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不愉快的谈判
    晚上七点多,华灯初上,虽然是偏远小城的特耐尔,也被灯光妆点,露出了与白天不同的美丽。

    昏暗的等下行人们在街道上若隐若现,别有一番趣味。

    金水晶酒吧在特耐尔城第十四号大街上,位于城市的东城区靠近北边,算是在核心城市圈的外围。金水晶酒吧是一家中等档次的酒吧,请了专门的设计师和施工队,格调还算不错,加上这间酒吧的治安是远近闻名的安全,着实吸引了一群中产阶级在这里消费寻欢。

    金水晶的老板据说曾经是某个帮派的**oss,后来因为某些事情被捕入狱。服刑结束后在没有重新回到帮派中,而是用自己的积蓄,开了一家这样的酒吧。这个酒吧就在他以前帮派的地盘上,凭借他昔日的人脉和地位,没有人多少人敢在这里主动的惹事。同时,其他帮派如果需要谈判或是交易,往往也都会将金水晶作为谈判交易的地点。

    逐渐的,金水晶酒吧就成为了特耐尔城内最特殊的酒吧。

    一楼都是普通的客人,二楼经常有帮派份子聚集于此,金水晶的老板也成为了著名的中间人。

    有关于金水晶的信息,还是都佛告诉杜林的。都佛坐牢期间和不少帮派份子接触过,他认识了不少人,不过他并没有加入任何的帮派。一方面是帮派中的民粹氛围更加的浓烈,奥格丁人对其他失败人种的轻蔑和轻视更重,他们不愿意让瓜尔特人“污染”他们的帮派。另外一方面,一些对都佛发出邀请的帮派,看中的不是都佛的未来,而是希望都佛能够成为他们手里锋利的刀,帮他们做些危险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都佛肯定不会同意,就算将来迫不得已要走上这条路,他也希望能够加入一个瓜尔特人的帮会,比如说同乡会。

    在都佛的眼里同乡会就是帮派,只是这个帮派比其他帮派更加懂得如何隐藏自己的爪牙。

    杜林带着格拉夫以及都佛赴约,三个人就进入了金水晶酒吧。站在门口的人见到杜林和都佛的时候还阻挡了一下,根据帝国法律,未满十六岁的未成年人是禁止进入酒吧的。尽管这条法律条文被酒吧的老板们践踏过了无数次,尽管几乎每个酒吧里都能看见一些未满十六岁的小女孩在追求刺激,可有时候表面工作还是要做一做的。

    “这里不欢迎未成人!”

    杜林没说话,望着拦住自己的家伙,格拉夫从后面走上来,一把手推开那个家伙的胳膊,那人向后踉跄了一步,一手就藏到了身后,“挡什么?没看见这是我们的会长吗?”

    那准备掏东西的家伙一愣,冷着脸将手又抽了出来,“这么小的会长?呵呵……你们这个帮派也够可以的!”,他抖了抖肩膀,整理了一下衣服,“进去吧,记住,别闹事,不然谁都救不了你们。”

    杜林看了看他,那家伙望着正前方,就像不知道杜林在看自己一样。杜林笑着摇了摇头收回了目光,径直朝着酒吧里面走去。

    酒吧的氛围很轻松,蓝色的灯光照亮了酒吧内的一切,又不显得刺眼,有一种特别的情调。进门左转就是楼梯,三人上了楼梯之后,又看见四个人站在楼梯口当着过去的路。

    其中有一人仔细的审视了一番上楼的三人,脸上多少露出了些许的笑容,“你们一定是同乡会的吧?莫里斯已经来了,就在等你们。麻烦你们把武器之类的都交出来,这是为了保护你们彼此的安全,希望你们能够理解。等你们离开的时候,东西会还给你们。”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都愿意把这里当做交易或是谈判地点的原因,金水晶的boss能够保护到双方的安全,人们才乐意在这里做交易和谈判。

    格拉夫将自己身上携带的匕首交给了那个家伙之后站到了一边,都佛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柄只有十公分左右的刀子,也交了上去。经过一番搜身之后,三人才得以同行。虽然被人搜身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不过杜林可以理解,同时对这个金水晶的老板也很感兴趣。

