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买卖
    “谈成了?”,看见杜林走出来,靠在门柱上的格拉夫立刻站直了身子,他从怀里掏出一支烟递给了杜林,并且打着了打火机,为他点上。

    杜林吸了一口烟摇了摇头,吐出一口烟雾,胸有成竹的说道:“没有,但是他们会答应的!”

    有这样的猜测并不奇怪,通过胡恩一些简单的描述杜林对那个叫做莫里斯的好心人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那就是一个不会放高利非要放高利贷的家伙,或者说这个社会放高利贷的人还没有黑到无药可救的地步。莫里斯是帮派成员,自己还养了一些打手,这种人在帮派中就像梦境中那些被称之为“水喉”的人。

    他们的任务就是为帮派提供足够的资金用于发展,当然也有可能这个生意是莫里斯自己的。不过不管如何,胡恩欠下的钱他绝对不敢不还,否则之前莫里斯牵走他的牛时,他就会站出来。

    他害怕莫里斯,害怕到即使自己的利益受到了侵犯,他也不敢抗诉。这样的人可能在巨大的压力下会说出一些狠话,有一些决绝的想法,不过那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这种人如果用梦境中的说法,那就是怂。

    杜林不敢说自己是他们唯一的救星,一千八百块的确离两千两百块还有一些差距,但是这个差距能够给他们足够的希望。四百块多不多?如果老老实实的赚钱,四百块可能需要两年时间才能够凑出来,而且他们一家三口都需要一份还算不错工作。但是如果不老老实实的赚钱,走点偏门,短时间里未必凑不出来这四百块。

    胡恩现在就面临着这样一个选择,要么把牧场卖给杜林,然后想办法把四百块补上,要么就抱着这个牧场和一家人一起死光光,然后杜林会从莫里斯的手上以一个相对廉价的价格,把这个牧场再买过来。为什么要打听胡恩欠谁的钱?不就是为了等这一家人都死光光之后,找到牧场的新主人买下来吗?

    而且杜林相信,哪怕他开一千六百块的价格,莫里斯都不会拒绝,因为莫里斯是放“低利贷”的,不是什么基金会,也不玩什么风险规避投资。他需要的是钱,是现金,是可以立刻用于交易买卖使用的星元!

    没有等多久房子的门从里面打开了,胡恩一脸憔悴的走了出来,他神情复杂的望着杜林,叹了一口气,“你赢了先生,一千八百块,卖给你了,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拿到钱?”

    杜林摘下嘴上叼着的香烟,摔在了地上,踩上一脚碾了碾,伸出手说道:“合作愉快,明天你们带着证明到城里来,等手续完成之后,你们就可以拿到你们的钱了。现在,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告辞!”

    杜林点了点头,面带笑容的离开了,三百块的溢价换来时间上的优势,这是相当划算的一笔买卖。至于明天胡恩一家人卖完了房子如何去凑剩下的四百块,这就和杜林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回到城里之后,三名供货商就托人转告了他,一周之后他们首批一万瓶酒就会运输到这里,希望他能够做好接货的准备。

    第二天一大早,胡恩就带着自己农场土地的证明找到了才醒没多久的杜林,两人一起去特耐尔城的“土地使用办公室”进行土地资产的转移登记。手续并不复杂,双方签订了一个出售转让的合约,证转胡恩以一千八百元的价格将他所拥有的农场一次性转让给杜林,并且签字按手印。当文件一人持有一份,土地使用办公室也归档一份之后,那块地就是杜林的了。杜林当面将一千八百块给了胡恩,还让胡恩签了一份收据。

    望着胡恩快速的离开了办公大厅,杜林勾了勾手指,立刻有一个穿着衬衫背带裤,带着方格鸭舌帽的少年跑了过来。这少年皮肤很白,浓眉大眼的长得也还算英俊,他叫都佛,很激灵的一个小伙,也是同乡会的成员之一。

    他低着头,站在了杜林右侧身后的位置,“会长?”

