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局势
    从海德勒的庄园离开时,杜林的口袋里装着三百块的现金,还有七百块将在未来两个月分三次给他。

    当然,这一切都会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这三百块杜林拿走之后,能够看见同乡会的高速发展,比如说拥有一定数量的同乡会会员,并且能够拧成一个拳头,团结在一起。只要做到了这一点,杜林就可以拿到第一期分批的两百块钱,用于同乡会的发展。

    在这个谈判的过程中,杜林主动的提出了要给同乡会做账的事情,每一笔钱什么时候用掉的,用在什么地方,是否起到了做预算时候所希望的效果,以及深化的一些问题,都会记录成册。海德勒几乎没有考虑就同意了下来,海德勒很清楚,杜林作为同乡会的发起者,无论他现在怎么努力,都不可能获得比杜林更大的权威。

    所以与其派人去和杜林争会长这个位置,不如用金钱来俘虏同乡会,渐渐的把杜林变成傀儡,成为自己手中的刀子。正是因为他明白金钱和资本的力量,所以在杜林主动说出要建立账本的时候,他表示了赞同。

    可是他并不知道,杜林创立同乡会的最初目的,只是想要为自己的贸易公司招人,他才不想成为什么帮派组织的头目呢!

    不过不管如何,有了这三百块钱的意外之财,让杜林的计划可以更加快速的实施,不需要继续筹集资金了。

    他一开始就打算借用自己成立的贸易企业名头从国内外的酒厂购买一批低度酒,这些低度酒将作为蒸馏提纯的掩护,同时杜林也不会放弃低度酒的利润,哪怕并不高。

    格拉夫已经联络了几名供货商,杜林还打算等一等凑到最少一百块再去和他们谈,没想到海德勒的出现弥补了时间上的不足,彻底的解决了杜林启动资金的问题。

    中午,杜林就让格拉夫约见了一名来自自由联邦的商人,他们所产出的月亮低度杏仁酒价格在整个低度酒的市场中算中下等,但是度数却有八度,非常适合用来提纯。

    自由联邦在耀星帝国的东南方向,是一个由二十二个行省组成的国家。在这个国家中已经采取了共和制,整个国家一共经由五十位联邦上议院的议员和五名上议院议长来管理。每四年一届,最多可以连任两届,但是如果在换届选举时期国际形势紧张,已经确定会爆发战争。

    或是换届选举恰好正处于战争状态中,那么就算议员和议长已经连任了两届,也可以经过下议院提起《非常状态特殊连任投选法案》来决定每一位上议院议员和议长能否进行第三次连任。如果有超过半数的上议院议员或是有三名议长确定继续连任,那么下议院就会组建一个“特别权力监察部”来监察在第三次连任中,因为权力过大可能出现的贪污**、滥用职权等职务犯罪现象。

    自由联邦是一个有别于正处于变革时期耀星帝国的国家,在刚刚结束的战争中,耀星帝国获得了惨胜,但是自由联邦却获得了大胜。

    这么说可能会让很多人都觉得莫名其妙,两个国家之间的战争为什么怎么可能都是胜利者?其实这个问题并不复杂,对于耀星帝国来说帝国方面固守了领土,没有让侵略者霸战他们的土地,奴役他们的人民,那么他们就取的了卫国战争的胜利。但是对于自由联邦方面来说呢,虽然他们没有获得土地和廉价的劳动力,但是在经济上他们取的了空前的突破,特别是关税方面以及到现在为止耀星帝国都没有公开的战争谅解备忘录中记录的一些东西。

    正是因为这样一场战争的惨胜,让整个帝国从上到下都开始反思,明明曾经是格外强大的帝国,为什么现在会沦落到被一个连皇帝,连教皇都没有的联邦来欺负。在众多纷扰和不见烟火的政治斗争中,所有的声音逐渐的统一起来。

    那就是帝国皇帝陛下在战争中的指手画脚,阶级斗争泛滥成灾,严重的破坏了原本大好的局面。战后很快就出现了一种论调,帝制体系已经跟不上时代的进步,只有君主立宪制才能拯救已经处在悬崖边上的耀星帝国。

