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调研
    克里恩先生脸色臭的就像从春天放到了秋天的鸭蛋,还是开了一条缝的那种,臭的都招苍蝇。

    刚刚莫名其妙的损失了六块钱就已经让他有些不怎么高兴了,在办公室里咒骂了一阵工会的人之后,格拉夫那个家伙又跑了进来。浑身臭烘烘的挤在克里恩先生的身边,伸出绑着绷带的手,索要医药费的营养费。真是该死的家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克里恩先生并没有讨价还价,也没有呵斥格拉夫,痛快的掏了六块钱,然后把他给撵了出去。

    原本应该坚持到下个月才能够拿到钱去做“市场调研”的两人,直接换了一身衣服,离开了车站。

    在这个时期,几乎所有的酒吧都在出售各种各样的高度酒。战争所带来的伤痛还在蔓延,加上社会与政治上的巨大变革,精神上的痛苦急需某些东西来麻醉自己的精神和身体。最好的选择除了女人之外,恐怕也就剩下高度酒这样的东西了。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一家叫做“工人之友”的酒吧,杜林在一个大汉审视的目光中钻进了黑色的小门之后,扑面而来的味道差点让他把去年吃的东西都吐出来。

    汗臭味,脚臭味,酒臭味,呕吐物的臭味,令人头晕的体臭味,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臭味混杂在一起,不断冲击挑战着他坚韧的神经。格拉夫一把拉住他的胳膊,拽着晕晕乎乎的杜林挤到了吧台边上。看样子格拉夫是这里的熟客,他一坐下酒保就凑了过来,“今天要点什么?红果酒吗?”

    红果酒是一种叫做红果发酵出来的果酒,经过发酵之后过滤掉残渣,就有了略显浑浊的红果酒。红果酒的价格并不贵,十一二分就能够买到一杯,是工人阶级主要的酒精饮料之一。但是这种酒有一个很大的弊端,那就是在酒水中总是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烂水果的味道,这是在发酵中残留的味道。

    除此之外,如果发酵的时间不够,酒水中还会有一些涩口的感觉。

    不过呢,一切的弊端在低廉的价格之下,都不是什么问题。

    格拉夫嘿嘿的笑了一声,压低了声音说道:“给我们一杯金光,一杯穿裙子的姑娘。”

    酒保有些惊讶的望着格拉夫和他身边的杜林,他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不是格拉夫的信誉还算不错,酒保肯定会以为自己听错了。

    金光是一种高度酒的简称,全名叫做“塞西金色阳光”,原产地在格罗姆帝国的塞西维亚,酒水的质地因散发着淡淡的金辉色而闻名世界。穿裙子的姑娘这个称呼来自一种叫做“天堂”的高度酒的酒瓶,酒瓶上有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姑娘的图样,同样也是来自国外,很多人都把天堂酒亲切的称之为穿裙子的姑娘,也有地方叫红裙子酒。

    这两种酒都算是中低档次的高度酒之一,在耀星帝国之内,别的地方不敢说,在特耐尔城中,这些酒是中低阶层的消费主力产品。从工人到小富的商人和家庭,都在享用这两种酒。不过随着战后经济受到的重创,这两种酒的味道已经变差了很多。一部分是国内私人酒窖在大肆的仿冒这种酒,不成熟的工艺造成了酒精度和味道上的偏差。

    另外一方面,很多地方的酒吧都在出售勾兑酒,很少有原酒出售。勾兑之后三瓶变四瓶,多出来的就是纯利润,不少酒吧都乐此不疲。

    当然,这次杜林不会喝到那些劣质仿冒酒,也不会喝到勾兑酒,因为这两杯酒是格拉夫点的。格拉夫的名声很好,乐于助人,有些事也会出头,所以在这附近他的名气和声誉很好,酒吧也不会把那些假的东西拿出来卖给他,除非酒吧嫌自己太闲了。

    其实有时候有声望的人不只是证明一个人对周边的人群有很大的帮助,也有可能说明一个人会给其他人经常添麻烦。

    格拉夫两者兼备!

    很快两杯高度酒就端了上来,酒吧用的是方杯,可以放在手心立着,高十公分左右,装了七分满,大约有二两五的样子。一杯如同梦境中的香槟一样的明黄色,而另外一杯则是橙黄色,一端上来就散发着浓烈的酒香味。

    酒保靠近了吧台,压低了声音说道:“一共五块!”