    杜林扬了扬下巴,“带几个人盯着他,看他到什么地方去了。如果他去找那个叫做莫里斯的人你就回来,如果他直接去了城外,就把他抓起来,然后送到莫里斯那里,告诉莫里斯,他身上有钱了。”

    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胡恩拿到钱之后跑了,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当莫里斯发现自己的两千两百块不见了之后,在愤怒和绝望之下,他绝对会把这笔账算在杜林的身上。尽管有着整齐的手续能够证明他花了钱从胡恩的手里买来了这个牧场,可莫里斯为了平账并且追回损失,他肯定不介意在杜林身上敲一笔来弥补自己的损失。

    杜林不怕惹麻烦,但这不意味着他愿意主动的去惹麻烦,所以还是盯着点好。

    都佛出了门吹了一声口哨,立刻有四五名和他年纪差不多,穿戴也差不多的少年人靠了过来。路人不时对着他们投以厌恶的目光,如果不是他们口袋里随着走路偶尔会探出头的匕首让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恐怕已经有人要训斥他们了。这些年轻人一脸的兴奋,仿佛自己正在做什么伟大的事业。

    他们跟在胡恩的身后,一直跟着他,看着他到了第七大街,走到了转交的熟食店里。

    “都佛,我们的任务只是盯着他吗?”,有一个小伙伴问道。

    都佛在同乡会的小伙伴里还算是比较有名气的少年,他曾经坐过牢,少年监狱,关押了一年,理由是伤害罪。他用一把剪刀将一个企图侵犯他妹妹的醉汉捅了三十一下,差点把那个醉汉给活活捅死。如果不是考虑到事出有因,加上海德勒先生派遣了一名律师帮助都佛,恐怕别说一年就能出来,十一年他都未必能够出来。

    那个醉汉当时抢救回来了,但是在几天后因为器官衰竭而死。

    所以都佛在这些小伙伴中很有声望,大家都以他马首是瞻。

    他此时点了点头,“会长吩咐的,让我盯着他,如果他来见莫里斯我们就回去,如果他直接出城就把他抓回来。”

    说话见胡恩已经从熟食店里走了出来,前前后后只用了不到五分钟,这速度怕是有些快。都佛立刻站直了身体,偏着头对身边的小伙伴们说道:“不太对劲,你们盯好他,我去看看莫里斯在不在。”,小伙伴们不知道都佛有什么办法能够证明莫里斯在不在,但是他们对都佛有一种莫名的信任,立刻拍着胸口打包票,一定盯好胡恩。

    安排好之后只见都佛顺着人行道走了几步,将路边一户人家门口的信箱打开,随后抽出一个信封拿在手上,朝着熟食店就跑了过去。

    跑到熟食店里都佛看了看房间的布置,一排出售熏肉和火腿的柜台后有一扇门,整个房间里也只有这一扇门,他压低了一些鸭舌帽,朝着里面就走。

    这时候,有人拦住了他,“小子,不要乱闯!”

    都佛扬了扬手中的信封,“有人让我来这里给一位叫做莫里斯的先生送一封信。”

    拦住他的熟食店员工刚要伸手去抓,都佛向后一躲,躲开了他的手,“那可不行先生,让我来送信的先生说,一定要交到莫里斯先生的手中,并且还会给我十分钱!”

    如果都佛只说前半句,那么那个店员一定会说我来转交。但是当他说出还有十分钱的报酬时,那个店员就收回了手,也让开了路,“进门左转最后一个房间就是,不要偷东西,不要乱跑!”

    都佛露出了一个笑容,点着头就往里面走,“我可不是小偷!”

    进了门之后他左右看了看,右边是冷库,左边是一条大约十米左右的走廊,走廊两边各有一扇门,走廊的尽头也有一扇门。他一路小跑跑到左边最里面,敲了敲最里面的门,就听见里面传出一声“进来”。他推开门先探出一个脑袋,房间不大,有一个大桌子,还有一组破旧的沙发和一个茶几。

    茶几上放了不少零钱与硬币,三个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家伙正在数钱。在大桌子后面坐着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粉红色衬衫的家伙,油头粉面的,两只脚翘在桌子上。

    他抬眼望了望都佛,挑了挑眉梢,“有什么事?”

    都佛举起手中的信封摇了摇,“有人让我来这里给一位叫做莫里斯的先生送信,莫里斯先生在吗?”

    那油头粉面的家伙收回了双脚,有些疑惑的看着都佛,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我就是莫里斯,谁让你送的?”

    都佛将信封放在了桌子上,“我不知道,先生,他说你会给我十分钱。”

    莫里斯刚要去拿信封的手顿了一下,然后从桌子上随手拿了两个硬币丢向都佛,都佛接住硬币笑着说了一句“先生您真慷慨”,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莫里斯有些疑惑的看着缓缓关闭的房门,这才把注意力放在了信封上。信封是反过来放着的,看不见发信人和收信人,他也没有在意,直接拿着裁纸刀切开了信封,取出信纸看了起来。

    越看,他脸色越古怪,最后忍不住将手中的信纸死得粉碎,“混蛋,居然骗到我身上来了,去把刚才那小子抓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