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建立
    瓜尔特人原本并非是耀星帝国的固有族群,在大约六十多年前发生了一场战争,瓜尔特人的国家被耀星帝国消灭,瓜尔特人和他们所生活的地方,全部并入了耀星帝国的版图,成为耀星帝国组成的一部分。不可否认的是瓜尔特人在卫国战争中表现出了情愿战死战场也不愿意后退一步的品质,为当时的耀星帝国造成了巨大的麻烦。之后帝国为了避免这群战败的瓜尔特人聚集在一起最后生出事端,当时的某位大人物想到了一招,那就是将瓜尔特人打散,遣送到全国各地区。

    一下子被冲散了的瓜尔特人就算想要抱团,也很难成功。加上后来耀星帝国在边境上与邻国频频摩擦,爆发了被称之为金酒杯之战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大量的瓜尔特青壮被强迫性应征入伍,死在了战场上,让瓜尔特人面临着极为严酷的生活环境。加上不久前才结束的战争中再次征召了大量的瓜尔特青壮,瓜尔特人这个族群已经元气大伤。

    现在的瓜尔特人在失去家族劳动力和顶梁柱的情况下,大家都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逐渐的也让瓜尔特人变得和普通人没有多少区别,甚至是更害怕惹事。在这个巨变的社会中,瓜尔特人已经成为了“老实人”和“怂包”的代名词。

    特耐尔城中差不多有两千多户瓜尔特人的家庭,四十岁以下,十六岁以上的男性只有不到三百人,其余的都在不久前结束的战争中成为了帝国的炮灰,在战争的天平上为帝国增加了不少的筹码,争取到了惨胜。说是惨胜,其实对于帝国的主要种族奥尔丁人来说,他们根本就不是惨胜,而是一场大胜。

    他们用少数族裔的人口代替了奥尔丁人去开战,并且成功的消耗了帝国内部这些越来越多的少数族裔的发展潜力和未来,不仅打赢了战争,还净化了人口种族比例,简直是一举两得!

    在这样的情况下,杜林提出“同乡会”的这个概念,经过格拉夫的宣传之后,立刻得到了很多人的响应,特别是那些刚刚达到十六岁以及稍微小一些的孩子们的响应。正是因为切身的感受到了来自帝国的恶意以及社会的恶意,这些孩子们更加迫切的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和努力,改善瓜尔特人以及自己生活的环境。

    更别说杜林愿意为这些并不具备获取社会上流地位的孩子们,提供一份还算不错的薪水,让他们养活自己和家人。

    望着一群十四五六岁的半大少年,杜林望向格拉夫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一种莫名其妙的神色,这群孩子里更有三个女孩子。如果不是这些孩子们的眼神里藏着对未来的期望和朝气,杜林说不定就要一口否定这些少年了。这个时候他自己都忘了,他本身也就是这个岁数的人,并不比其他人大多少。

    杜林将格拉夫拉到了一边的角落里,回头望了一眼二三十个小伙以及三个小姑娘,低声问道:“没有成年人吗?二十多岁的?”

    格拉夫有些尴尬的嘿嘿的笑了笑,帝**部在特耐尔征兵的时候把十六岁以上,四十岁以下成年的特耐尔男性都强迫性征召进了军队,除了他这样见机不妙早早躲在野外的那些人之外,已经没有年富力强的男性了。至于那些跑掉的,更不愿意加入有着明显的帮派意图的同乡会。

    这些胆小怕事的人以及一些只想着安安稳稳过日子的人,对格拉夫的邀请直截了当的拒绝了。这让格拉夫觉得很丢面子,同时也在心里暗恨。平时那些人找他帮忙的时候他可是从来都没有说不,现在为了瓜尔特人争取自己的权益时,居然退缩了。一点也不像是瓜尔特人,没有哪怕一丁点的胆量和气魄。

    所以他只能够把这些怀揣着对现实不满,同时也有闯劲的孩子们招了进来。

    面对格拉夫前前后后事无巨细的解释,杜林也感觉到一阵阵的无语。只是事到临头,加上杜林也需要人手,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虽然说未成年人比成年人缺少一些阅历和教训,那么他也只能多费神教育一下这些家伙们了。

    两人回到人群中的时候,不少人显然都露出了紧张的神色,他们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杜林的身上,渴望着能够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

    片刻后,一些人眼中都流露出失望的神色时,杜林才点了点头,“同乡会欢迎你们!”