    格拉夫只是斜睨了他一眼,一把将一张五块票面的现钞拍在了桌子上。酒保不在意的笑了笑,将钱收进了钱盒里。

    “尝一尝?”,格拉夫喉咙翻滚着,他做了这么久的搬运工才赚到四十多块钱,原因就在这里。他除了经常过来喝酒之外,有时候还需要叫上一两个姑娘讨论一下关于物种起源的事情,所以他已经很努力的存钱,也只存了四十多块钱。

    发黑的嘴唇压在了酒杯的边缘,他小小的抿了一口气,紧接着浑身都颤抖了一下,抬高了脖子,如同呻吟一般舒了一口气,“真的太好喝了!”,说着他又喝了一大口,一杯酒就已经少了一半,浑身因重体力工作而紧绷的肌肉,也变得松弛了许多。他将杯子推到杜林身边,“你也尝尝看。”

    杜林端起酒杯换了一个方向,也抿了一小口,口腔中顿时出现一股辛辣呛人的感觉。他将口中不多的液体咽下去,脖子立刻就红了起来。胸口中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让全身都变得暖暖的。

    “辛辣,呛人,但是也有一丝丝甜。”,杜林放下就被,嘚吧嘚吧嘴,“好像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木头味道?”

    格拉夫笑眯眯的点着头,“对,还有龙血木。高度酒中大多数都要加入龙血木的粉末,只有加入了龙血木才能够酿造出高度的酒,具体是什么原理我也不知道,但是大家都这么说。”

    这时候杜林才意识到,在这个世界里高度酒的酿造和蒸馏工艺没有任何的关联,而是通过一种叫做龙血木的材料进行提纯完成。龙血木这个东西他听人说过,好像是一种从史前遗留下来的物种,世界各地都有。这种树木生长的速度并不缓慢,大约二十年左右就能够成材使用,唯一麻烦的是这种龙血木生长所需要的养料有些不同——它需要在每个生长阶段吸收足够的牛血才能够成长。

    现在世界上最大的龙血木林场旁边,都有规模惊人的牧场。牛血用来灌溉龙血木,而牛肉则出售给人们食用。恰恰也正是因为这种原因,在这个世界上牛肉的价格并不怎么贵,寻常人家也能吃得起。

    杜林又尝了尝另外一杯酒,有一点苦味,但是这点苦味并没有破坏酒的整体味道,反而增加了一抹回味悠长的东西。他不住点头,这个穿裙子的姑娘比金光好喝,给人一种如同失恋一样的苦涩,但在苦涩之后却又能够有对热恋时幸福的回甘和回味,可以可以。

    两人喝完之后拍拍屁股就走了,这让酒保有些讶异,要知道格拉夫每次来除了喝酒之外,都要和酒娘们亲热亲热,都已经成为了惯例。这次他……酒保忍不住多看了走向大门的杜林几眼,确实是很清秀的小伙子呢!他莞尔一笑,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怪异的表情。

    如果格拉夫知道自己被人当做是基佬,他一定会杀人的。好在他不知道,而且杜林也不知道。

    两人回到了出租房内,立刻将装好的高度酒从床底下取了出来,倒在了两个杯子里,同时品尝了一下。

    加入了糖浆之后味道已经不那么苦了,可是比起金光以及红裙子还是有极大的区别,不在于酒精的度数上,而是在口感和味道上。比起那两种成熟的高度酒,这种蒸馏出来的高度酒喝下去的时候就像是被人一斧子劈在脑门上,龇牙咧嘴的。这样的酒不是说没有销路,但是销路绝对没有那两种酒好。

    金光和红裙子可以在酒吧里卖到两块五一杯,这种酒最多也就一块五。一杯一块钱的差距,就意味着一瓶最少也有三块钱的差距,而这绝对不是杜林与格拉夫能够承受的。

    “怎么办?”,端起杯子龇着牙将被子里的酒喝干,脸色微醺的格拉夫揉了揉脑袋,“想个办法吧!”

    杜林一边回忆梦中的一些东西,一边思考如何在这个世界里,以这个世界的科技程度去完成蒸馏酒的质变。好一会,他才迟疑着说道:“我有两种办法。”

    格拉夫眼睛顿时就像是灯泡一样亮起来,“快说说!”

    “第一种是储藏,用带有香味的木桶,最好是龙血木的木桶将这些酒储藏起来,在酒窖里压一年,到时候味道绝对比现在好很多。”

    “第二种方法就是进行进一步的勾兑,增加一些浆果类的水果,然后降低度数,变成高度果酒,味道和口感就能够更加饱和一些。”

    格拉夫想都没想,嚷嚷了起来,“第一种不选,时间太久,我受不了那么久的等待。就选第二种吧,速度快,只要有了钱,我们在去尝试第一种方法都可以。我受够了贫穷的日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