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买地
    格拉夫有点尴尬,女人用提防的眼神看他,男人用带着些许希望的眼神看他,问题是他并不是那个可以做主的人。于是他退了一步,凸显出杜林的地位,才瓮声瓮气的说道:“这才是我们的老板。”

    男人脸上明显露出了诧异的表情,但是眼神变得更加明亮了。在这个资本为王的世界里,如果一个少年人说要买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有两种可能。

    他是个骗子。

    他是个有钱人家的少爷。

    能够请得起格拉夫这样体型和具有威胁外表的年轻人,恐怕不太会是骗子,而且就算是他是个骗子,这里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引起他的兴趣。就像那些之前来过的询问价格的商人们,高昂的售价打消了他们的念头,与其溢价购买这如同荒地一样的牧场,还不如直接去买荒地。

    当然,荒地的价格的确更加的便宜,不过这里有一个小小的问题,那就是时间。

    购买地皮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自从某位牧场大亨疯狂的圈地引起了公愤之后,帝国在出售地皮这件事上变得格外的小心,同时也有很多的手续。比如说购买一块荒地用于开发牧场,或是开发农田,首先要经过“耀星帝国土地使用办公室”的审批,从送批到批复,如果没有任何问题的话大概要二十天左右的时间。

    然后还要争取目标土地周围农夫、牧民以及少数城市居民的投票同意,有六成通过才能够进入下一步流程。

    买一块荒地无论做什么,从发起到彻底的买下来,没有两三个月根本就不可能。而这也是为什么杜林明知道荒地更加便宜,还要来这里的原因。

    他没办法等那么久的时间,否则那三位供应商会疯的,连带的他可能也会被他们以诈骗罪起诉。

    男人表情平和了一些,放下了门内的扣锁,打开了大门,“欢迎你们,无论最后能不能让我们都满意,我都欢迎你们。”

    他让开了大门,格拉夫和两名同乡会的会员守在了门外,他们进去也毫无用处,反而可能会影响到杜林接下来的谈判,所以格拉夫很聪明的避免了这样的情况出现,他不进去了。

    杜林跟着男人一起进到了物资里,女人搂着一个金棕色头发的女孩站在一边,眼神带着渴望的望着杜林。

    他们已经被逼债的逼的走投无路了。在前年春季的时候,他们从城里一个叫做莫里斯的人手里拿了八百块钱,买了六十头小牛犊子和一些必需品,没想到八百块只用了两年时间,就长到了三千块。前些时候他们将六十头可以卖到两千块的牛牵走了,居然只抵了八百块的本金,还有两千两百块的利息。

    他们已经拿不出哪怕一分钱来了,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对方说如果月底不能够把钱凑齐,他们就要对家里的女人们动手了。

    迎来了几波商人又送走了他们之后,家里人都已经绝望了,男人已经有了必死的决心。如果对方真的要动手,他绝对会动手的。杀死一个赚一个,然后一家人一起上路。

    就在他绝望的时候,没想到居然碰到了新的转机。

    “我叫胡恩。”,男人让倒了一杯劣质的果酒给杜林,一般来说乡下的农夫和牧民,大多数都会自己酿造一些劣质的酒水,好不好喝不重要,这是他们为数不多的消遣。

    杜林抬手抬了一下酒壶口,胡恩将酒壶放下,他双手不安的握在一起,手指来回晃动,如同他焦躁不安的内心,“其实……我知道,这样的价格并不能够让任何人满意,但是这是我们最后可以出售的东西了。”,他抬头的时候憔悴的眼神的确让人有些怜悯同情,可杜林是商人,在有关于交易的时候,绝对不能为外物所动。

    他只是点了一下头,表示自己已经理解,男人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苦笑着说:“你能出多少钱?”

    杜林却没有说出任何一个价格,反而问道:“能和我说说那个叫做莫里斯的家伙吗?”

