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鱼池
    杜林从阳光中走进了仓库的黑暗世界中,这下子胡恩一家人终于看清楚进来的人是谁,胡恩显然松了一口气,他的妻女也像是放松了起来。

    剧本不对?

    其实剧本很对,在胡恩刚回到老家那个破旧的小房子的时候,一群少年就如狼似虎的扑了上来,他们手里拿着尖刀,将他们制服并且拴住了手脚,还给他们套了一个黑头套。在黑色不透光的头套落下来遮住他视线的那一刻,他想到了过去,想到了现在,也幻想着未来,因为他觉得自己可能活不长了。

    胡恩的年纪比较大,阅历也很丰富,他很了解只有两种人会使用这些黑色不透光的头套。第一种是法警,他们会为犯人带上这样的头套,戴上沉重的脚镣,然后将绞索挂在他们的脖子上,最后推动把手。据说人在死亡之前还能够听见自己脖子断裂的声音,然后才会缓缓的进入到死亡中。

    另外一种人,则是帮派份子。当帮派份子将一个黑色的头套套在了某个人的头上,就意味着这个人被帮派判处了死刑。

    官方给犯人用黑色的头套是因为在天主经中所说,当一个人死去之后他的灵魂会附着在最后一个看见,并且让他带有强烈仇恨的人的身上,挥之不去。被这样的恶鬼游魂附身,不仅会让身体出现疾病,还会带来霉运。所以在官方执行死刑的时候,都会为死刑犯戴上头套,这样他们就无法以鬼混的身份纠缠着某个无辜的人。

    而帮派用黑头套,是为了让对手死的更加的耻辱,更加的不名誉。帮派份子比人们想象中的更加注重个人的名誉和荣耀,任何不名誉的死法都是对帮派份子莫大的羞辱。带上黑头套这种“连是谁杀的你,你都不知道”的死法,显然也是非常不名誉的。

    所以胡恩认为这群少年,应该是莫里斯的手下,他们来抓自己,也是受了莫里斯的指使。

    杜林笑着摇了摇头,这或许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吧?!如果现在出现的人是莫里斯,胡恩应该痛哭流涕的忏悔自己的错误行为,并且恳求莫里斯的饶恕,因为他知道莫里斯很有可能会对他,以及他的家人动手。可出现的是他杜林的时候,胡恩居然松了一口气,难道是因为他觉得杜林是一个好人?

    或者一个好相处的人?

    杜林蹲了下来,为自己点了一根烟。自从来到城市之后他很快就学会了吸烟,实际上他现在还没有什么烟瘾。他吸烟,一部分是受到了克斯玛先生的影响,还有一部分,则是受到了梦境中那个家伙的影响。

    烟头被点燃,散发着亮眼的火光,杜林吸了一口,经过肺部的循环之后再从嘴巴里吐出来,他舔了舔略微有些发干的嘴唇,“我不喜欢麻烦。”,说着他笑了起来,一边打量着十号货仓的内部结构,一边说道,“从很小的时候,我就不喜欢麻烦。我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也不喜欢别人给我添麻烦。”

    “胡恩先生,你为我惹了一个大麻烦。”

    胡恩嘴巴蠕动了片刻,才吐出一句抱歉的话,“我并不想这样杜林先生,可是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莫里斯的人不会让我离开,我不能失去我的妻子和我的女儿,为了她们我只能够小小的欺骗了莫里斯。如果莫里斯找你麻烦了,你可以让他来找我,我这里还有一千一百块,我欠他的已经不多了,再找亲戚借一些完全可以还给他!”

    “不用了!”,杜林摇着头说道:“莫里斯已经去地狱忏悔去了,接下来就是你们了。”

    说话的时候杜林站了起来,来回走了几步,“说实话,我到现在都很难相信我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是我曾经犹豫不决的善良让我已经损失了一大笔钱,还差点让我陷入到危险之中,所以……”,杜林露出了歉然的笑意,“很抱歉胡恩先生,作为同乡会的会长,作为一名不太正规的私酒商人,我只能说抱歉,我的地位,我的身份都不允许我在有第二次愚蠢,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天国再见!”

