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一见钟情
    忆往昔“尊敬的戈恩先生,您期待的‘初恋’已经到货了!”,酒保熟练的用干净的抹布将戈恩先生面前的吧台又擦了一遍,随手放上一个杯垫,“您是要这个,还是要其他的?”

    戈恩眼睛一亮,手指在吧台上点了点,“终于到货了吗?那就来一杯吧,可别用其他什么酒来骗我,那种味道非常的独特,不是那么好调的。”,在酒吧没有了初恋这种酒之后戈恩先生也去了其他的酒吧,有一些酒吧不知道有这种酒,有一些酒吧曾经有过,但都卖完了。

    同时,还有两家酒吧有这种酒,但是他们的酒都不是正品。虽然喝起来也有一丝苦涩的味道,却远远没有初恋的苦涩可以给人一种回味悠长的感觉,就像是高档餐厅玻璃幕墙外穿着红裙子的有技术的女人,凝望着餐厅内同样穿着红裙子,却高贵端庄的美妇人那样。

    或许衣服相同,但是内在完全不一样。

    “您放心吧,野玫瑰酒吧是有信誉的!”,酒保很快将装着冰块的初恋端到了桌子上,昏暗的灯光以及酒杯中的冰块反射着醉人的光泽,嗅着特殊的芬芳,戈恩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醉了。他迫不及待的抿了一口,整个人在一瞬间都放松了下来。他在这一瞬间,再次进入到了一个孤独又独立的世界里。

    在这个世界里,只有一个男人,一杯酒,以及孤寂的月光。他完全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中,杯子里的酒越来越少,直至连最后一滴都被他仰着脖子吸入口中。

    哈出一口带着酒精味的气,悲苍的目光缓缓从酒杯中慢慢的抬起,上升,直至他的目光落在酒保的脸上,“这一瓶是新开的吗?”,酒保点了点头,初恋在中青年这个阶段的酒客中很有市场和名气,但是对于年轻人来说他们还无法感受到初恋中那如同失去了挚爱,一个人彷徨无措如同在沙漠中流浪的凄凉,所以如果不是主动询问,酒保并不乐意推荐这种酒。

    戈恩是今天晚上第一个有“品味”的客人,所以这一瓶酒就是为了他而打开。

    望着酒保肯定的答复,戈恩笑了笑,“这一瓶都给我吧,等我喝的差不多了,帮我满上。”

    戈恩没有问价钱,酒保也不会主动的说出一瓶的价格,因为能够在野玫瑰酒吧消费的客人们,一瓶酒不会让他们感觉到心疼,更不可能拿不出这份钱来!

    一整瓶酒的价格定价为二十二元,七百五十毫升左右,可以分出四杯还多一点点,每一杯售价是六块,一下子买一瓶就是二十二。这是一种非常普遍且正常的销售理念,也被大家所接受。

    沉寂在对过往回忆中的戈恩先生很快就有些熏然,他轻声的哼起了一首与女孩正式交往之后最流行的一首歌,一首情歌。歌词他还记得,但是他不想唱出来,那一句句向往着美好、美满,充满了甜蜜的歌词就像一把把刀子,他唱不出口。可就算是在哼,也是一种对自我的折磨和伤害,曾经那么美好的爱情却敌不过现实,当初坚定的誓言就像是艺术品,一碰就碎。

    爱情?

    他轻笑了一声,一边摇着头,一边哼着歌,一边喝着酒,整个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

    不知何时,突然有一个年轻轻快的女声与他充满了悲凉的声音混在了一起,让他有些错愕,有些愤怒。

    没有人喜欢在自己沉醉于某件事的时候,被其他人打扰。他这轻快剔透的声音让他迅速的从自己的世界里被剥离出来,他挣扎着不想出来,却抵挡不过那种无法言喻的力量。他猛的一抬头,循着声音望向左侧的时候,脸上的愤怒和喉咙中的斥责还没有来得及表现出来,他就愣住了。

    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女孩,穿着并不怎么名贵的衣服,金色的头发有些散乱的被她扎在脑后,有几缕头发逃过了发卡的禁锢,自然的垂了鬓边。女孩眉清目秀,很清秀的一个姑娘,她简单朴素的样子居然隐隐的与戈恩记忆中的那个女孩有了几分重合。他看向了那个女孩,女孩也看向了他,不知是不是意识到了什么,女孩笑了起来。

