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对话
    在管家充满了提防和告诫的眼神下,杜林面无表情的和格拉夫站在了庄园的大门外,等待了约莫有十分钟的时间,他们才被告知可以进去。像海德勒这样的大富豪,大资本家,自然有自己的一套准则。这并不是一个安定安稳的社会,战争结束之后的动荡还在持续,政府体制的改革加剧了社会治安的下滑,所以哪怕是被大资本家召见,都有一整套流程。

    在进入大门之后,就有三名穿着西装面色冷峻的家伙走了上来,他们让杜林和格拉夫举高双手,然后仔仔细细的把他们身上都摸了一遍。确定了杜林没有带武器,并且收走了格拉夫的匕首之后,才被放行。

    经过一条长廊之后上了二楼,在最东边的房间里,他们看见了海德勒。

    此时的海德勒看上去似乎只有五十来岁的样子,他有一头银灰色的头发,脸上没有什么皱纹,圆脸,鼻子很高,嘴唇很薄。他保养的非常好,红光满面,可能实际年纪比杜林猜测的还要大一些。他穿着一套非常昂贵的高档西装,剑领使用了来自东方的丝绸面料,挺拔的同时还有微弱的反光。

    他的领口和袖口都有价格不菲的宝石饰品,就连衬衫的扣子,都是紫宝石制成的。

    这是一个非常有钱的老头,帝国商会总会只有三十六席议员的席位,这三十六个人统治着整个帝国所有和商业贸易有关系的一切。从路边贩卖皮鞋的小店到蒸汽机车组的运营,都因他们一言而决。有人笑说这三十六人虽然不是皇帝,但是他们行使着皇帝才能够拥有的权力!

    海德勒也在笑,这些大人物每个人都有很多的面具,你永远都不知道他是不是戴了面具。他伸手邀请两人坐下,甚至是亲自起身为杜林和格拉夫倒了两杯色泽如金子一般清澈的酒,放在了两人的身前。杜林和格拉夫都站了起来,这是礼貌,和个人恩怨无关。只是相较于格拉夫略微弯着的腰,杜林的腰板就没有弯过!

    “这次我让人安排送你们过来,是有些话想要和你们聊一聊。”,他走到桌子后,抬手虚按,一同坐下来,“我是瓜尔特人,我知道外面的人是怎么说我父亲的,也知道他们中有些人是如何中伤我的。这些年这些情况已经好转了不少,可还是有些人在重复这些过去的事情,不愿意面对新的世界,新的环境。”

    他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抬了抬手,抿了一口,“沉浸在过去永远都不会看见明天,我们应该向前看,去追逐太阳和光芒。”

    “瓜尔特人过的很苦,帝国一直在提防我们,还将所有瓜尔特人打散分部到帝国的各个地方。如同沙滩上散沙的我们永远都无法团结起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瓜尔特人生活环境恶劣的原因。”

    他稍微摊了一下双手,随后向后靠坐在奢华厚重的椅子上,“天主让我们生为瓜尔特人,这是我们的骄傲,我们不应该臣服于命运的捉弄,就像当年的卫国战争那样。即使面对十数倍于我们的敌人,我们依旧敢拿起武器,争取自由。我们应该重新团结起来,只有所有的瓜尔特人都团结了起来,我们才能够找回曾经的荣光。”

    “我听说有人建立了一个以瓜尔特人为主的同乡会,我很惊讶,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你办到了。”

    “杜林,请允许我这么称呼你,你觉得下一步同乡会应该怎样发展?”

    海德勒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好听的话说完了肯定要考量一下这个年轻的同乡会会长。如果他的想法能过得去,那么海德勒就认可他这个会长,如果他只是把同乡会当做是一个玩具,一个游戏,那么海德勒就会派想办法换上自己的人。他需要的是一个顺手好用的工具,而不是一个不顺手的玩具。

    如果是其他人,可能很难在短时间里找出思路和语言来应付海德勒,毕竟同乡会的诞生可以说是因缘巧合之下出现的,是没有前期计划和预谋的。但是这难不住杜林,在梦境中他所见过的,经历的东西,远比海德勒要多得多。

    他沉默了片刻,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非常陈恳的说道:“尊敬的海德勒先生,非常感谢您能够关注同乡会这样一个才刚刚草创的组织,我深表感谢的同时,也感怀荣幸。”

