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果酒
    “格拉夫,我想知道你要做什么,这里是车站,只要你还在这里一天,你就要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把你的工作做好!”,克里恩先生松了松领结,端了一杯咖啡放在格拉夫的面前。

    这段时间以来克里恩发现格拉夫的绩效直线下降,还不足以前的三分之一,甚至在下午工作最繁忙的时候出现了旷工的现象!

    这可是任何资本家都不能容忍的,给你钱就是要你拼了命的干活,不是做慈善。车站每天都会给这些工人们足够的伙食和差不多足够的休息时间,而且每个月都可以请几天假,当然要放在工作不繁忙的时候。克里恩先生觉得自己对待这些底层社会的垃圾们已经足够耐心和优容了,他们应该痛哭流涕感恩戴德的感谢自己赐予他们生活的权力,而不是想着矿工偷懒!

    如果不是格拉夫在车站里的威望和地位很高,说不定克里恩先生就要动用合约中的一些条例,来惩罚这个该死的家伙。

    格拉夫一脸茫然的将咖啡杯举起来,如同牛饮一样一口饮尽,末了放下杯子,嘚吧嘚吧嘴,说了一句让克里恩先生差点跳起来的话,“这东西真的很苦,就像是烧糊的锅底兑水搅拌一下那样,连颜色都像。”

    三十块钱一磅来自帝国南部特有的阳光咖啡豆到了这个家伙的嘴巴里居然如同烧糊的锅底水?

    克里恩先生皱了皱眉头,将那一丝不悦藏在心里,粗鄙的乡下人始终是粗鄙的乡下人,即使他们现在生活在城市中,也摆脱不了乡下人的愚蠢和愚昧。想到这里克里恩先生心中的不悦反而消失了不少,眼前的格拉夫就像是他在陪孩子们一起逛动物园时候看见的大猩猩,那种来自物种本身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我和一个大猩猩讨论咖啡?

    他甚至轻笑了一声,充满了轻蔑和鄙夷。

    他转到桌子里面坐在了舒适的座椅上,品尝一口苦味中带着醇厚香气的咖啡,入口时的苦涩很快化作令人仿佛置身于阳光之下时的温暖,那悠长的回味中让人每一个细胞似乎都舒展开,自由的呼吸着空气,贪婪的渴望着阳光以及下一口。他满意的点了点头,三十块一磅的咖啡果然是那么的迷人,让人不知不觉中就沉浸在美妙中。

    他舒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格拉夫,我知道你还有一个多月合约就到期了,但是你得明白,哪怕明天你就自由了,但是今天你依旧是车站的员工。你不能无视我们的工作制度,而且你这样做会成为其他人的坏榜样。你明白吗?”

    格拉夫点着头,自己端着咖啡杯走到咖啡壶前,迟疑了一下,然后选了一个更大的杯子——用来喝酒的方杯,然后将咖啡壶中的咖啡都倒了进去,“我明白了先生,你放心吧,我会按照规章制度工作的,下次也不会矿工了。”,看着意咖啡壶的“糊水”都倒进方杯中,他举起方杯嗅了嗅,再次一口饮尽。

    “还是那么苦,而且不能解渴,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喜欢喝这个东西!”,他举了举已经喝干的方杯,无视克里恩先生已经涨红的连,“感谢你的招待先生,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去工作了。”

    说完拍了拍屁股离开了克里恩先生的办公室,望着已经空荡荡的咖啡壶,克里恩先生双手手指紧紧的扣在桌面上向下滑动,他已经抓狂了。

    “克里恩先生找你麻烦了?”,一看见格拉夫从克里恩先生的办公室出来,杜林立刻就迎了上去。这段时间以来他们在蒸馏出来的高度酒中兑入了各种各样的浆果果汁,经过反复的尝试,最终决定了两种口味。一种是沙刺果的果浆,沙刺果是一种很廉价也很常见的野果,郊外和乡下的荒地里几乎到处都是,对生长环境不挑剔,生长迅速。

    沙刺果的果实只有大拇指枝头大小,土黄色,表皮上有黑点。这种果子吃起来有一种酸涩的感觉,味道很差,除了偶尔会有一些自称是灵媒的家伙会用这种果实炼制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外,几乎没有人愿意吃这个东西,哪怕是穷人都不怎么愿意把这东西当水果吃。

    但是当沙刺果的果浆和“原酒”混合在一起之后,所产生的反应绝对超过了杜林的预料。酒精似乎能够中和涩口的味道,仅留下淡淡的酸味,这酸味和果酒发酵之后留下的酸味不同,是一种清淡带着清香的酸。加上酒本身的味道和淡淡的苦味,形成了一种决然不同,与市面上大多数所能见到的任何果酒都不同的特殊味道,让人无法忘怀。

    另外一种果子是来自帝国北方的雪精灵,价格稍微有些高,要三十五分才能够买到一磅。这种果子非常的甜,根据杜林在梦境中所受到的启示,在寒冷的地方糖分越高的液体越是难以上冻,这是植物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比如说枫糖。雪精灵带着果味的甜蜜能够中和掉“原酒”中的苦味,并且让酒味也变得甜起来,与此同时还造就了一种特殊的口感——从辛辣转为冰凉,就仿佛是刚刚越过火山就进入了冰窟中,特殊的口感让杜林对它信心十足,应该能够赢得不少人的喜欢。

    格拉夫嘿嘿的笑了几声,“他让我不要有事没事就旷工,至于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说着说着他变得有些不忿起来,“我们一起旷工,为什么他只找我麻烦,而不找你麻烦呢?”

    杜林耸了耸肩,“可能是因为我的存在感不强吧?”

    “也就是说车站有没有你都一样?”,格拉夫说完之后感觉自己心里舒服多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哪里不对的样子,“我们已经做了两箱,要不要拿出去销售一下?”

    两箱二十四瓶已经灌装好的高度酒就藏在他们出租房内的床底下,这是他们这段时间来的收获。一箱“初恋”,就是那种酸酸的高度果酒,一箱“雪精灵”。按照杜林的说法,这两种酒的价格是相同的,杜林心理价位是十块钱一瓶,一瓶大概有一点四品脱,约等于七百五十毫升的样子。

    计入成本价大约在两块五到三块之间,如果按照十块钱一瓶销售的话,利润应该保证在六块到七块之间。当杜林算出这个利润的时候,格拉夫的眼睛都变得红了起来。天主作证,他从来没有想到贩卖高度酒的利润会这么高!一箱子十二瓶就有差不多八十块钱的纯利润,按照他能够分百分之四十计算,一箱子都卖出去,他就能分到三十块钱,两箱子……掰了掰手指,六十块钱。

    也就是说……,只要这两箱酒能够卖掉的话,他就能够买断合同,拥有更多的时间和杜林一起去制造更多的高度果酒,并且赚到更多的钱。

    所以克里恩先生对他说的话,他只当做是一个屁,响亮的屁!

    两人说着走到了车站的角落里,杜林压低了声音说道:“这方面的事情还要麻烦你去做,我对城里的酒吧不太了解,记得要分散卖,不要只卖给某一个人,要让更多的人都了解到我们的商品。”

    “我明白了!”,格拉夫飞快的点着头,兴奋的挥舞着胳膊,“什么时候去?”

    杜林回头看了一眼挂在车站仓库里的挂钟,“现在,在晚上酒吧的营业高峰到来之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