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工会
    “杜林!”,克里恩先生站在二楼办公室外的走廊上探着身子喊了起来,当杜林回过身望向他的时候,他歪了歪头,指着另外一件用来开会的会议室说道:“上来一下。”

    杜林放下手头的工作看了一眼格拉夫,格拉夫刚下货物之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紧张,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工会的人来了。”

    尽管在格拉夫看来应付工会的人只是一件很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可第一次需要面对工会这样庞大的组织的杜林,脸上的笑容还是因为紧张变得僵硬了一些。他拍打着自己的两颊,深呼吸了几次,“放心吧,我不会紧张的。”

    格拉夫耸了耸肩膀,这种事只能自己帮助自己,他没办法帮杜林缓解他莫名其妙的紧张。

    其实工会对于工人们来说还是很重要的援助团体,大多数时候工人们是用不到工会的,可一旦需要用到工会的时候,就能够起到非常关键性的作用。比如说和资本家们打交道,如果没有工会的帮助工人们很有可能吃亏,特别是在薪水这一方面。可恶的资本家总是希望能够通过剥削来节约更多的资金,可正是因为有工会以及工会发起的《最低薪水保护法案》,才能够让资本家们无法对工人剥削的太狠。

    当工人的权益受到了资本家的侵害时,工会也会站出来力挺工人。

    耀星帝国一位著名的社会学家,同时也是大资本家曾经在报纸上说过:如果一个工人是一只兔子,那么一群工人就是恶犬。我们可以给兔子剃毛来换取金钱,但是也要避开恶犬保护自己。

    这一言论一经发表立刻引起了社会巨大的轰动,为此还爆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游行,反对这位社会学家的不当言论。在各方面的压力下,这位社会学家不得不在报纸上刊登了自己的道歉说明。原本事情应该到此结束了,可好死不死的,这个家伙随后又发表了新的评论,评论只有不多的几个字——我败给了恶犬!

    愤怒的工人这次变得暴躁了起来,他们将这位社会学家暴揍了一顿,并且扒光了他的衣服把他拴在了帝国大厦三楼平台外的栏杆上,轰动了全国……。

    杜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敲了敲会议室的们,听见一声“进来”之后,他才推门进去。

    会议桌边上坐着三个人,两男一女。女人看上去有三十多岁,穿着一套很精致的西装,只是她脸上的线条有些刚硬,缺少一些女人的温柔。另外两名男人也都穿着笔挺的西装,头发上油光水亮的连苍蝇都站不住。杜林尴尬的笑了笑,他看了看门外,自己似乎并没有进错房间。

    可是眼前这三人……,如果说他们是工人的代表,杜林第一个不信。

    如果工人都有这样的穿着打扮,那工人阶级该有多富有。

    年纪大一些的男人笑着对杜林点了点头,然后翻看了一下面前桌子上摆放着的资料,问道:“你就是杜林吗?”,说着他眼睛一眨,连忙自我介绍起来,“抱歉,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弗兰克,是工人工会的代表,我旁边的这位先生是阿普杜伊,和我的身份相同。至于这位女士……”

    他看向那个女人的时候,女人面无表情的对着杜林点了点头,“我叫瑟琳娜,是工人工会的法律顾问。”

    弗兰克这个时候接过话茬继续说道:“我们今天来这里是代表工人工会邀请你加入,工人工会是一个属于工人阶级的大家庭,面对资本家的残酷剥削,我们只有紧密的团结在一起,才能够争取并且保护我们的权益。从工人工会建立到今天已经有了二十二年的历史,在过去的二十二年中,我们一共为工人兄弟们解决了超过一万七千件纠纷争端,保护了工人兄弟们的权益。”

    这个时候瑟琳娜突然插嘴问道:“打断一下。”,她拿着笔指了指杜林的右手,“我注意到你的右手有绷带,绷带上还有一些血迹,这是你在这里工作时候受的伤吗?”

    杜林还没有反应过来,楞了一下,“啊?啊!是,是这段时间受的伤。”

    瑟琳娜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她点头具体代表了什么意思,“你受伤后车站管理者克里恩先生有带你去包扎治疗,并且付清医药费,以及给予你一定的工伤补偿吗?”

    杜林挠了挠头,“这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和克里恩先生无关。”

    瑟琳娜一下子站了起来,用力的将笔拍在了桌子上,更加严肃起来,“不,小伙子,你弄错了一点。无论这是不是你自己弄伤的,只要在你工作期间,这就属于工伤。为此克里恩先生应该为此负责!”,她看向了阿普杜伊,“去请克里恩先生来!”

