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出事
    安排好了扫盲班,花了一笔钱,加上有克里恩先生的关照,他的女儿非常的上心。在这个资本为王的世界里,有钱人就应该享有人们的尊重,享有社会中的特权,毕竟钱才是人们的爸爸。

    白天杜林一直在忙着盯着铁匠制作大型蒸馏器,购买一些必要的设备和器具,晚上就和同乡会一起参加扫盲班。不得不说比起梦境中那个世界方形的文字,这个世界的文字真的不难学。就像是人们都会说话一样,认识足够多的字母,然后知道如何拼读这些字母,基本上阅读就不成问题了。

    剩下的就是增加阅读量,背诵更多的词汇,以及书写。每个同乡会的成员都知道这样的机会是来之不易的,知识和金钱一样都是昂贵的资源。像这样的快速扫盲班,每个人都需要缴纳十五块钱的学费,这笔钱对于这些少年们来说真的是一笔天文数字,至少在加入同乡会之前是这样。

    口袋里只要有一点钱,他们都会拿到家里交给父母,改善一下生活,为弟弟妹妹添加一两件衣服,或是给他们买点好吃的。所以对于能够扫盲学习书写朗读,每个少年都非常的认真,不需要任何人叮嘱,他们都如同海绵一样疯狂的吸收知识。

    除了格拉夫。

    “天主在上,我觉得我要疯了!”,偷偷藏了一瓶酒进教室的格拉夫坐在了最后一排,望着黑板上弯弯扭扭的字母他觉得自己脑子都大了。他醉眼朦胧的看了一眼身边非常认真的杜林,问道:“学了这个我能够赚到更多的钱吗?”

    杜林偏着头看了他一眼,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不能,学会读写并不能够让你赚到更多的钱!”

    格拉夫打了一个嗝,喷出了难闻发臭的酒气,“那我学它干什么?”

    “至少能够让你活的有尊严,活的体面。”

    格拉夫又笑了起来,“之前我们不是说过吗?等我们赚到钱了,就让那些院校生来做我们的副手,然后再雇佣几个高学历的女秘书,不更体面吗?”

    杜林这次点头了,他不能叫醒一个喝醉不愿意清醒的人,也不是非要去改变别人的想法。在梦境中有一句话说的非常对,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简单点来说就是他不是一个愿意被人控制的人,那么他就不会轻易的去控制那些不愿意被他控制的人,特殊情况除外。

    格拉夫不愿意成为一个有文化的,最少是一个能够流利阅读报纸的人,那是他的事情。经过这些天和格拉夫的相处,杜林觉得自己已经把格拉夫看穿了。这是一个胸无大志的人,他最适合的工作就是做一个寓公,然后整天浪迹街头,吹牛打屁喝酒。但是不得不说格拉夫帮助到了自己,特别是那四十多块钱,以及一些其他的小事上。

    对于友情这个东西,杜林看的还是有点重的。在格拉夫没有亏欠他之前,格拉夫就一定会是他的朋友。

    相反的是,这几天他非常非常看好那个叫做都佛的年轻人。或许这与都佛坐过牢有关系,正是因为品尝过无奈和苦涩之后,才能够明白机遇的可贵。无论是做事情,还是现在坐在这里学习阅读,学习一些单词,都佛都是最认真的。

    认真的人未必能够成功,但是不认真……,他看了一眼格拉夫,那就注定失败。

    第五天,杜林让都佛盯着农场棚舍的建造,自己则在城里监督不同的铁匠打造蒸馏器不同的部件。就在这个时候,都佛突然跑过来了。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不管杜林交代都佛什么事情,他总能够一丝不苟的完成,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离开他应该做的事情。

    那么,农场那边肯定发生了什么。

    他和铁匠交代了几句之后走出了铁匠铺,屋外清冷的空气扑面而来,让他在冷热交替的那一瞬间有一刹那溺水窒息的感觉。他掏出了一根烟,丢给了都佛,自己也点上了一根。两人走到马路边上的时候,杜林才问道:“这么急急忙忙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都佛吸了一口烟之后凑了过来,压低了声音说道:“莫里斯带人来了,他闹了一会,说胡恩已经将牧场抵押给他了,他还说要见你。”

    杜林的眉头一下子就抓了起来,他最不愿意看见的事情发生了。之前他还表扬过都佛,说他非常的机灵,看见胡恩去了熟食店之后还知道进去确认一下莫里斯在不在。在杜林看来胡恩既然去了,莫里斯拿不到钱的情况下就绝对不会放他离开,可问题还是出现了,但是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他闭目沉思的时候都佛主动的离开了一段距离,免得自己打扰了杜林的思考。

    大约过了有四五分钟,杜林才狠狠的将手中燃烧到屁股头的烟头丢在地上,烟头在地上弹了弹,火星四溅。

    他想明白了,一定是胡恩拿了一部分钱给莫里斯,通过这样的方式暂时安抚住了莫里斯,然后谎称说将牧场给莫里斯。莫里斯拿到了一定数量的钱之后再加上牧场的价值一定还有多出来的,所以他就承认了这样的方式。解决了债务之后,胡恩早就在四天前带着家人和一些简陋的家当回老家了。

    真是该死!

    他狠狠的踢了一脚身边的电灯柱,发出了一声闷响,让周围的行人都望了过来。

    杜林深吸了一口气,把都佛召了过来,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卷钱,数出了五十块,塞进了都佛的手里,“这样,立刻安排人去查清楚胡恩和他妻子的老家在什么地方,然后找到他们,把属于我们的钱拿回来。另外,你去告诉莫里斯,晚上在金水晶酒吧碰面,我等他。”

    他向前又走了一步,和都佛几乎贴在了一起,一只手直接揽住了都佛的肩膀,按在了他的肩头,“带上武器,以防万一!”

    都佛用力的点了点头,转身拔腿就跑。

    杜林一个人站在原地,心中再次升腾起一股无名之火,狠狠的又踹了几次电灯柱。

    他是真的生气,他觉得自己已经做的非常好了,明知道到月底之后胡恩的牧场就是莫里斯的,明知道可以用更加低廉的价格从莫里斯的手里买过来。可他觉得还是应该给胡恩一家人一条活路,一次机会。所以他用溢价三百块的价格买了那块狗屎一样的荒废牧场。

    但是他的善心换来了什么?

    换来了欺骗和谎言!

    那个该死的家伙现在一定很得意吧?带着几百上千块,摆脱了债务的负担,回到老家可以过上潇洒的日子了?

    我真蠢!

    杜林给了自己一巴掌,这件事也让他认识到,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但凡留有了一丝丝的仁慈,都有可能被人利用!

    这时候路边走来了一名警察,他皱着眉头望着杜林,“小子,是你踹的灯柱?根据帝国法律,破坏公务是要受到处罚的,你知道……”

    杜林就像是在看一条龇牙咧嘴的狗一样看着那个警察,不等他说完,一脸不耐烦的从裤子另外一个口袋里掏出了一卷一元的纸币,随手点了五张丢在地上,直接转身离去。

    那警察原本还想要教训教训这个不懂礼貌的年轻人,可他看了看地上的五张已经开始随风飘起来的纸币,立刻放弃了之前的念头,弯下腰一张张的捡了起来,装进口袋里。

    他正了正自己的警帽,然后一如之前那样一脸傲然的继续巡视着他的地盘。

    就像是……一条围绕着自己领地转圈的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