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下套
    “价格太高了!”,杜林一句话就让理查德先生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在他驻守特耐尔城代理月亮牌酒水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还是第一次听人说他卖的东西价格太高了!要知道那些酒吧听说一瓶高品质的杏仁酒只要八十五分的时,就已经决定了购买的意向,从来都没有人说他卖的东西贵!

    望着年轻到可怕的杜林,理查德心里在考虑,这个年轻的孩子,是不是真的要做生意,还是闲着没事来找自己戏耍。就在他准备结束掉这次不是很愉快的洽谈时候,杜林的一句话,让他已经离开椅子的屁股,又落了回去。

    杜林只是伸出一根手指,很认真的对他说,“半年,一万瓶!”

    每个成功的商人都能在最短的时间里,通过心算的方式来估算自己能够有多少收入,有多少毛利润。一万瓶就是八千五百块钱,其中差不多有百分之三十多的利润,这一笔买卖少说自己能落入口袋两千五百块!

    两千五百块多不多?

    可以说多,也可以说不多。

    对于大资本家来说两千五百块不过是一辆豪车的价钱,不过是他们包养情人一年所需要花费的金钱,无非是他们一场牌局豪赌之后给跟班清台的筹码。

    两千五百块对于这些大资本家来说,不能算是什么钱。

    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一笔需要二十年不吃不喝不穿不用,才能够存下来的钱。但是可能当他们存到两千五百块的时候,两千五百块已经不是以前的两千五百块了。

    对于理查德,两千五百块就是一笔生意,能让他舒服一段时间的生意!

    而且他相信,如果能够维持住这笔买卖,这将会成为他人生中最成功的一笔买卖!

    刚才的杜林已经给他画了一张大饼,特耐尔城如果能够维持住这样的规模,整个耀星帝国,能有多大的规模?

    不敢想!

    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询问杜林什么时候需要这一万瓶月亮牌的杏仁酒,并且打算稍微让一步价格的时候,杜林却如同他之前那样,抢先一步说了起来,“我必须实话实说,这是作为商人诚信的根本。在和你约谈之前,我还约了另外四位酒水供应商。有来自国外的,也有国内的,在他们的报价中,你和你的月亮牌并不占据任何的优势。”

    理查德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心里却敲起了鼓。这笔买卖对他来说很重要,月亮牌莫名其妙的在耀星帝国内无法拓展市场已经让自由联邦的**oss大动肝火,如果能够做成这笔买卖他除了获得的利润会落入口袋之外,也有可能会以更低的价格拿到商品。同时,他铺开的渠道如果能够并入公司,他也会从一个代理商摇身一变,变成公司的管理阶层。

    他的杏仁酒严格来说成本在六十分左右,加上自由联邦的商业部和各大商会私底下的动作,他们打算把耀星帝国变成自由联邦商品的倾销地,用更加物美价廉的商品冲毁耀星帝国的轻工业和手工业,造成耀星帝国的经济体系崩溃。所以就算以六十分的成本价卖给这个叫做杜林的年轻人,理查德一样能够赚钱。

    因为自由联邦有补贴,卖的越多,补贴越多。

    一方面是个人的收益,一方面还涉及到了未来的远景,考虑并没有持续多久,理查德的心理价位就出来了,六十五分。他相信在同等品质的前提下,不可能有人会比他的价格更低。

    当然,心理价位是心理价位,如果能够争取到更高的价格那更好,所以他微笑着问道:“不知道别人给你开了多少的价格,让你会觉得我的东西用‘贵’这个词才能形容?”

    杜林摊开双手露出一个稍显遗憾的表情,就像是他已经决定放弃了双方可能会有的贸易那样吐了一口浊气,“有四十分和五十分的,最高不超过六十二分。”

    听到这个价格的理查德就感觉到一阵阵蛋疼,他苦笑了起来,“如果我把价格放在了这个档次,我一点钱也赚不到了。而且杜林先生你应该明白,在品质上月亮牌杏仁酒绝对要超过你所接触的那些商人们提供的酒水。”

    “但是先生,人们通过舌头和嘴巴恐怕区分不出高一度或是低一度有什么区别。当然就像你所说的那样,品质确实很重要,但是受众的群体更重要。女孩们不喜欢喝略微带着一丝丝苦味的酒,只有成年的男性们才喜欢。我们不可能放弃女孩与年轻人这样庞大的市场,选择一款价格更高手中更小的产品!”

