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发展
    “我们发了!”,格拉夫握着手中一大把硬币和一些皱皱巴巴的零钱,激动的将杜林抱了起来,还狠狠的在杜林的脸上亲了一口。他现在已经陷入到一种癫狂的状态中,如果在一周之前有人告诉他可以轻松的在一周时间内赚到六十块钱,但是需要他拿出四十块钱作为投资。那么他会用自己的拳头打破那个家伙的鼻子,然后将一口口水吐在那个家伙的脸上,再踹上几脚。

    但是如果这个人是杜林的话,那么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杜林格外抗拒和这个如同狗熊一样的家伙过分的贴近,挣扎中挣脱了格拉夫的怀抱,躲到一边用衣角狠狠的擦着脸上的口水。他虽然嫌弃格拉夫的亲切的表现,但是脸上也如格拉夫那样光着收敛不起来的笑容。

    果然……没错呢!

    在梦境之中他见识到的那位大人物一辈子所经历过的事情,其中有一个片段他印象非常的深刻。那个时候大人物还如他一样只是普通的小人物时,他问他的boss,如何才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赚到最多的钱。他的boss将一本《华夏刑法》递给了他,然后告诉他,所有最赚钱的门路,都在这本书里。

    或许现实与梦境是不同的,比如说环境,比如说科技,比如说语言,比如说文化。但也有相同的东西,那就是真理!越是法律不允许的东西,越是需要成大巨大的风险,但同时巨大的风险将哺以风险承担者超乎人们所能够想象得到的巨额回报!

    不?

    当工人不犯法,但是有几个工人能够通过劳动从底层的社会中脱颖而出?

    贩卖不允许销售,被教会称作为“充满恶魔气息”的高度酒犯法,却有一个大家都知道的结果,“离恶魔越近,口袋越满”!

    短短的一周时间……,准确的来说是一天时间,他们就用不到十块钱的成本,赚到了足足一百五十块钱!!为了伟大的帝国星币,就算稍微越过了某些界限一小步,似乎也不是什么不能承受的事情嘛!只要回头多去几次教堂忏悔一下就好了,相信天主会原谅他们的。

    兴奋了好一会的格拉夫已经把卧室的门生生的用拳头给揍烂了,似乎只有通过暴力的方式才能够让他的内心恢复平静。他抓起墙边摆放着的小半瓶基础高度原酒,一口灌下去。苦味加上辛辣的味道让他整个人都变得精神一震,他用力将酒瓶摔在了地上,喘着粗气望着杜林,使杜林连退了好几步。

    这该死的家伙,不会……。他摸了摸口袋里的小刀,应该不会,不然就捅死他。

    有些悲愤同时准备誓死保护自己腚眼的杜林已经下了决心。

    “接下来,我们怎么做?”,格拉夫挥舞着胳膊浑身上下都被巨大的利润所带来的惊喜弄的亢奋不已,就算现在有一打姑娘他都能一一摆平。

    杜林舒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床上,“当然是扩大销售,同时打造我们自己的品牌。现在有两件事交给你去做。”

    格拉夫用力拍打着胸口,pengpeng的闷响让杜林怀疑这个家伙会不会有一天死于自残,“第一,你去告诉你铺货的酒吧,之前的是试用装,是用来做市场调查的,正式销售还需要稍微等上几天。还有,不要答应他们大批量的要求,告诉他们我们的货来自国外,数量有限,但是需要供应的酒吧太多,每个酒吧每周最多两箱。”

    特耐尔离边境很近,坐蒸汽机车就能够离开耀星帝国,所以在特耐尔平静的阳光之下,充斥着大大小小的走私团伙。只是普通人并不能够发现这个世界,也不能够参与其中,这其中就包括了现在的杜林,以及格拉夫。

    至于为什么要限量供应,杜林也解释给这个大块头听了,大批量的铺货固然能够快速的获得大量的利润,但是并不能够提升商品的价值。只有限量的销售,让人们有一种“这个东西真的很少,会不会是因为它很珍贵”的愚蠢想法,才能够快速提升产品的价值。将两种果酒从“可口并且奇特”的高度果酒,变成一种高档的品牌。

    一旦品牌效应形成了,不需要再去努力的提升商品价值,市场以及消费者们会帮他们完成这个对企业来说非常复杂并且困难的过程。

    “第二件事,我们需要一个隐秘的进货渠道,大批量的从你认识的人那里拿酒他们肯定会猜到我们可能找到了与龙血木不同的提纯方法。一旦这种情况出现,那么我们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离开耀星帝国,然后在追杀中度过下半生。要么我们找个地方结果了自己,免得给家人带去麻烦!”

