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蒸馏酒
    “还没有出来了吗?”,格拉夫眼白中都是红血色,这对他来说无异于一场豪赌,赌上的是他全部的身价。

    他是极少数在车站做搬运工还能够真正赚到钱的搬运工之一,每个月的薪水大约在十一块到十二块之间,这还是因为大家的速度都很快的原因。如果减少了搬运工的数量,他能够赚到的钱还会再往上提升。

    这次在杜林仔细的解说下,他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四十一块钱,作为他和杜林事业的“启动资金”。按照他和杜林之间的约定,如果成功的将低度酒变成了高度酒,那么他将在贩卖高度酒的利润中抽取四成作为自己的好处。对于这一点杜林并没有任何异议,最初他是打算给格拉夫百分之五十的利润。

    可这家伙一开口就降低了一成,杜林就算是个傻子都知道该闭上自己宽厚的嘴巴。

    有了格拉夫的四十一块钱,很快他就凑齐了记忆中所需要的一切东西。一个用来烧滚低度酒的小铁桶,一个有一根管子的盖子。管子从另外一个装满水的水桶中转过,从底部伸出来,下面有一个玻璃盆接着。这些东西其实并没有花费太多的钱,只用了四块五就全部搞定。如果不是需要铁匠为为盖子上装一根管子,以及将木桶和管子之间的缝隙填满堵死,其实三块七八就能够买到。

    真正花费了大量金钱的地方在于一边摆放着的一箱箱低度酒,以及一些糖,还有玻璃瓶以及他们现在所在的房子。这些东西才是消耗了大量启动资金的大头,而且是省不掉的大头。

    请了两天假,两个人一直在这间不大的房间里,格拉夫具有很高的警惕意识,将所有的门窗都用帘子遮住了,后来证明这是最愚蠢的做法,导致房间里的味道不是很好闻。

    随着小铁锅里的低度酒开始发出翻滚的咕嘟咕嘟声,杜林用几块石头压在盖子上,伸手摸了摸管子,立刻就弹开,有些烫手。当第一滴液体从管子的另外一头滴出来的时候,格拉夫几乎是扑过去将玻璃盆抱在怀中。管子里滴出来的液体越来越多,速度也越来越快,格拉夫深处颤颤巍巍的手,沾了沾玻璃盆底的液体,塞进嘴巴里。

    杜林干咽了一口唾沫,刮的嗓子都火燎燎的疼。这两天他也是拼了命,此时紧张的似乎都能够听见自己心脏噗通噗通的跳动着。如果成功了还好,可如果失败了,他会内疚的,毕竟格拉夫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继续来做这件事!

    看着格拉夫闭上了眼睛,五官都挤在一起,浑身都开始颤抖,杜林大脑一片空白,失败了吗?他有些颓败的叹了一口气,准备将炉火熄灭,格拉夫却突然喊了一声好!

    他欣喜若狂的放下玻璃盆一把将杜林抱在自己的怀中,用力的抱着,旋转着,脑子里被喜悦填的满满的。在遇见杜林之前,他根本就不知道廉价的低度酒居然能够变成价格高昂的高度酒,如果早知道能够这么玩,他还会在车站里做苦力?感谢天主,感谢你把这个混蛋送到了我的身边!

    他红光满面的望着杜林,“如果你是一个女孩,我现在就娶你。”

    “我觉得我的肋骨可能要断了!”

    格拉夫一愣,立刻将杜林放了下来,他知道自己的力气很大,可当他再次看向杜林的时候,杜林也一边揉着胳膊,一边看向他。两人眼里都闪烁着兴奋和喜悦的火花,紧接着大声且痛快的笑了出来。

    这笑声没有持续多久,楼上就传来dongdongdong的敲击地板的声音,隐隐可以听见一个嗓音尖锐的女人在叫喊,“还让不让休息了?该死的家伙,活该你们一辈子租房子住!”

