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找份工作
    如果这个时候不离开这里,那么杜林就要面对几名手持凶器的暴徒的围攻。他虽然来自于乡下,虽然看上去有些耿直,但是他绝对不是一个蠢货。

    看着疯狗维森拿着刀就冲了过来,杜林转身拔腿就跑。他不认为自己的肉胳膊肉腿能够挡住锋利铁器的招呼。

    一人在前面跑,几个人在后面追,追了差不多有两条街之后,后面几人喘着粗气跑跑停停,望着依旧跑的飞快的杜林消失在街角,气的连呼吸都变得难受起来。他们可是帮派成员,不是运动员,叫他们打打杀杀或许很在行,可是奔跑这种东西他们真的不擅长。

    “那个……小子叫什么?”,疯够维森扶着路边的路灯柱子,就像是一条累极了的哈巴口,吐着舌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胸口火辣辣的疼,一部分原因在于快速的喘气让气管中的黏膜变得干燥绷紧,而另外一部分原因,则是被气的。

    他身边的根跟班双手扶着膝盖弯着腰,同样断断续续的说道:“好像……叫……杜林?”

    停止了奔跑之后维森好受了一些,他一刀斩在路灯柱上,迸射出了几个火星,“让咱们的人找到他!”

    跑了很远一段距离的杜林没有发现追兵之后也喘着气停了下来,他很难受,不是因为自己可能要面临帮派的报复而难受,也不是因为奔跑难受,是因为他失去了一个足以让他走向成功的机会而难受。

    他一拳打在路边的墙壁上,这些该死的帮派成员,真的是太可恶了。

    同时,他心中还有一个疑问,安乐费到底是什么东西。

    自从他来到城市之后,就没有一件事顺利过,除了第一天就赚到的一块钱之外。没有人愿意招揽他,也没有赚钱的门路,每天都要窝在桥洞里忍受着难闻的味道。吃的东西也是最便宜的全麦面包,那玩意比砖头还硬,拿着石头砸上去只能留下几个白点。喝的也是路边水泵抽出来的地下水,这大半个月连一顿热饭都没有吃过。

    好不容易发现了一个可以让他实现自己人生愿望的机会,却又被这些人破坏了。

    有些丧气的绕过两条街回到了桥洞里,他需要好好的,安静的思考一下未来的路。可当他靠近桥洞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因为桥洞附近有很多野狗与老鼠,所以他清理干净桥洞之后用一块别人废弃的木板做了一个简单的门,在他离开的时候挡住桥洞,不让那些老鼠或是野狗溜进去破坏他的背包和衣服。

    可现在……那门板已经裂开,被人丢在了一边,他狂奔进桥洞,整个人瞬间变得心灰意冷起来。

    所有的东西都没了,包括了那个该死的香烟盒子。他将香烟盒子藏在了一块松动的砖头后面,现在那块砖头就在他的脚下,小铁盒不见了。

    这差不多一个月以来就没有一件事情如愿过,他一脸颓败的靠着桥洞的墙壁瘫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脸。

    为什么?

    这是天主对我的折磨吗?

    他第一次滋生出了就这么回到乡下,然后平庸的过完一辈子的念头。可很快,这股念头就被疯狂的火焰所吞噬,他双手缓缓放下,紧紧的攥成拳头,眼角抽动了几下。

    不,我不能就这么回去,这不是天主对我的折磨,而是天主对我的考验!冲过去,冲过去就是光明的坦途,如果倒在了这里,我一辈子都是一个不受人待见的乡下人!天主给了我宝贵的财富,我又怎么能够自甘堕落?没有什么能够难住我,不就是一些困难吗?来吧,斗个你死我活!

