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加了辣椒面的卷烟
    在“码头”上工作并不是一件轻松的工作,每天大量的货物需要卸载或是装载,几乎从天不亮开始一直工作到深夜。

    这份工作的工资非常的低,强度又很高,所以很难招聘到充足的人手,这才有了协议上干不到半年需要赔付五十块的违约条文。至于为什么是半年而不是一年两年甚至更久,也是有原因的。这种高强度的工作可能在初期只能够带给人们疲惫的感觉,可是随着工作的时间不断增加,身体方面就不再是疲惫那么简单。

    缺少营养的补充,没有舒适的休息环境,夜里也会有蒸汽机车路过,久而久之积劳成疾之下,这些搬运工多多少少都会出现一些身体上的毛病,比如说骨骼畸形之类的“职业病”。按照资本家的想法,这些生病的工人已经无法继续承担起繁重的搬运工工作,在花钱养着他们,给他们吃喝住已经是一种亏本的行为,他们这些工人唯一的出路就是被一脚踢出去。

    可偏偏是事情不可能这么的顺利,因为有工会的存在。工会是一种让所有资本家都感觉到反胃恶心想要大口大口呕吐的东西,他们憎恨工会,又离不开工会,只能捏着鼻子尽可能让自己好受一些,在帝国法和神权法的双重关照之下,避开某些规则。

    比如说职业病算是工伤,要么车站为此付出一大笔钱送工人离开,要么就养着他们一直养到他们四十五岁为止。

    天主在上,别说养活他们,就算多付出五分钱对于资本家来说都是一种可以让他们感觉到疼痛的割肉行为,所以车站的协议都是六个月一签。协议到期之后车站会对那些要求续约的工人开一个条子,他们经过体检确认没有生病也没有骨骼畸形之后,才能继续签订协议。至于那些身体出现问题的工人则直接撵人滚蛋,履行完合同之后不管这些工人是不是积劳成疾,是不是因为在车站从事重体力工作而生病,都与车站无关。

    到了那个时候,工会可没有权力与借口和车站互相劈刀子。

    当然,杜林不会知道这些,在克里恩先生的眼里,这就是一个乡下来的傻子,用完六个月就丢出去任由他自身自灭!什么?学习?那是他女儿办的学校,为什么不介绍工人们去稍微学习一下知识,增长一点学识和教养呢?

    第二天一大早杜林就来到了车站,夏末秋初的凌晨已经有了一丝秋天的凉意。他双手擦着胳膊,给自己的身体带来了一些温暖。站在有油灯的站台边上时候,周围已经有了不少工人,准备迎接第一班的蒸汽机车。

    “新来的?”,一名三十来岁,精壮的就像是人熊的家伙只穿了一件背心,他嘴里叼着一根烟,又取了了一根,递给了杜林。

    在乡下的时候他们兄弟几人有时候也会偷克斯玛先生的香烟,每人抽上一口,吞云吐雾未必是想要过瘾,纯粹是一种欢乐的消遣。面对陌生人递来的香烟,他犹豫来一下,还是接了过来,以及为此道谢,“谢谢你的烟,我是杜林。”

    那个人熊拿出了一根火柴,在杜林的领子上一擦,顿时腾起一股浓烈的白烟。两人都偏着头躲避着那股据说是有毒的白烟,然后才凑到了燃烧起来的火柴边上,点燃了香烟。

    那家伙甩了甩火柴之后丢在了地上,又踩了几脚,碾了碾,深吸一口之后一边吐着烟,一边说道:“车站里是禁止吸烟的,据说其他地方都发生过在车站里吸烟导致货物被烧掉的灾难发生。”,他伸出手,龇牙咧嘴的笑了起来,“我叫格拉夫,很高兴能够成为你的工友。”

    杜林伸手与格拉夫握了握,顿时感觉到亲近了很多。社交的魅力就在于此,简单的一些对话,以及可能算不上是赠与的共享,就能迅速拉近两个陌生人之间的关系。

    “我和很荣幸,先生。”,杜林非常的有礼貌,他点着头吸了一口烟,紧接着就咳了起来。

    格拉夫大声的笑着,他拍了拍杜林的背,笑说道:“不要用先生那个词,那是上流社会的大人物才用的,叫我名字就好。另外,够不够劲?”,他摘下嘴角叼着的香烟,两根手指拿捏着在杜林面前摆了摆。

    咳了好一会杜林才穿过来起来,他再也不敢抽这个香烟了,咳的他脸色都有些苍白,“这里面到底都是什么东西?”

