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火焰
    “一个月只有二十箱?”

    野玫瑰酒吧的老板皱了皱眉头,最初格拉夫找来的时候说要推销一种高度果酒,他是不看好的。高度酒的市场做了这么多年,早就已经稳定了下来,每个客人都有自己的喜好,一种新产品想要盲目的进入这个稳定的市场,结局必然不会好看。但是当格拉夫倒了两小杯让他品尝了一下之后,他立刻觉得这个事情有戏。

    野玫瑰酒吧的定位是中高档,主力消费人群都是特耐尔城内的中产家庭。这些人不可能每天都来喝的醉醺醺的再回家,但是隔三差五的来消费一杯还是可以做到的。在这个档次的消费者中,消费者们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消费商品,他们都有自己的品味和格调,也只会消费自己所钟意的东西。

    这两种的味道很独特,他品尝了一口之后立刻就有了感觉,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够拥有一定的市场份额。

    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无论是初恋还是雪精灵,都大受好评,不少男性都钟爱初恋,而一些年轻的女性则喜欢雪精灵。只用了两天时间,送来的六瓶酒就早早的卖空。

    为此一些老顾客还因为喝不到这两种新酒,对酒吧多有多有埋怨。这是一个缩影,一个社会的缩影,野玫瑰酒吧的老板柯尔特先生突然间就滋生出了勃勃的野心。既然在特耐尔这种新的高度果酒能够打开市场,那么在其他城市能不能同样的打开市场?如果能够证明这种与众不同的高度果酒在其他地方也能够受到欢迎,那为什么他不自己做代理呢?

    高度酒的暴利是人尽皆知的,毕竟“离恶魔越近,口袋越满”这句俗语已经深入人心。只要能够将价格谈妥,哪怕一瓶只有两块钱的利润,都足以让他转眼间成为帝国商会中的新贵!

    根据他自己的消息,整个帝国每年有上亿瓶高度酒被消费,只要占据其中的百分之一,也就是百万瓶的规模,每瓶转两块钱,一年也有两百万的毛利润!

    这可比他缩在特耐尔城这种乡下地方开个酒吧赚的多,更重要是的他完全可以凭借这两种果酒,形成以高度果酒为核心的产品链,贩卖更多的东西,以获得更多的利益!

    一想到自己将要抬头挺胸迈步进入耀星帝国的上流社会,柯尔特先生就激动的一夜都没有睡着。

    可是,格拉夫的一句话,却如同在寒冬时节一盆冰水浇在了他的头上。

    产量跟不上,一个酒吧一个月只有二十箱,也就是二百四十瓶,所有的追求和梦想都泡了汤!

    “是产量跟不上,还是运输的问题?”,柯尔特先生撕了撕领口让他不舒服的领带结,“我不问这些酒是你们自己生产的还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支持你们一大笔发展资金,我能不能获得更多?”

    格拉夫楞了一下,如果按照他的想法,那当然是很好的事情。平白无故的获得了一笔资金用于发展壮大自己的事业,这种好人到什么地方去找?但问题是现在做主的是杜林,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的脑子不是很够用,迟疑着摇了摇头,“非常抱歉先生,我需要和我的伙伴商量一下。”

    柯尔特先生敏锐的捕捉到了“伙伴”这个词,也就是说格拉夫并不是主事人。他调查过格拉夫,格拉夫除了有一个好身体和非常能打之外,并没有任何的特长。

    如果热心也算特长的话,那么应该加一个。

    正是因为他的热心和慷慨,在特耐尔城的瓜尔特群体里,他一定的知名度和威望。瓜尔特人有麻烦的时候会找他帮忙,他总会应承下来。前年的时候因为一个瓜尔特商贩和某个帮派之间产生了一些矛盾,格拉夫用力过度的情况下把对方打的生活不能自理,为此不仅赔了一笔钱,还吃了半年的牢饭。

    如果不是有人为他支付了赔偿的费用并且把他保释出来,可能他现在还在监狱里缝麻袋。

    这样的小角色突然间能够拿出品质如此之高的高度果酒,必然不可能是他自己的东西,当然也不可能是那位瓜尔特商人的东西。毕竟以那位在特耐尔城内拥有一定地位的家伙如果想要做高度酒生意,根本没有必要这么麻烦。

    那么他的合作伙伴是谁?

    柯尔特先生一边思考这个问题,一边望着格拉夫。

    总有人说傻子也会踩到金子,他原本是不相信的,但是现在不得不信。一旦这个买卖做大了,格拉夫肯定也会受益良多,真是一个走运的家伙!

    片刻后,格拉夫被柯尔特先生看的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屁股,让他屁股下的沙发发出难听的声音之后,柯尔特先生笑着站了起来,说道:“好吧,先这样,你回去问问你的合作伙伴,如果他认为可以的话,我会提供一万块钱,帮助你们提升产量。当然,我也希望他能够过来和我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我有一笔大买卖想要和你们做。”

    格拉夫连忙站起来,傻笑着点了点头,就像他看见的上流社会的那些大人物一样,只是在他做出这样的动作,总是让人觉得很滑稽。

    格拉夫出了门还不到一分钟,柯尔特先生就招呼来一个手下,“去盯着他,不要惊动他,看他这几天和什么人有过长时间的接触。”

    目送手下离开之后,柯尔特先生深陷在沙发中,眼里闪烁着野心的光芒。

    一天时间里,格拉夫陪着笑脸傻笑着拜访了他供货的几家酒吧,无一例外的是所有酒吧都希望能够大量的吃进这种新出现的高度果酒,用一句另外一个世界的话来说,这种高度果酒填补了在高度酒中缺少果酒的空白。这种高度果酒拥有极为广阔的市场和销量,除了部分老老实实做酒吧卖酒水的老板之外,还有两个人都生出了与柯尔特先生同样的心思。

    他们想要代理这两种果酒,在全国范围内进行销售。

    在路边的熟食店里要了五根牛肋骨,两杯低度酒和四个全麦面包之后,格拉夫拍了拍七分饱的肚子,打着饱嗝离开了熟食店的大门。门外街道的转角处,探出一个脑袋,脸上带着深深的怨念,望着渐渐远去的格拉夫,他只能继续跟上去。

    回到工舍的时候他把杜林叫了出来,把今天所有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杜林听完之后点点头,对格拉夫的信任有多了一分。不是因为他说出了今天所有的事情,而是他没有乱做主。在杜林的梦境之中,见识过太多乱做主的人,或许他们是出自好意,但偏偏最后功亏一篑的原因,都在这些乱做主的人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