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股灾
    “这边……慢一点!”

    “对,慢一点!”

    “好了!”,格拉夫拍了拍卡车的车厢,有些羡慕的看着从驾驶位下来的小伙子。那个小伙子也就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居然都已经开上卡车了,要知道格拉夫小时候的梦想就是成为一辆卡车的卡车司机。每天他都会载满货物,快乐的在城市中的街道上驰聘,没有人能够阻挡他自由的步伐。

    不过很可惜,到现在为止他都买不起卡车,更不会开车。

    卡车司机叫麦隆,克里恩先生的儿子,克里恩先生拿出一笔不小的钱购买了这辆卡车,然后利用他在车站的地位和关系,为一些货主们进行短途的运送。不得不说资本家之所以能够成为资本家,的确不是吹出来的。他的眼光很明锐,嗅觉也很灵敏,不到一年时间,买车的钱就已经回本,现在赚多少就是多少。在一些繁忙的月份,麦隆一个月能够赚到的钱,比他这个父亲还要多,而且是多很多。

    这就是物以稀为贵的道理了,毕竟卡车这个东西,不是人人都能够买得起。能够买得起卡车的人,大多都是资本家,他们情愿再花多一点钱去买轿车,也不愿意买卡车。

    什么?

    运输怎么办?当然是让工人们扛着运输啊,不然每天给他们吃,给他们喝,还发给他们钱,就是为了把他们当父母供养起来吗?当然要叫他们干活啊!

    两千五百箱酒可不是一次就能拉完的,这还只是第一次,所有的同乡会成员都来到这里帮助杜林搬运储存这些酒水。杜林给了他们一份体面的薪水,给了他们可以昂首挺胸的勇气,那么他们就必须为杜林这些什么,即使是他们不太乐意做的事情。

    麦隆斜靠在车厢上,望着身边的大汉,拍了拍他都是体毛的胳膊,“兄弟,借个火!”

    格拉夫翻着白眼拿出一根火柴,在麦隆的裤子上滑了一下,哧啦一声就着了,麦隆双手罩住火柴凑了上去,嘴巴里吸了两口,吐出了一些烟雾之后拍了拍格拉夫的手,后者随手将火柴丢在地上,用脚碾了碾。

    “我说,为什么要把仓库建在城外?路还不是很好走,将来再运出去的话不是很麻烦吗?”,对于一直在城市里跑货的麦隆非常奇怪杜林的选择,城外的路大多是石子泥巴路,天气晴朗的时候还好,一旦下了雨,简直就是要人命。而且城里的仓库租赁费用也不是很贵,特耐尔毕竟是一座小城市,现在一个一百平方米的仓库一天也只需要五十分,一个月才十五块。

    格拉夫不知道怎么回答,也没有乱说什么,再次翻了一个白眼之后闭口不言,盯着那些小子搬运者货物。

    “因为快要到冬天了。”,这时候卡车的另外一边传来了一个声音,是杜林的声音。他走到格拉夫的身边看了格拉夫一眼,后者立刻和那群小子们一起走到了卡车车厢后开始搬运货物,“还有三个月就要入冬了,这些酒水在低温储存下会破坏其中一些什么东西,我没有读过书,不太明白,总之太冷的话,会让这些酒的味道出现一些不太好的变化。”

    “所以我买下了这个农场,并且建造了特别的储存室,就是为了让这些酒水安全的度过冬天,迎接来年的狂欢。”

    老实说,麦隆没有听明白,什么变化也不说清楚,鬼知道是什么。但是他还是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随着杜林说话不断点着头,因为他读过书,最少也比这里的人学历要高一些。所以他必须表现出自己是一个有文化的人,而不是文盲。

    “怎么样,路上的路况还好吗?”,杜林说完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的废话之后,笑着拍了拍麦隆的肩膀,麦隆还不是很习惯被自己小的家伙拍自己的肩膀,但他也很清楚,这家伙是个有钱人。他和他的父亲或许在生活中有许多的分歧,但是在对待有钱人这方面却出奇的一致,那就是不能得罪。

    麦隆吸了两口烟就丢到了地上,站直了身体,“路况还不错,先生,至少没有太颠簸,也没有打滑的地方,就是有点远。”

    雇佣麦隆来运送这些酒水,一趟给他八十分,这个价钱还算公道,同时胜在次数多。全部拉完大概要七趟到八趟,最少也要五块钱。这年头想要赚到五块钱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车站里那些苦力一个月也就**块的样子,只有格拉夫这样强壮的才能超过十块钱。

    杜林的目光很快就落在了卡车上,他摸了摸卡车的车厢,金属冰凉的质感让他觉得摸起来很舒服,“现在这种卡车需要多少钱一辆?”

    “五百五十块,而且还不是一次性的投入。”,杜林抱起了双手微微偏了一下头,让麦隆继续说下去,“比如说维修吧,每年最少需要维修两次,更换一些零件什么的,加起来大概需要十五块左右,还有就是曜晶。一个标准的曜晶能让这辆车行驶六千公里,也就是三十二块。”

    “以我每天来来回回这样的里程,一个月在三千到四千公里左右,也就是说平均下来,基本上三天两块钱,一年又是一百多块钱。前前后后加起来每年需要花费在它身上的就有接近两百块!”

    说到这里的时候麦隆显然有些叹然,原本以为五百五十块买下这个大家伙之后就不需要再有什么花费,没想到每年都要吃他两百来块,而且这部分还都是从他的利润里出。如果没有这些费用该多好,他早就搬出去自己住了。

    杜林点了点头,心里已经有了数。随着蒸馏之后的高度酒灌装完毕,运输这方面的事情也要排上日程。总是依靠别人运输是绝对不行的,一来运输费占据了一部分不算少的成本,其次用别人运输难免会暴露一些不能曝光的东西,所以他已经决定要买一辆车。

    买车对以前的杜林来说是一件大事情,五百五十块的卡车简直就是天价。但是对现在的杜林而言,这不是什么大的开销,不算成本的话,也就是五十五瓶高度酒。

    这个世界的车子和他梦境中那个世界的车子不太一样,那个世界的车子吃的是一种叫做汽油的东西,而这个世界的车子,吃的是曜晶。

    把标准单位的曜晶放入到动力室里装好之后,关上动力室的窗口。每当需要使用车辆的时候,动力室内就会灌入催化剂,这些催化剂接触到曜晶后立刻就会产生剧烈的反应,产生高温高压以及将催化剂气化,形成巨大的持续的内压。这股巨大的内压足以推动卡车的齿轮组进行转动,让车辆前进。

    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而更加神奇的是曜晶这种东西在被发现具有产生热能以及几乎无穷无尽的释放压力之前,它只是一种装饰用的材料。这种曜晶从外观上看,乳白透明,很有档次与格调,多半用于高档的装修。后来有一位被被人们称之为“改变了世界进程”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有一根筋不太对,居然用大块的曜晶做了一个马桶。

    当他第一次坐在曜晶马桶上排泄的时候,人类的科技就向前跨越了一大步。

    哦对了,还要感谢他被烫熟的屁股和蛋蛋,为了全人类的进步,他付出了很惨重的代价。

    这位动力之父也被纳入了课本中,原本应该是非常严肃的课程,可不知道为什么学生们在学习这篇课文的时候,总是管不住自己,总是要笑出声,影响课堂秩序。

    也有一些不那么严肃的学者,将这伟大的发现叫做“股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