    “所以,想办法联络到国外酒厂在特耐尔的联络人,从他们那里以贸易公司的名义进货。在你联络他们之前,先来找我。”

    整个耀星帝国酿造贩卖高度酒已经成为了一些家族牟利的重要手段,一杯高度酒从一块五到五块不等,这里面的利润超过了百分之三百,足以让那些大家族拼尽一切办法都要得到低度酒提纯变成高度酒的制作方式。以那些资产以千万甚至是亿来计数的家族,他们两个比蚂蚁都强不到哪去的小人物连还手都做不到,只能够任人宰割。

    杜林说的非常的仔细,格拉夫也听的非常认真,这一点恰恰也是杜林愿意继续和格拉夫合作下去的原因。这个大块头有豪赌的勇气,同时也非常的明智,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聪明人,所以他愿意听聪明人的安排,而不是自己胡来。如果他是一个胡来的人,杜林说不定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当然,在他消失之前,他不介意送格拉夫一程。

    毕竟,蒸馏提纯所蕴藏的价值,恐怕足以让这个世界所有的财团资本都战栗,那已经不是一门可以发家致富的手艺,而是随时随地能够取走自己的性命的刀子!

    安排完格拉夫的任务之后,杜林也去忙自己的是任务,他的任务很简单,注册一个商标以及一家贸易公司。

    在他的设计中,低度酒应该从国外进口,虽然价格可能会提高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十五左右,但是比起他们的获利还远远不及。这样做以来不会因为大量的吃进低度酒输出高度酒引起特耐尔乃至于整个帝国酒商们的注意力,在任何技术垄断的初期,都需要保证猥琐发育,只有拥有了一定的资本之后,拥有资格和大资本家坐在同一张桌子上时,才可以站出来顶风嘘嘘,浪一手。

    送走了格拉夫之后杜林带着十块钱独自起来耀星帝国商业总会特耐尔商业分会,在这个世界里充满了各种组织,这些组织中的某一些代替了原本应该由政府来承担的职责。一方面耀星帝国刚刚从战争中摆脱出来,如果政府想要接手一部分工会的工作需要巨大的人力和财力的付出,政府拿不出这笔钱。另外一方面,惨胜的耀星帝国已经意识到了落后的政治体系和军事体系并不能让耀星帝国走的更远,在这个政治体系开始改革的阶段,社会已经出现了不稳定的情况。

    如果贸然的将一些民间的权力收回到政府的手中,极有可能引发社会的动荡,在这个帝国的衰弱期出现巨大的冲突,甚至是内战。

    所以对于商会也好,工会也好,面对各种组织耀星帝国一方面不断的按抚,告诉他们帝国不会动他们的蛋糕。一方面也在积极的学习吸收工会组织的经营方式和运营,准备在帝国从变革的动荡中走出之后,夺取权力。

    所以现在注册公司,注册商标之类的商业行为,完全是由帝国总商会来管理控制,和帝国官方政府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而恰恰是因为商会中商人的特性,所以只要有钱,就没有什么办不到的。

    比如说……购买准入证。

    花了两块钱注册了一个商标,又花了四块钱注册了一个公司之后,将剩余的钱都塞进了办事人的口袋里。那位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中年人脸上终于没有了公事公办的死板,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微笑。

    “先生,如果你想要购买一块酒厂牌,最少需要五千星元。”,工作人员为了四块钱决定出卖一下自己的尊严,毕竟这是他十天的工资了,不算是一个小数目,而且他需要付出的只是露出笑容。“您应该知道,很多酒厂都违反了神权法和帝国法,偷偷的酿造高度酒。格林枢机主教对此非常的不满,在他的施压下,现在酒厂牌发放的很严格。”

    他稍微解释了一下为什么要五千块才能够拿到合法的牌照,毕竟神权法是禁止教徒饮酒的。受到神权法的影响和压力,商会高层的董事们决定在颁发酒厂牌的时候稍微控制一下,尽量的照顾教会的面子。

    但是,他们也为自己留下了后门,如果能够拿出五千块的保证金,那么这个牌照还是可以发的。如果在抽查的过程中发现了酒厂在酿造高度酒,或是有人举报,这五千块就会被罚没,同时还要对酒厂进行处罚。

    弄清楚了拿牌的流程之后,杜林和那位已经不介意与贱民握手的工作人员握了握手之后离开了特耐尔分会。

    现在首要的目标,就是赚到足够的钱,拿下酒牌。

    至于从国外进口低度酒,那根本不是问题。

    这年头只要有钱别说买酒了,就是连人都能买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