    两人一愣,止住了笑声,却没有因为楼上女人的抱怨和诅咒就有丝毫的不快。他们再次回到了简陋到极致的蒸馏设备前,看着一小碗带着淡淡琥珀色的液体散发着其实并不怎么好闻的气体,却让两人都痴迷不已。这根本不是什么高度酒,这就是钱啊!

    杜林此时心跳的更快了,有些口干舌燥,他知道自己其实已经触犯了帝国法律,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丝毫害怕的情绪,反而觉得格外的兴奋,雀跃!如果不是为了避免引起注意力,他恨不得打开窗户高声的歌唱,来发泄心中的喜悦。

    “我们要烧到什么时候?”,格拉夫看着管子里滴出来的水滴越来越少,越来越慢的时候,他偏着头问了一句。

    杜林也不清楚,他迟疑着考虑了一会,“应该需要过一会吧?不如我们先把这些装起来,看看能装多少瓶!”,他一说完,两人就开始分工合作,将玻璃盆里的酒倒进了他们准备好的瓶子里,望着两个装满的酒瓶以及一个装了六七分的酒瓶,两人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兴奋,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怀疑!

    刚才他们三瓶低度酒做了这个试验,却出来快三瓶的高度酒,怎么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呢?

    格拉夫拿起那瓶不满的酒瓶仰头就灌了一口,紧接着就吐了出来,“呸,怎么这么苦?味道不对,而且度数也不高!”

    杜林立刻转过身打开了小铁锅,只看见小铁锅低下有一层焦黄色还冒着泡的粘稠东西正在余火下翻滚。他拿起一根小木枝挑了一点,吹了吹塞进嘴巴里,一股浓烈的香味和甜味让他脑子都有些疼。他猛地一拍脑袋,这时候才意识到,最初出来的一定是高度酒没错了,但是后来连水也一并过去了,只留下这些无法蒸发的东西。

    比如说酒中的糖,以及一些香料。

    既然知道了原因,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许多。他先把小铁桶里焦黑色的东西刮了出来,然后将低度酒重新倒进去,再次蒸馏了一边。约莫有一瓶左右的时候,立刻换了一个器皿。两人尝了尝玻璃盆里的味道,这次不仅很苦,而且还很辣。他将之前刮出来的焦黑色如糖浆一样的东西一点点加进去,不断的尝试之下,终于做出了被格拉夫认为是满分的高度酒。

    “我觉得我们已经可以销售了!”,格拉夫忍不住又喝了一口,天主作证,他从来没有这么痛快的喝过这样的高度酒,真的是太痛快了。火辣辣的液体进入肚子里,升腾起的却是一股暖意,而且他喜欢这样火辣辣的味道,就像他喜欢在卷烟中加入辣椒面一样。

    杜林却不这么看,“我们应该调查清楚市面上大多数高度酒的价格和味道,然后尽可能的进行改进,做出我们的特色然后才能够销售。有别于市场普通品牌的产品能够快速的为我们塑造出更好的口碑和价值!”

    格拉夫已经有些熏然了,他用小拇指扣了扣耳朵,问道:“那么我们能赚更多的钱吗?”

    杜林用力一点头,“能,能赚更多更多的钱!”

    格拉夫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一巴掌拍在杜林的肩头,踉跄了几步差点摔倒。天主啊,杜林的身体已经足够强壮了,可偏偏还是不如格拉夫。有时候杜林真的很怀疑,这个家伙的身体里面是不是有一个曜晶仓?他其实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机械?不然他从哪来这么大的力气?

    不过很快两人又面临了另外一个困境——他们没钱了!

    按照格拉夫的意思是先把这些蒸馏出来的高度酒拿出去换一点钱,然后用这些钱购买一些大众消费的高度酒回来品尝,可是杜林却又不同的意见。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贸然的介入这种本身就违法的行业中,绝对不是什么聪明人能够做出来的事情,可能又有一个什么疯驴之类的叫嚣着跑出来。

    而且如何经营好这份绝对能赚大钱的买卖,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策划。

    两个人只好又回到车站,等待着月底发薪水的日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