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骚操作
    杜林将身前的餐盘推开,向后坐了坐,他双手抱怀望着理查德,“理查德先生,我不知道你从那里得知我与其他供货商之间的价格,无论是他们告诉你的,还是你不小心听见的,这些都没有关系。但是你肯定少听了一些内容,或是别人少告诉你一些事情。”

    一年五万瓶的大订单就在眼前,别说杜林讽刺他几句,就算打他一巴掌他都能笑出来。

    卖一件商品赚一万块和卖五万件商品赚五千块,单纯从获利上来看似乎前者的收益更大,但是只要是聪明的商人,都会选择后者。

    在大资本家中流传着一句生意经:“不入流的商人卖商品,低等的商人卖品牌,高等的商人卖市场”。这句话其实很好理解,对于小商人小贩们来说,他们追求的永远都是单个商品的回报率,只要有钱赚就行。而稍微高级一点的商人做的是品牌,是品牌的价值。单件商品就算利润空间再大,都大不过一个成功的品牌能够带来的利润。

    就说月亮牌杏仁酒吧,厂家的利润大概在三十分左右,卖出去一亿瓶,也就三千万的样子。但是月亮牌这个品牌呢?只要做得好,光是品牌的价值,就超过五千万!而且这个品牌的价值会随着不断提高的产量和更加完善的销售渠道,不断的增高,品牌价值永远超过商品本身的价值无数倍!

    最高级的商人,做的是市场。市场和商品已经可以说是完全的两个层面的东西,低级的商人们还在玩弄利润和品牌的把戏时,高级的商人们已经开始用市场占有率作为标准来经营了。对于他们来说,百分之一的市场占率有,就意味着几百万,几千万甚至更多的收入。

    理查德听过这句话,也仔细的思考过,当他知道杜林的需求从一万瓶到五万瓶的时候,他就知道改变自己人生的机会来了。五万瓶多不多?在整个世界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但是对于特耐尔的酒水市场来说,可能占据了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一旦这五万瓶能够铺开,就意味着月亮牌杏仁酒的市场占有率得到了暴增!

    市场占有率提高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一种商品,一个品牌,一个企业对市场的绝对控制权!无论以后月亮牌推出怎样的新品种酒水,都可以迅速的通过市场占有率转化为消费力,就算他们卖的是狗屎,也会在占有率衰减的过程中,疯狂的捞一笔!

    这已经不再是单单五万瓶酒水的生意了,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希望,一个未来!

    面对杜林的嘲讽,理查德脸上的笑容连变都没有变过,或许有,但那笑容只会变得更加的谦逊。

    他低着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铁盒,里面装着的是九十八分一盒的卷烟,在特耐尔城中可以购买到的卷烟里,算是最好的一种。他双手将卷烟递了过去,杜林接过之后学着克斯玛先生的样子,在鼻子下闻了闻,才叼在了嘴里。理查德立刻拿出自己定做的打火机,打着,凑了上去。

    吸了两口吐出一股烟雾,杜林似笑非笑的说道:“我已经和其中两家签订了一个意向书,他们给我的价格更加的优惠,而且还承诺愿意为我所需要的酒定制外形和标签。实话实说,理查德先生,我认为这样的价格是你无法承受的,而且就算你能够开出同样的代价,我也很难继续与你达成交易。”

    理查德认真的思考着,盘算着。其实玻璃这种东西并不昂贵,相反还非常的便宜。在一百多年前,玻璃可以说是仅次于宝石的奢侈品,被极少数人商人掌握着。但是当世界大战开始之后,当一枚燃烧弹落在了海滩上,烧出了一层晶体之后,玻璃这个东西经过一百多年发展和演变,已经低廉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

    标签这个东西也不贵,一分钱能够印五张,算上排版和刻板的费用,每瓶酒定制酒瓶和标签成本最多上浮一分钱。

    他带着迟疑和斟酌在差不多半分钟后开口了,有些小心的问道:“是因为违约金吗?”