    杜林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伸出手,“尽管我非常的希望可以和你合作,经销这种品质更好的酒水,但是你知道的,无论是价格还是受众,哪怕任何一点能够达到我的要求我都可以做主与你签订协议。可你瞧,我们还存在很大的分歧,耽误了你的时间,非常的抱歉。”

    理查德不太情愿的站了起来,伸出手和杜林握了握,他很想说我可以降价,可他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个事情的最好时候。刚喊出一个被人认为太高的价格,跟着就主动降价,会给人一种自己是骗子的错觉。语气现在就说出来,不如等一等,等过个两三天再联系杜林,反而显得更有诚意。

    目送杜林离开之后,理查德一边安排人调查杜林的公司和他的支付能力,一边开始准备从自由联邦内调集商品。这里的仓库中只有两千多瓶,还是去年和他一起来的,到现在都没有卖完!

    离理查德稍微远了一点之后,格拉夫摸了摸脑勺,一脸想问又不敢问的表情。

    “想问什么?”

    格拉夫顿时笑了出来,“真的要买一万瓶吗?我们没有那么多钱,而且海德勒先生说后面的钱也是分批给,恐怕来不及。”

    杜林从烟盒里掏出了一根完整的卷烟,十二分一盒的雄狮牌香烟,取了一根叼在嘴上,轻吐一口,似笑非笑的望了一眼明媚的阳光,“有时候买东西不一定要付钱,甚至他们还要给我们钱!”

    格拉夫一脸懵逼,买东西不仅不要付钱还能赚钱?这是什么门路?心头莫名的泛起了一丝凉意,望着杜林的眼神也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杜林知道和格拉夫这种脑子里都是肌肉的人讲不通,也久没有继续说下去。接下来他们又去见了四名供应商。其中的过程都和与理查德约谈的过程没有太大的差别,总之一句话,就算有人开出五十分一瓶的价格,杜林还是皱褶眉头说太贵。或许是经过和理查德的约谈让他逐渐找到了一点感觉,所以他把一万瓶这个数量,提高到了五万瓶一年!

    如果说一万瓶还能够让理查德保持一点体面,让自己看上去像是一个成功的商人。那么五万瓶就让另外四个供货商成了摇着尾巴在身边转来转去的狗,这绝对是一单生意能顶一年的买卖,就算打破头都要抢下来。

    杜林马不停蹄的给这些供货商画下了大饼,晚上还没有的来及回家,在路边一个小餐厅里和格拉夫正在吃着玉米浓汤和烤肉的时候,理查德突然出现了。

    这不能怪他,他安排了手下一边调查杜林的公司,一边跟着他看他是不是约谈了其他的供应商。当他的手下告诉他,不小心意外的偷听到杜林和别人开口就是五万瓶一年的供应要求时,理查德真的坐不住了。他不知道什么叫做迟则生变,但是生意人的本能告诉他,如果他不去主动争取,或许这条大鱼就会从自己的手边溜走。

    虽然有些诧异杜林会在一家普通的小餐馆内吃完饭,理查德却也没有多想。现在耀星帝国内的局势还非常混乱,特耐尔又是一个边陲的小城市,少数几家豪华的餐厅不是想进去就能够进去的,只对当地的名流开放。所以理查德很快就脑补了一下,为杜林这有些不太对劲的行为给自己找了一个合理的借口。

    他装作是巧遇,脸上的惊讶假到连格拉夫都有些嘀嘀咕咕,“真巧,我可以做坐下吗?”

    杜林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格拉夫偏了偏头,格拉夫翻着白眼端着餐盘走到了旁边的桌子上坐下。

    理查德随便叫了一点吃的东西,迫不及待的说道:“你走后我考虑了很久,我觉得我们之间为什么不尝试着建立起稳固的合作关系呢?瞧,你需要的东西我都有,而且价格方面也绝对能够让你满意,这就具备了合作的基础,你说呢?”

    杜林放下勺子,拿着微微洗的有些起毛的餐巾擦了一下嘴,“理查德先生,这么说吧,你开的价格我无法接受……”

    理查德急切的不太礼貌的打断了杜林的话,“不不,听我说,命运让我们相遇,我们应该成为朋友。价格?那不是问题,六十分一瓶怎么样?”

    如果到了这个时候杜林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他真的太傻了。

    他笑眯眯的望着有些紧张的理查德,笑了两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