    已经失去了帝制庇佑的贵族阶级,一心想要成为国家领导阶级的新的变革者,希望通过资本干涉政治的大资本家,充满了理想和愤怒企图改变世界的反叛者……。

    一群群旗帜鲜明的角色在耀星帝国最高最闪耀的舞台上,上演着一幕幕令人震惊的政治大戏。

    在这样的情况下,社会问题自然会被大佬们丢到一边。

    失去了部分关税权力的帝国在自由联邦的资本家眼里已经成为了一块巨大的肥肉,各种各样的东西通过边境源源不断的涌入帝国内部,在免关税甚至是有退税和补贴的情况下,耀星帝国的轻工业和手工业面临巨大的冲击,已经成为联邦商人的乐园。

    而杜林这次要见的,就是来自联邦的一名酒商。

    “您看上去非常的年轻,很冒昧的问一句,您成年了吗?”,四十来岁一头金发还有褐色络腮胡子的代理商眼子都差点瞪出来,杜林看上去真的不大,太年轻了。他并不介意和什么人种,什么年纪的人做生意,但是他还是被吓到了。

    杜林耸了耸肩膀,随手为自己点了一个烟,这样会让他看上去稍微成熟一点,但也有可能起到反作用。他熟练的弹了弹烟灰,随口说道:“我已经十七了,理查德先生。”

    理查德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带着一丝丝感怀的说道:“我十七岁的时候还在一座工厂为老板干活,而你,十七岁就已经有了自己的贸易公司……”,他要摇着头笑着,“好了,说说正事吧。我听说你想要从我这里进一批低度酒用于贩卖,是吗?”

    不等杜林回答,他就继续说道:“月亮牌的果酒具有与市场上常见的低度酒完全不一样的特色,我们的酒带着一点杏仁微微的苦味,不像那些如同果汁一样的酒,甜的腻人。即使是一个人一口气喝下三五瓶,也不会因为太甜而破坏了味觉。和很多合作伙伴最初接触的时候,我都会告诉他们,喝果酒只能喝两三瓶,但是喝我们的月亮牌杏仁酒,可以喝五六瓶。”

    “更重要的是我们的价格定位非常准确,从一开始就看中了中端市场,所以人人都能消费得起,也能够让你们拥有足够的利润空间。”

    杜林点了点头,这些东西他都已经知道了,他关心的还是价格,“能够说说具体的价格吗?理查德先生,我们的目标并非只是一个特耐尔城,而是整个行省,甚至是整个帝国。一旦我们确认你以及月亮贸易公司的产品能够如你所说的那么好,我们合作的前景将会无限大!”

    理查德考虑了一会,给出了一个八十五分一瓶的价格。这个价格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站在了低度酒水价格市场的中间。再往下还有五十五分和六十分一瓶的酒,往上也有一块多的低度酒,八十五分这个价格的确很准确,可是并不是杜林可以接受的价格。

    无论是单纯的将这个品牌的酒水拿出去销售,还是用这种低度酒作为提纯的材料,价格显然都太高了也太尴尬。如果想要保证利益,单纯出售的话就要一块钱一瓶才能够保证自己的利润。等酒吧将这些酒摆放在柜台上的时候,最少也要保证一瓶酒有三十分的利润才能够销售。

    等到了客人们的杯子里,一杯的价格差不多就要在三十分的样子。

    一个中等档次的价格定位其实换来的只有一个很尴尬的局面,或许这也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月亮牌在帝国内没有打开销路的原因。如果选择差一点的酒,可以喝两杯了,对于酒鬼们来说并不在意酒的品质如何,他们只在意如何用最少的钱,买最多的酒。而对于那些原本就是中产阶级的客人呢?他们情愿加个十分二十分,也要喝更上档次一点的酒。

    喝得起三十分一杯的酒,并不在乎买单的时候再多掏十分出来,他们要的是面子。

    不上不下的价格让月亮牌成为了酒吧中的冷门,销量难以提升。

    提纯的话,就更加的不划算了。八十五分的月亮牌杏仁酒需要三瓶才能够提纯出一瓶高度酒,也就是差不多两块五的成本价。加上兑入的果汁、人工的费用、各种损耗费和少部分因为运输酒瓶破损不得不承担的额外费用,成本将高达五、六块的样子。出售给酒吧,利润只有四块多,其中有一块多是格拉夫,杜林只能够得到两块多!

    顶着犯法坐牢的风险去做只有百分之四十多利润的生意,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