    格拉夫这个时候直接拽着杜林的手,在杜林大惊失色之中把他手掌中才长好没两天的刀痕又割开了。鲜血顿时涌了出来,可面对鲜血,那些小伙子们,包括了女孩们,都没有露出丝毫惧怕的身份,反而一个个兴奋的不得了。

    不需要格拉夫的操作,小伙子们和姑娘们就排好队,从格拉夫的手中接过匕首,划开自己的手掌,与杜林的手掌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些小伙子们和姑娘们,还亲吻了他的手背。

    上一次的礼仪是合作的礼仪,是朋友之间永不背弃的仪式,而这次,这是效忠的仪式。

    瓜尔特人特有的少数派宗教文化中,亲吻手背是家庭成员向家长施行的一种非常重要的礼仪和仪式,最早出自瓜尔特贵族的家庭中。在逢年过节的时候,贵族们会排队亲吻国王的手背,以表示对国王的尊敬和顺从。这种仪式早就变成了日常生活中的仪式,每个瓜尔特人基本上都多少知道一些。

    特别是生活在城市中的少年们,因为社会环境的原因,他们更加崇拜并且向往瓜尔特王国时期的一切,缅怀过去的同时也在激励自己。

    当最后三个女孩中最后一个亲吻了杜林已经麻木的手背之后,杜林看了一眼脚下鲜血淋漓的地板,他嘴角抽了抽。

    这次手掌没知觉了不说,胳膊也有一点麻木了,会不会截肢啊?

    当然,这个时候哪怕是哭,也要笑着哭。

    他板着脸用力点了点头,“从今天开始,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们不分彼此,共享荣耀!”

    格拉夫脸都有些红了,他拍着胸口怒吼起来,“不分彼此,共享荣耀!”

    望着歇斯底里嘶吼的少年们,杜林在惊讶于一个仪式和一句话造成的后果的同时,心跳也稍微快了一些。他微微眯着眼睛,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同乡会的成立在特耐尔城中不过是不起眼的一滴水珠落入了湖中,连掀起涟漪的能力都做不到。就算有些人通过某些渠道了解到了这件事,也没有太在乎。

    一群半大的孩子成立的什么同乡会,就像是玩耍一样的东西还能够对特耐尔城好几年都没有变化过的地下世界格局造成冲击吗?别开玩笑了,不说那些只能够占据一两条街的连帮派都算不上的小帮派,真正的大帮派又有几个是好惹的?不仅有更加专业的打手队伍,更有禁止平民拥有的大威力手弩和热能连弩!

    这可是大杀器,一杆热能连弩足以一口气扫平二三十号人,所以大家都把同乡会,当做是孩子们的玩乐。

    有人不在意同乡会的建立,但是也有人在意同乡会的建立。在特耐尔城中,有一位上流社会的大人物,帝国商会总会特耐尔分会的副会长,同时也是瓜尔特人——海德勒,他就很关注同乡会的发起和建立。

    这是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瓜尔特人,同时也是饱受瓜尔特人所歧视的瓜尔特人。

    这么说可能有些绕口,实际上在瓜尔特王国灭亡之前,就已经有了一部分瓜尔特人早先一步投降了,成为了“站在正义一边的善民”,其中有一人就是海德勒的父亲。当时为了尽快缩短战争,减少在战争中死亡的奥格丁人,耀星帝国给了这些投降的瓜尔特人极大的好处和很高的待遇,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感化”瓜尔特王国的反抗力量。

    的确,这些人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在瓜尔特王国灭国之后,他们的处境就非常的尴尬了。奥格丁人不愿意在给这些善民更多的好处,还利用各种各样的借口收回了一部分特权。海德勒的父亲也因此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家族甚至一度濒临破产。海德勒的父亲因此脑梗猝死,将岌岌可危的家业交给了当时只有二十岁不到的海德勒。

    海德勒凭借自己高超的手段和个人能力,几度沉浮,最终奠定了自己在耀星帝国商会总会中的地位,成为了人上人。

    也正是因为几起几落,海德勒更加希望被打散的瓜尔特人能够团结起来。但是他不能做这件事,他的地位已经够高了,已经有人对一个瓜尔特人占据了商会总会三十六席议员之一的海德勒有些警惕,所以他不能做。他要是做了,那些如狼似虎的家伙们就有借口和理由将他一脚踹出去。

    当他知道了一个叫做杜林·克斯玛的家伙成立了同乡会之后,立刻就开始着手调查杜林的一切社会信息,他想要见一见这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