    他摸了摸口袋里的四个五分钱的硬币,转身离开了桥洞,现在他的想法不再是如何快速的成为一名上流社会的体面人,而是如何在这个城市生存下去,然后找到通往理想的道路。

    “你确定?”,一名头发花白,左眼眶里绷着一块金丝老花镜的老人低头抬眉望着他。这老人穿着非常的考究,得体的西装和白色的衬衫衬托出一种非常高贵的气质,面对老人的垂询,杜林用力点了点头。

    这是蒸汽机车车站的招工处,蒸汽机车是一种与杜林梦境中的火车有些类似的东西,都需要铁轨,但是动力源却不一样。火车是通过燃烧锅炉制造蒸汽来推动沉重的车皮,而蒸汽机车则是使用一种叫做曜晶的东西作为动力源。只需要将曜晶放在了机械的填料口中,加上一些催化剂,曜晶就能持续的释放出令人难以想象的热量和气体。

    这个时候加上一些水,蒸汽就出现了。就包括了路上形势的汽车,工地里的一些大型机械,几乎只要是机械,都以曜晶为原料。

    特耐尔城在杜林的眼中可能是一座繁华的大都市,但是对于整个帝国来说不过是一个边陲小镇,除了产出粮食和兽皮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好东西。

    哦对了,还有酒。

    虽然特耐尔只是一个边陲小镇,但是并不妨碍“特耐尔站”成为整个帝国铁轨交通中的重要一节。每天都会有蒸汽机车路过这里,卸载大量的货物,或是装载大量的货物,然后离开这里。

    无论是装载还是卸载,都需要人工来完成。据说在帝国最繁华的一些城市中,已经用机械来取代人力的工作,为此还爆发过不止一次的游行。

    当然,在这样的乡下地方,显然用人工更便宜一些。

    苦力,永远都是工作中的底层。但凡有些本事能耐,谁愿意用这种方式来消耗大量的时间和体力,来赚取最微薄的薪水?

    所以当杜林来应征搬运工的时候,车站的管理者需要再三的确认一下。

    “你可以称呼我为克里恩,在你工作之前,需要签订一份协议。协议中你需要在车站至少工作六个月的时间,在六个月内无论你因为什么样的原因离开了车站,都必须支付一笔五十块的违约金。”,克里恩从抽屉中取出了一份合同,放在了桌面上,“每个月的薪水是一块五,每搬运一件标准的货物,你就有两分钱的奖励。”

    “除此之外,我们会提供给你一个居住的地方,每天还有两顿伙食,这些不需要你另外付出什么,如果没有其他异议的话,可以在这里签字了。”,克里恩将协议调转了方向,食指戳在协议的最上方,向前一推。

    杜林望着桌子上的协议,憋了半天,才有些难堪的说道:“对不起,我不会写我的名字。”

    克里恩眉头一抬,并没有露出怎样嘲笑的表情,他微微的点了一下头,“不用难过孩子,很多在这里工作的人,都不会写自己的名字。”,他重新将协议调转过来,签上了杜林·克斯玛的名字之后,取出了一个红色的油泥盒子,“在这里按一个手印就可以了。”

    “虽然这么说可能会有些……,可是我觉得,你应该趁着年轻,至少学会如何读报纸,如何写自己的名字,你说呢?”

    杜林按过手印之后退了两步,他觉得自己离克里恩先生越进,离那张干净的红色的充满了贵气的桌子越近,越显得自己卑微。

    人应该是平等的,可是在这间房间里,面对着克里恩先生,他感觉到不任何一丝平等的东西!

    他低着头,应了一声,“是,我打算赚到钱之后就去找一个学校。”

    克里恩先生看了一眼协议之后取出一份,推到桌子的边沿,“很好,学习能够提升人的素养和认知。我知道有一个专门对年纪稍微大一些的人进行教授的地方,而且价格非常的便宜。当然你也应该明白,便宜的地方能不能学到东西,关键在于你自己。”

    他刚准备结束这次谈话,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签订了协议之后你就是车站的工人了,过几天可能会有工会的人来找你,我的建议是不要把他们当做一回事。”,他笑了笑,将协议放进抽屉里,然后双手十指紧扣,架在桌子上,“好了,你可以回去了,明天上午五点之前,到车站货仓报道,会有人告诉你你该做什么。”

    离开了克里恩先生的办公室之后,杜林常常的呼了一口气。

    既然一步登天只是自己一厢情愿而且可笑的狂妄,那就落在地上,脚踏实地的向前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