    像他和莫里斯这样在这里谈判需要缴纳五十块钱,这笔钱按照参与的势力多少来平分,也就是说杜林需要支付二十五块钱。这笔钱不算多,所有的帮派都能出得起,只要他能够保证安全,二十五块钱就二十五块钱。

    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他们来到了第三个房间,工作人员敲了敲门之后等待了大概半分钟,才打开门,站在了门外。

    杜林先一步跨进去,一眼就看见了都佛所描述的那个家伙,油头粉面的家伙。今天的莫里斯穿着一套紫色的西装,白色的皮鞋,好像还化妆了。他坐在沙发上将双腿翘在茶几上,见杜林进来之后也没有起身的**,就大刺刺的坐在那望着杜林。他身边也有两个人,身体都很强壮,裸露在袖口之外的手腕上布满了纹身,其中一人脸上还有一道明显的伤疤。

    “你就是杜林?”,莫里斯嘿嘿的笑着,非常不礼貌的上下打量着杜林,一脸的不屑,“就是你说要和我谈?我看不用谈,你们把地让出来,就没有你们什么事!”

    房间的沙发很长,像是一个横着的c,杜林坐在了莫里斯的对面,翘起了二郎腿,双手十指叠在一起,架在膝盖上。他也打量着莫里斯,面对莫里斯狂妄的话他就像没有听见一样。过来约莫有个十几秒的时间,杜林才说道:“胡恩已经将他的农场卖给了我,而且也经过了帝国土地使用办公室的登记和许可,我是合理合法拥有那块地,所以我哪都不用去。”

    “相反的应该是莫里斯先生你,你和胡恩的债务纠纷是你们的事情,不应该牵扯到我私有财产上。对于白天发生的事情,我可以当做是你不知情的情况下冒犯了我,我也原谅了你。我希望以后在我的牧场附近,不会再看见你和你的人。”

    莫里斯听完之后楞了一下,紧接着笑了起来,他指着杜林扭头问身边的跟班,“你听见了吗?你听见吗?我的天主,一个小孩居然威胁我?哈哈哈……”,笑声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停了下来,莫里斯收回了双腿,一只胳膊压在大腿上,身体前倾,“我不管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交易在里面,我只知道胡恩把那块地当做当做是欠款抵给我了。你想要那个牧场?没问题,拿一千六百块来,钱拿来我保证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

    “这不可能,莫里斯先生,我不可能为了一块属于我自己的牧场再花一次钱!”,杜林动了动屁股,“而且我已经让人去找胡恩了,要不了多久胡恩就会回来,到时候让你们之间的事情,你们自己当面说清楚。”

    莫里斯耸了耸肩膀,“要么你把地给我,要么你把钱给我,你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小鬼!”

    “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杜林问完话,莫里斯就摇起了头。

    毕竟是一千六百块,不是一百六十块,更不是十六块。这笔钱还要上交到帮派中,算作帮派的发展资金。更何况在他心里杜林算什么东西?根本不够资格和他这样有头有脸的人物讨价还价,乖乖认账才是聪明的做法。

    说到这里莫里斯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了杜林的身边,扫了一眼向前走了几步的格拉夫,嗤笑了一声。他拍了拍杜林的肩膀,“记住,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说完一甩头,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开了。

    杜林靠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饰,抿着嘴想了一会,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他一边笑一边摇头,其实这件事可以以一种非常和平友好的方式解决掉,只要胡恩一家人被抓回来,莫里斯肯定有办法把他们变现。更何况在胡恩的手中最起码还有一千块的现金,和一些其他什么稍微值点钱的玩意。一对母女如果一同卖如某个场所里,四百块不过是一个月的时间。

    不过很显然,莫里斯瞧不起他,所以在杜林看来是和平友好解决问题的方法,到了莫里斯的眼里就成为了麻烦。

    像他这样的人,早就以势欺人欺负惯了,杜林有没有什么显赫的背景,他当然以为自己能够随意的拿捏!

    杜林一拍双腿,站了起来,也朝着门外走去。

    走着瞧,莫里斯先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