    弗兰克看着紧张起来的杜林,站起来走过去,按着杜林的肩膀让他坐在了旁边,“没关系,我们应该让你明白,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某个人的私利,而这不也正好能够说明工人工会可以保护我们的权益吗?”,他再次拍了拍杜林的肩膀,“你坐着看就好,不要说话。”

    没多久阿普杜伊就和克里恩先生一起走进了会议室,面对瑟琳娜这位在工会内部比较有名气的女律师的时候,克里恩先生还率先的点头致意,“您好,瑟琳娜女士。”

    瑟琳娜依旧板着脸,没有丝毫的动容,当克里恩走到了一旁坐下之后,瑟琳娜才说道:“克里恩先生,你知道杜林在工作期间受伤的事情吗?”

    克里恩楞了一下,他是真的不知道,作为车站的站长,车站的管理者,每天都他有大量的事情要处理,谁有心情挨个了解工人们的生活情况?杜林不说,他肯定不知道,也正是因为他不知道,所以在这一刻,他陷入了被动当中。

    他凝重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唬人,望了一眼杜林和杜林手上的绷带,顿时感觉到牙根发酸。作为一名管理者和剥削者,他最讨厌的就是和工会的人打交道,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下一秒这些恶心的家伙会说出怎样滑稽荒诞的理由,让他这样的资本家非常的不自在的掏出一笔莫名其妙的钱。

    克里恩先生摇了摇头,照实说,“我不知道,杜林没有向我说过,我对此也没有什么了解。”

    “那么你知道工人在工作期间受伤作为雇主的你,应该承担怎样的后果吗?”,瑟琳娜将本子打开,拿着笔随意的写了一些什么,然后抬头望着克里恩,“比如说工伤的医药费,营养费以及带薪休假?”

    克里恩沉默了,他不仅知道,而且很清楚。车站中搬运工受伤其实是很常见的事情,有些工人明明已经没力气了,可是又舍不得提成,总是会勉强自己已经疲劳的身体,其结果往往就是无法承担重物,砸伤自己。每到这个时候,他就需要出来拿钱消灾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钱,像杜林这样手掌受伤顶多三块钱的医药费,然后营养费什么的加起来不超过六块钱。

    但问题是六块钱也是钱啊,这些工会的人来的真不是时候,如果过几天再来的话不是就没有这么多事情了?

    瑟琳娜的语调一下子高扬起来,“怎么?克里恩先生,你是不愿意支付这笔费用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可能会向特耐尔法院起诉。”

    克里恩立刻抬起手,“别,别,我给,六块钱对吗?我明天就给他放假!”

    他直接就认怂了,为了六块钱打官司真的不值得,光是请律师的话就要十多块钱了,不如直接给个六块钱还能省一点。他立刻表示愿意支付这些费用并且给杜林放三天假期,立刻让瑟琳娜变得安静起来。

    阿普杜伊请克里恩先生离开之后,弗兰克才笑着说道:“瞧,这就是工会的力量!今天我们来这里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希望你能够加入到工人工会当中。一旦你成为了工人工会的会员,你就可以享受到很多的权益和待遇,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我们所拥有的力量可不是你能够想象到的,最重要的是无论你出了什么事,我们为你讨回公平对待的费用,都将由工会出,你不需要付哪怕一分钱。”

    “当然,享受到这样的福利和待遇,你也需要有所表现和付出。比如说每个年五十分的会费,必要时参加工会的统一活动,以及一些有关于工作方面的安排和指导。如果你能够接受这三点要求,那么我将代表工人工会,欢迎你的加入。”

    杜林觉得这些人挺不错,加上格拉夫对他说的那些关于加入工会的好处,他立刻就同意了下来。随后克里恩先生送来了六块钱,杜林拿出五十分交给了弗兰克,算是今年的会费。

    弗兰克告诉他,希望他能够在一周内去一次特耐尔城工人工会总部,登记注册一下个人信息,建档储存并且通报全国。

    当杜林回到站台的时候,格拉夫就靠了过来,“怎么样,他们不吓人吧?”

    杜林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他们都是好人,还帮我从克里恩先生那弄到了六块钱。”

    “六块钱?”,格拉夫看了一眼杜林手上的绷带,一拍脑门,“你等我一下,克里恩先生也欠我六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