    “对于同乡会,我最初的想法很简单,我希望所有的瓜尔特人能够站起来,对抗不公的命运和待遇。一根手指,很容易就会折断……”,杜林伸出右手食指,按在桌子上压了压,“但是当手指们团结在一起的时候,就会成为一个拳头,拳头只能够让敌人受伤。”

    海德拉很欣赏杜林的这个比喻,手指与拳头,就像松散的瓜尔特人和团结起来的瓜尔特人,而这也正是他需要的。他欣慰的点了点头,伸手一邀,请杜林继续说下去。

    杜林收回了拳头,继续说道:“我在车站做工,想必您也已经知道了。在这不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加入了工人工会。工人工会给了我一种难以想象的力量,正是因为工人们团结在了一起,所以他们才拥有……”,杜林一愣,歉意的笑了一下,“很抱歉,我忘记了……”

    “不,接着说。”,海德勒也是资本家,当着资本家的面说要挑战资本家的权威,确实有些稍微的过火。

    杜林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正是因为工人们团结在了一起,所以他们才拥有挑战资本家的能力,不再受到资本家残酷的剥削。而我们,瓜尔特人其实也是一样的。当我们分散开的时候,奥格丁人和帝国根本不需要考虑到我们的权益,因为我们只是散沙。只有我们紧密的团结在一起,让他们见识到了我们的力量,回忆起在瓜尔特王国卫国战争中遭遇的失利,他们才会正视我们,才会给予我们应得的尊重。”

    “人们都喜欢说体面这个词,体面永远都不是别人给您的,也不是一出生就拥有的,所有的体面和敬畏以及荣耀,都是靠自己争取来的。”,杜林说到这里的时候,海德勒眼睛都睁大了一圈,他非常的有体验和感悟,他所经历的一切不恰恰说明杜林所说的都是正确的吗?如果没有几起几落,他又如何能够成为人们口中的传奇,赢得奥格丁人的尊敬和敌意?

    “我们要做的第一步,是真正的像一个家庭那样,所有的会员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要照顾好所有人,为他们争取他们应得的利益和权力。”

    “第二步,我们要在社会上发出自己的声音,让所有的奥格丁人,让所有其他种族的人,让这个帝国都知道,我们不是沉默的受害者,我们也有喊出自己声音的一天。”

    “第三部,要扩大影响,同乡会不应该屈居于特耐尔这样一座城市,同乡会应该遍布全国,甚至是整个世界!所有瓜尔特人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都应该受到我们的照顾,享受到福利,以及待遇。”

    “至于剩下的……”,杜林尴尬的笑了笑,“我暂时还没有考虑那么远。”

    海德勒一抬手,“不,你说的已经非常好了!”,他忍不住站了起来,在桌子后来回走了几步,“你说的非常好,比我想象的要好。但是你考虑过一个问题没有,在瓜尔特人崛起的过程中,遇到了无法逾越的阻拦怎么办?来自民间的,来自官方的!”

    “只要我们还有攀登的**和勇气,我们就能征服所有的山峰!”,杜林用力挥舞了一下拳头,“过去不的难关?”

    “那就敲碎他!”

    一场对话让海德勒确定了这个叫做杜林的同乡会会长,以及他的同乡会是值得投资的。这些投资对他来说不过是一笔小钱,但是却能够获得让人震惊的回报。而且通过这样一场对话,海德勒也确定了杜林是一个有野心,同时具有智慧的人,这是一件好事。拥有野心的人才拥有不断向前的**,成为他最得力的工具。

    至于如何约束杜林和同乡会,海德勒也有了一个成熟的想法。

    两个穷小子建立的同乡会最缺的是什么?

    是钱!

    海德勒会投资一笔钱用于同乡会的发展和壮大,随着同乡会的壮大,也会越来越缺钱。只要他们无法自给自足,那么他们就要一直受到海德勒的钳制,为他所用。否则他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停掉资金上的支持,已经壮大的同乡会就会造反,他们会为他将杜林踢出去。

    所以海德勒并不担心同乡会壮大之后,会成为自己的麻烦。恰恰相反的是,他只会嫌弃同乡会发展到太慢,需要更久的时间才能够帮助到他。

    有了这么一场对话,双方之间就有了合作的契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