    男人有些奇怪,但是这可能是他一家人最后的机会,无论是稻草还是什么,他都必须抓住,“莫里斯是省(xing)雅人,在七号大街的拐角经营着一家熟食店,他有一些手下,专门‘帮助’一些急缺钱用的人。据说他是帮派成员,所以……”

    通过胡恩的说法,杜林觉得这个叫做莫里斯的家伙并不是太心黑,八百块用了两年时间才变成三千块,这么良心的放款者真的是在“帮助”那些手头紧的人。在杜林的梦境中,那些财务公司才是真的黑心,一百块只需要两年时间就能翻出几百万来。要说倒霉,只能说胡恩选错了投资的方向。

    当然,这一切与他无关,他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带着果子腥味略微涩口,不是很好喝的果酒,之后慢慢的放下,“胡恩先生,我想我已经了解了,如果我决定购买你的农场,你确定会把钱莫里斯吗?”,他从怀中掏出一根香烟点上,慢吞吞的说道:“我可不想被牵连上任何的麻烦。”

    胡恩用力的点着头,“当然先生,我也想早点终结这一切,然后回到我的家乡开始新的生活。”,胡恩的眼睛里绽放出耀眼的光芒,他这个时候已经意识到杜林极有可能会购买他的农场,这对他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一旦摆脱了沉重的负债,手里再有一点钱的话,他完全可以去另外一个城市做一个木匠,或是自己开垦一些荒地做农夫或是牧民。

    杜林斟酌了片刻,说道:“看在我同情你的遭遇的份上,我最多给你一千八百块。”,这时候胡恩的脸色突然间就变了起来,他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杜林抬手拦住了他的话,“如果购买一块和你的牧场面积相同的荒地,最多只需要一千五百块,而且你也应该明白,因为你疏于管理和修葺,牧场几乎和荒地没有太大的区别。”

    “我用多出的三百块换两个月的批复时间,说起来你已经赚到了,毕竟可没有什么工作能让你和你的家人在两个月的时间里,赚到三百块。”

    看着杜林闭上了嘴巴没有在说话,胡恩立刻说道:“可是我欠了莫里斯两千两百块,而且我们离开这里还需要路费,开始新生活还需要一些钱……”

    杜林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你弄错了一件事先生,你欠莫里斯的钱是你欠他的,而不是我欠他的。我需要的只是这个农场,而不是为你们还账并且还额外给你们一笔钱,让你们有时间去开始什么新生活。”,说着杜林站了起来,拍了拍裤腿,“我只是一个商人,不是慈善家。如果你愿意以一千八百块的价格出售这个牧场的话,可以到皇后大道117号找我。”

    看着杜林即将离开,胡恩的双手缓缓的攥成了拳头,胳膊都在颤抖。眼看杜林一只脚已经踏出门外,他猛的站了起来,喊了一句等等。当杜林带着疑惑回过身的时候,胡恩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的颤抖,“我想和我的妻子商量一下。”

    “没问题,那么我在门外等一会,你有五分钟的时间。”

    缓缓关闭的房门最终合死了那条缝隙,胡恩的妻子和女儿从一旁的餐厅中走了过来。女人脸上带着忧愁,其实胡恩开口挽留杜林的真正原因是杜林在这些来询问价格的人中,出的价格已经是最高了。杜林没有来之前,最高的价格只有一千六,很多人都出价一千二到一千四之间。

    他们就是算好了胡恩急需一笔钱来挽救他的家庭,趁火打劫想要用极低的价格买到这片足足有四百八十亩地面积的农场!

    至于卖了地之后剩下的钱怎么办,不在那些商人们的考虑之中。

    就像杜林说的,他们都是商人,不是慈善家。

    “怎么办?”,妻子靠在了胡恩的怀中,搂着女儿,巨额的利息已经让这个女人处在崩溃的边缘。如果到了月底还凑不到足够的钱,她就会选择自杀来保护自己的贞洁。当然,她会带着女儿一起离开,不会让女儿在这个世界上继续受苦。就连胡恩在杜林没来之前都有了决断。

    可希望不经意间出现,让已经走投无路准备用生命去拼的一家人突然又有了起色,一千八百块离两千两百块只有四百块的差距,四百块的确很多,但未必就一点办法都没有。

    女儿望着一脸悲意的父母,突然开口问道:“为什么不能卖两次?”

    胡恩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说了一句什么,他的妻子反应却很迅速,立刻蹲了下来,双手紧紧抓着女儿的肩膀问道:“你刚才说卖两次?是不是,我没有听错的话,是卖两次?”

    女儿点着头把这几天学校中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在她所在的乡下学校里,有一个家庭条件不错,很喜欢看漫画的同学。这个同学经常将自己看过的漫画以折旧的价格卖给其他同学,自己添一些又可以买一本新的漫画。前两天的时候,这个同学被老师叫走了,后来大家才知道,原来他说好将漫画卖给a,回家的路上卖漫画的钱掉了。

    蒙受损失的同学不甘心丢了钱还没有了漫画,悄悄又把漫画卖给了b……。

    胡恩和他妻子对视了一眼,沉默了许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