    杜林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一共有两份意向书,一份是七百星元,一份是一千星元,正是因为有这些协议的存在,所以我无法继续与你合作。毕竟这些违约金不是一笔小数目,你说呢?”

    一时间杜林的话让理查德陷入了困扰中。

    他明白,如果签订了意向书并且协议了违约金之后如果杜林毁约,他就一下子损失了一千七百块。但是面对着一个巨大的市场份额放在眼前却下不去口,又让他心痒的就像是猫挠似的。他考虑过杜林拿到这批酒是不是能够卖得出去,但很快这个想法他就抛之脑后了。

    就算他买去藏起来,不用于出售,对于理查德来说无非就是一笔盈利不多的生意。但是如果他卖出去了呢?

    那就是一笔大买卖,一笔可以长久并且越来越大的买卖!

    横竖都不会亏本,为什么不赌一把?

    想到自己在这个该死的乡下城市守了一年多连运费和平日的开销都保不住,想到前进一步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和盈利时,商人的天性终于爆发了。

    商人做生意其实和赌博差不多,看好一个生意,然后投资,经营,最后成不成除了中间可以受到人为控制的努力之外,最关键的还是初期选择投资方向时的眼光。

    他此时已经做了决定,咬了咬牙,垂在桌子下的手隐蔽的狠狠的掐了自己大腿一下,疼的他都快要哭出来,他才深吸一口气,真挚的说道:“我们是朋友,杜林先生。天主让我们互相认识并且成为朋友,不是没有道理的。我们应该互相帮助,不是吗?我想好了,违约金我来给,杏仁酒,月亮牌的,五十八分!”

    他喘着粗气望着杜林,这次真的下了狠手。一瓶杏仁酒自由联邦的酒业工会和国家商业部会补贴他两分钱,成本是四十五分,运输费用大约要占据三分钱的样子,也就是说卖给杜林一瓶酒,他只能够赚到是十二分。这其中他还需要承担在运输过程中的损耗,以及仓库和人工的费用。

    一瓶酒的纯利润大概在九分钱多一点的样子!

    五万瓶的利润也只有五千块,他却要为此一口气付出一千七百块的违约金,说起来真有一点心疼。但是他很快又想到,只要月亮牌杏仁酒的销量打开,接下来就是源源不断的钱,更多的钱。而且渠道不需要他去做,杜林手里攥着五万瓶酒他一定会比自己更着急铺开渠道,等于为自己赚了一大笔。

    将来如果杏仁酒销售获得了成功,他甚至可以直接越过杜林,和终端销售商直接进行贸易。

    到了那个时候,损失的利益不仅能够一口气补回来,还能大赚一笔!

    为了将来的希望,现在这点付出又算什么?

    拼了!

    有了理查德的这番话,杜林脸上终于露出了发自真心的笑容,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杜林让人端来两杯二十分一杯的果酒,举起酒杯,“祝我们的事业如太阳一样,照射着万物!”

    理查德很快就走了,走之前他留下了一个信封,信封里有一千七百块。望着这位好人渐渐远去的背影,杜林耸了耸肩膀,将信封收到了怀中。

    格拉夫早就目瞪口呆的望着杜林,连嘴里的浓汤顺着嘴巴,顺着脖子滑进领子里都没有察觉。

    这是怎样的操作?

    买东西不给钱还先拿了一笔钱?

    格拉夫觉得自己以前所知道的世界,一定是一个假的世界。然而让他更加无法冷静的是,杜林说其他四个供货商,一样会给他提供一笔钱。

    这个时候格拉夫突然觉得卖酒有什么好的,不如把这套神奇的手段玩下去,全国那么多行省,那么多城市,那么多城镇。一个个地方走下来,或许什么都不用做,就已经身价巨亿了呢?

    咦?

    亿是什么单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