    她笑的很甜,就像一块精美的甜品,还没有尝入口中就已经打心底的有了一丝丝甜。

    “对不起,听到您哼起这首歌的时候,我也忍不住一起哼了起来,如果打扰到了您,真是非常的抱歉!”,女孩很大方,没胆怯,或是蛮横,让戈恩如沐春风一般。

    他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不知道为什么心跳的很快,有些慌乱站了起来,又坐了回去,“是……不,我是说并没打扰到我。能问一个问题吗?”,女孩点了点头,戈恩有些忐忑的问道:“为什么你会这首歌?这已经是十几年前的歌了。”

    女孩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都完成了月牙,“因为旋律很好听,而且我很向往歌曲中的歌词,那种几乎美满到令人嫉妒的爱情,不是每个人都期待的吗?”

    恍惚之间,戈恩感觉到自己就像是穿越了时空,回到了二十年前。那个女孩穿着她哥哥的汗衫,穿着她哥哥大了一号的裤子,在阳光下望着他,她说:我喜欢这首歌,我喜欢歌词里那种几乎完美到令人嫉妒的爱情,所以我喜欢这首歌,因为我也期待有这样的爱情。

    不得不说,戈恩先生的卖相真的很好,他就像是一份散发着浓烈诱人香味的诱饵,而女人们则是鱼儿。鱼儿们情愿为了尝一口那有人的诱饵,心甘情愿的被钩子带走。

    戈恩的眼眶有些湿润,朦胧的水雾让他无法分辨自己到底是在现实中,还是在幻觉中。或许正是因为那句哲人所说的,当男人开始掉眼泪的时候,天主都会怜悯。

    女孩不由自主的靠近了他,坐在了他的旁边,“你怎么了?”,她握着他的手,问道。

    戈恩回过神来,擦掉了眼眶中蓄满了的泪水,他自嘲的笑着,“非常的抱歉,让你看到了我丢人的一面,我想到了一些过去的事情,所以……”

    “我有这个荣幸可以听一听吗?”

    戈恩心脏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了两下,他用力点了点头,“当然可以!”

    酒吧打烊的时候酒保一边清扫着地面,一边似笑非笑的摇着头,没有想到从来对女人不假以颜色的戈恩先生,居然会对一个只有十六岁的女孩一见钟情,这简直难以让人相信这是真的。他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在这里做了不少年的酒保,第一次从戈恩先生的脸上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容。

    初恋悄然的铺货并没有遭遇沉寂,稳定的销量让所有选择冒险的商人们稳住了心中的一口气。如果说初恋让他们不担心这批酒会砸在自己的手上,那么雪精灵则是让他们差点不顾体面的笑出牙花来。

    年轻人对雪精灵特有的冰凉口感非常的中意,以年轻人为主要受众群体的动感地带酒吧第一天晚上,就销售掉了两箱雪精灵!

    这还是在没有进行大范围的口碑推广和酒吧墙面广告的情况下就产生了如此爆棚的销售,一片金灿灿的光辉大道已经出现在众多酒吧老板的眼前。

    另外一边,杜林冷静的坐在皇后大道117号的二楼会议室中。

    这是他租下来的房子,一共三层,一个月的租金有三百二十块钱。最初的时候格拉夫认为只要租下一层就够了,但是杜林没有听取他的建议,毕竟格拉夫的脑子里都是肌肉,很难和他解释为什么要一口气租下三层。

    此时在杜林面前的大桌子上,格拉夫和都佛站在窗口抽着烟,注意力却都放在了杜林这边。五个女孩正在数钱。一个个小铁盒都被打开,一卷卷现金弹出来,女孩们兴奋又带着丝丝恐惧的将桌子上的钱按照面额的大小叠放在一起,数清楚。

    当最后一个硬币被姑娘的小白手捏起来,丢进一个杯子里,发出清脆的撞击声之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格拉夫走到了杜林的身边,紧张的攒着杜林身后的椅背。

    杜林翘着腿,脸上看不出有多紧张。其实今天卖了多少就,能拿回多少钱,他心里都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数字。

    他望着自己右手边的女孩问道:“一共多少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