,主动结网,结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

    将所有的钱都装在一个铁箱子里之后,杜林把钥匙塞进了口袋里。他顺手拿出了一卷现金,都是两块面额的小额现金。随手点了二十张,让都佛给女孩们分掉,然后拍了拍还没有回魂的格拉夫,一偏头,两人一起走到了另外一间房间里。

    杜林随手将门关上了,房间里还没有来得及装修,只有几张破破烂烂的椅子,落满了灰尘。他走到了窗户边上,掏出了一根烟递给一脸幸福笑容的格拉夫,转身双手压在了窗台上,望着马路上不多的汽车和行人。似乎是觉察到杜林有事要说,格拉夫也了过来,他背对着街道,半坐在窗台上。

    “你看看周围。”,杜林抬手指了指周围的建筑物,格拉夫翻着白眼转过身,随着杜林所指向的方向望了过去。虽然只能看见街道两边的建筑和街道上的人,可已经初显繁华。杜林收回了胳膊,吸了一口烟,一边摇着头,一边叹着气,“这就是乡下!”

    在两个月前,杜林还没有这么想过,在他的认知中,这里就是大城市,是繁华的地方。可现在仔细看看,这里就是乡下,乡下到不能再乡下的地方。冷清的街道,低矮的建筑物,慢悠悠的生活节奏特别的适于养老,但绝对不适合奋斗!

    “你知道大城市吗?真正的大城市,首府,首都之类的。”

    格拉夫想了想,“我知道,但是没去过。”

    杜林扭着头很认真的看着他,“想去吗?去大城市看一看,去看看那里的景色,看看那里的街道和这里的街道有什么不同。我听说在首都有一栋三十八层的钢铁大楼,如果站在那栋楼的楼顶,会不会看见和平日不一样的景色?”

    “旅游吗?”,格拉夫脸上浮起了憨厚的笑容,一般来说这种憨厚的笑容还有另外一个词,傻子的笑。他挠了挠后脑勺,眼睛里有一丝丝的期盼,“可以,一直想要去那些地方玩一玩,可惜以前没有钱,现在有钱了也该长长见识了。你打算去哪?去几天?”

    杜林随手将烟头弹飞,他笑了两声。

    “旅游?”

    “不!”

    “是征服!”

    当杜林说出这几个词的时候,格拉夫突然感觉到体内的血液刹那间奔腾起来,一股莫名的力量从身体里的各个地方涌现出来,充斥着他的全身。他脸色涨得通红,挥舞了两下有女孩腰粗的胳膊,想要击打什么,却无处发泄。他鼻孔都变得滚圆,呼吸时还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心头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可就是没有一点头绪。他的本能告诉他这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刻,就像他拿四十块钱换来六千块的回报。上一次他抓住了机会,可是这一次明明看见了机会,却不知道为什么抓不住,那种感觉就像是在生命精华快要爆发却总感觉差了那么一点,却怎么努力也达不到的感觉。

    痛苦、茫然、困惑!

    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的曹丹(caodan),你看见了,却不属于你。

    “我有一个想法,我会拿出百分之九的分红权作为一种奖励机制,一种手段,来壮大我们的力量。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拿出一部分来我们一起做,当然这并非是强迫的,所以你明白的,就像是前期的投资。”,杜林在这个关口说出了他想要说的话,格拉夫也被这句话吸引了注意力,忽略了那种让他不知道如何发泄的东西。

    他思考了一下,然后尝试着说道:“那我拿出百分之五怎么样?”

    他以为杜林会拒绝,因为杜林拿出了百分之九,而他只拿出了百分之五。但是他也有自己的想法,本来他就比杜林少拿了一成,如果也拿出百分之九,百分之十,就又少了一成。如果是在昨天,杜林这么说,他会毫不犹豫的拿出百分之十或者更多,因为那个时候他不明白百分之十是一个怎样具体的概念。

    但是今天,他明白了。

    百分之十,可能是三五千,也可能是三五万。

    以他的性格能拿出百分之五,其实已经非常可以的了。一个一辈子积蓄只有四十块钱的男人,能够将仅限在就代表了七八百快的分红权利拿出去,非常的不容易了。

    杜林没有反对,没有拒绝,也没有蛊惑他拿更多,他只是一点头,说了一句好,这件事情仿佛就这么定了下来。杜林让格拉夫去做事,让他把都佛叫进来。

    在都佛还没有进来的这短暂的时间里,在杜林的内心中,其实是非常失望的。他希望格拉夫能够表现出一种气质,一种具备了领袖和侵略性的气质。但很可惜,这个家伙并没有如同他外表那样的强大。他就像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在贫穷到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时候,敢于豪赌。但是一旦拥有了,就缩手缩脚。

    简单一点说,就是格局不够。

    什么是格局?

    通俗的理解就是画地图。

    一张地图摆放在两个人的面前,主持者告诉他们,画圈,圈内的财富就属于他们。但是相对应的,圈越小,风险越小,圈越大,风险越大。格局小的人可能会寻找一个稍微富裕一点的地区画一个小圈,而格局大的,就会画很多圈,最后连在一起,甚至是直接就画一个大圈。

    格拉夫想着守着特耐尔这一亩三分地,杜林已经考虑到去征服帝国大厦,这就是差距!

    很快,都佛进来了,小伙子依旧帅气的让杜林没脾气,羊毛质地的鸭舌帽压的很低,似乎年轻人们都爱这么做。上身穿着的格子的羊绒衫,领口处露出了纯白色的衬衫,一条板裤,一双皮鞋,与以前那个穷小子的模样截然不同。

    站在杜林的面前,都佛有点拘束,哪怕在岁数上他比杜林还大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