    格拉夫似乎非常的高兴并且自豪,“除了一小部分的烟叶之外,还有稻草,藤瓜晒干切成的丝,对了,还有一些血橙的皮和一丁点磨成面粉一样的辣椒皮。”

    “你放过那小子吧,格拉夫,谁能够受得了你那个东西?”,早就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立刻有工人笑着嚷嚷了起来。

    格拉夫一点也不在意,重新将香烟叼在嘴上,斜睨了他们一眼,“这家伙就能受得了!”,他用胳膊拱了拱杜林,差点将杜林拱的失去平衡,摔在地上,“你说是不是,好抽吗?”

    其实工人们抽的烟大多数都是这样自己添加了一些东西的卷烟,因为他们赚到钱的并不足以让他们有资格消费香烟这种昂贵的东西。他们平时会从车站里捡一些还剩下一公分左右的香烟头,将烟叶倒出来,收集起来。这些烟叶如果单纯的卷成香烟,可能捡一天的烟头也只能卷出两三根。可如果加一点料,多多少少也能卷出一包来。

    上流社会有上流社会的奢华无度,而底层社会也有底层社会的生存智慧。在尝试过很多种东西之后,大多数人都认可了晒干的藤瓜丝和晒干的血橙皮。至于格拉夫增加的稻草和辣椒粉……,那是他的个人爱好。

    杜林望着格拉夫真挚的眼神和眼底的期盼,善良单纯的乡下小子只能硬着头皮又抽了一口,脸色都快变白了,“不错,可以!”,说完话又咳了几声,让格拉夫哈哈大笑。

    杜林看得出,格拉夫并不是戏耍他,是真的开心的大笑。

    这时候远处的蒸汽机车开始鸣笛,工人们也都开始收拾收拾一下自己的工具,站在站台边上等待着卸货。

    当蒸汽机车到站之后,杜林才发现,所谓的一件“标准货”并不是说一个包裹,一个麻袋或者一个箱子,而是很多很多。按照他梦境中所了解到的一些知识,差不多有四个立方。其实想一想也对,如果只是来回跑一次就能给两分钱,恐怕车站根本不需要招聘工人,早就被工人挤爆了。

    格拉夫将两根两头系在一起的绳子递给了杜林,然后帮他穿过胳膊搭在肩头,在背后形成一个x形状,“如果只用蛮力的话最多跑五六趟你就没有力气了,用这个绳子绷住箱子的两个角,可以借助到全身的力气,相对轻松一些还不伤身体。”,说着他一拳锤在了杜林的肩膀上,“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兄弟!”

    上午的工作相对轻松一些,赶夜路的蒸汽机车并不多,到了下午才让杜林体会到了真正的疲惫。不断有蒸汽机车入站,克里恩先生也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一边呵斥工人,一边安排调度,几乎从一点多忙到晚上七点,才有喘口气的时间。

    双臂早已开始颤抖,连手都无法攥拳的杜林坐在餐桌边上,用颤抖的手拿着一块面包,低头喝着放在桌子上的肉汤。

    今天一天,按照工人们的说法,他赚了十二分。如果按照这样的进度维持下去,这个月他能赚到五块一,对于新手来说已经算是不错的成绩了。

    格拉夫此时也端着装满了肉汤的碗拿着几个面包走了过来,他坐在了杜林的边上,大口大口的撕咬着面包,塞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了,“晚上别洗澡,衣服脱了就睡觉,别做其他事情,不然明天你什么都做不了。”

    杜林始终相信有经验的人所说的话,而且格拉夫并没有说那些让他觉得荒谬的事情,只是让他不洗澡而已。不需要太久的考虑,杜林就决心相信格拉夫的建议,同时他也提出了一个问题。

    “克里恩先生告诉我过几天工会的人会找我,让我不要参加工会,我应该参加吗?”

    格拉夫脸上立刻流露出一种鄙视的目光,他回头看了一眼二楼上亮着灯的窗户,嘿嘿一声冷笑,“别听那个骗子的话,如果不加入工会,谁能够保证我们这些底层工人的权益?他只想从你身上捡便宜而,再说了,五十分的会费很贵吗?”

    杜林点了点头,一口将碗里的肉汤喝完,居然还吃到了有小手指甲盖那么大的一块肉。

    “我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