    说着杜林将手中的烟头摁在胡恩的脑门上,胡恩顿时爆发出了痛苦的叫声,杜林松手之后笑了起来,“瞧,我善良的心又在乱来,你们这些骗子可不会上天国呢,那就去地狱里等着我吧!”,说完话,杜林转身就走,没有因为胡恩的祈求而有丝毫的停留。

    走出了仓库外,杜林歪了歪头,都佛立刻凑了过来,他吩咐了几句之后就离开了。还有那么多的事情等待着他,他总不能在这里浪费过多的时间。

    没多久,都佛就让几个少年扛了两个木桶过来。这些木桶是用来装酒的,每一个木桶都可以容纳最少七十五加仑的酒,用来装人也绰绰有余。几个人扛着木桶一起进了仓库中,胡恩望着这群少年,立刻乞求道,“求你们了,让我在见一见杜林先生,我并没有骗他,我真的将牧场卖给了他,而且就算要找我麻烦,也是莫里斯来找我麻烦,不是杜林先生。”

    都佛抬起脚就踹在了胡恩的脸上,“莫里斯?莫里斯先你一步去地狱里和恶魔们厮混了,既然你这么想要解释清楚,那就去地狱和莫里斯那个死鬼说吧。”,说着他从一边还没有来得及倒掉的建筑废料中拾起一根棍子,狠狠的敲在了胡恩的脑袋上。胡恩整个人顿时抽搐着委顿下来。

    都佛一边说,一边露出笑容,他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露出了一个阳光的笑容。加上作为一名瓜尔特人,五官上更加的立体,以及他的俊俏,让小女孩都暂时的忘记了恐惧。

    “怕黑吗?没关系的,你妈妈会陪在你身边,只要忍一忍就过去了!”,说着他又看向了胡恩的妻子,“很抱歉夫人,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我相信我都无法征得你们的原谅。如果你的丈夫要下地狱,那么你们一定会上天国的。”

    一只棍子落在了女人的脑后,她身体向前一挺,瘫坐了下来。小女孩也没有逃过这一遭,或许在昏迷中离开这个世界是杜林留给他们最后的仁慈。

    “把他装进这个桶,把她们装进另外一个,然后退出去倒上泥浆封上口,丢到玛瑙河里。”

    在少年们齐心合力的搬动中,胡恩和他的妻女分别被装进了两个酒桶,然后倒上了满满的粘稠的泥浆,封上了盖子,打上了铆钉。

    或许谁都不会发现,在这两个木桶中藏着一家骗子。

    这两只桶经过小半天时间的运输,丢到了城外的玛瑙河支流中。噗通一声就沉了下去,单凭木桶本身的浮力想要飘起来恐怕很难。也许经过一段漫长的时间,他们会重见天日,但是短时间内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处理好了这些之后都佛回到牧场,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叙述了一边,杜林坐在胡恩家的沙发上,挥了挥手,让他离开。他忍不住又掏出一根烟为自己点上,眼睛没有焦距的望着前方。

    他不明白,自己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残忍了,为什么他能够在轻描淡写中决定一家人的命运,是什么让他能够狠下心去夺走别人的生命?!他回忆着自己的过去,回忆着自己做的梦,直至只抽了一口的香烟燃烧到了屁股头,烫到了他的手,他身体才哆嗦了一下将烟屁股头甩了出去。

    望着在地上缓缓滚动的烟屁股,他哼哼了两声,或许就是因为他不愿意有一天他会像胡恩那样,在没有经过自己的允许下,就被别人决定了自己的命运,所以他才变得如此残忍吧?

    这不是残忍!

    他这么告诉自己,这是为了保证自己的生命,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而变得强大。

    这不是残忍……

    是一种强大!

    他舒了一口气,拍了拍大腿上的烟灰,昂首挺胸,迈步推开了房门,迎接着照耀着世界万物的阳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