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生存不易
    特耐尔城位于帝国的南方西部地区,相较于东南沿海的盛景,特耐尔城就显得有些不那么繁华。但是对于生活在特耐尔城的人们来说,这里比起其他充满了泥土腥味的乡下,这里就是天堂。

    杜林充满好奇的眼神望着车水马龙的街头,尽管在梦中他见过比这更加繁华先进的城市,可那是只是梦,现在却是真实的。他掂了掂肩膀上打着补丁的背包,兴奋的在街头东张西望,同时也在盘算,自己现在应该先做什么。

    学习文化是必然的,满大街的文字他一个字都不认识,这会限制他将来的发展。其次他需要寻找一份能够短时间里养活自己的工作,不要求有多少薪水,有没有新水,只要能够有一个简陋的居所,以及两顿饭就可以。

    走在这陌生的城市街头,心中有一丝恐惧的同时,更多的则是对未来的向往,他感觉城市的天空比乡下的都更蓝一些,连空气都让人舒服。

    “喂……,那边的小子!”

    杜林循着声音望去,一辆在他看来有些滑稽,但是在这个世界确实最新款的汽车旁,有一个带着圆顶毛毡帽的男士对他勾了勾手指。

    “是的先生,有什么事吗?”,杜林立刻走了过去,他不是很清楚这位看上去非常有钱的体面人叫自己有什么事情,但是对于成立任何事情都感到新鲜的他并不是很在意这样的使唤。

    那个男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杜林,微微一偏头。在汽车的后面放着几个箱子,看上去应该很沉,“帮我把它们搬到四楼411房间。”

    杜林一愣,但很快脸上就充满了笑容,他将背包背好,走到箱子边上,用力搬了起来。箱子很沉,而且在箱子外面用木条打了支架,在搬起来的过程中里面似乎有一些液体在晃动。那男人好像很惊讶的样子,指了指路边一动五层的小楼,示意他快点。

    杜林搬着沉重的箱子有些气喘的上了四楼,他在乡下的时候已经是家中的主要劳动力之一,平时都要做一些沉重的体力劳动。这些东西虽然沉重,可还没有被他放在眼里。

    他走到楼上,按照钱币上学到的数字找到了411,应该就是这个房间。他用脚轻轻的踢了两下门,不一会门开了一条缝,一个面色有些阴沉的人在门缝后望着他,眼神有些阴森。

    “是楼下一位先生让我把这些箱子搬上来的。”,杜林解释了一下。

    门开的稍微大了一点,那个家伙探出身左右望了望,长长的走廊里静悄悄的,也看不见任何人的踪影。那个人这时候才把门打开,杜林注意到一个细节,那个家伙在开门的同时,右手背到了身后,又抽了出来。

    他望着杜林怀中抱着的三个箱子,脸上也有一些惊讶的表情,“你力气不小!”,说着让开了位置,让杜林进去,“把东西放在门后就可以了。”

    遵照他的吩咐将东西放下之后,那家伙有些粗暴的将杜林推出了房间,然后peng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望着紧闭的木门,杜林愣了一会,然后耸了耸肩,下了楼。

    楼下的先生没有离开,他看见杜林之后也没有说什么,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一元面额的纸币,塞进他的手里。不等杜林道谢,那家伙开着车就走了。

    望着消失在街尾的汽车,杜林吹了一声口哨,看来在城里赚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瞧,这才一个多小时,就赚了一块钱,顶的上普通人三天的收入了。

    人总是会对任何事情的第一次充满了某种自豪的感情,即使是一件蠢事。一边想着自己人生中第一次凭借自己劳动赚到的一块钱,一边在路边寻找接下来生活的地方。其实他最希望的是能够找到一间定做皮革器具的地方,皮匠这个职业永远都不会饿肚子,这句话是从一位到野苜蓿镇收购狼皮的酒鬼嘴里听说的。

    价值十分钱的一张狼皮——野苜蓿镇外总是会出现三三两两的郊狼,这些郊狼大多是被镇子里的一些家畜牲口吸引来的,也成为了乡下人最痛恨的东西。镇子上的人会用陷阱将这些郊狼杀死,然后完整的剥下皮,出售给每个月都会来一次的皮革商人。

    在那位皮革商人的口中,这些只能够卖出十分钱的狼皮,经过皮匠们精心的制作,能够卖出十几块甚至是几十块的天价!

    所以杜林觉得,如果想要尽快的改变自己生活的层次,成为一个皮匠学徒显然是最直接最快速的方法。

    其实他不知道,其他行业只要做好了也差不多。

    在城中转了一圈,几乎把他的头都转晕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城市,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马路和这么多的房子。

    当然,还有马路上的汽车。

    像之前的好事没有再碰到过,至于寻找皮匠……也没有找到。

    就着从路边水泵里取出来的水,啃着如同石头一样坚硬的全麦面包,杜林完成了他人生的第一步,在城市中过夜。

    同样的,他也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叫做孤独的东西。在一处桥洞里,他卷缩起身体,在呼啸着的风声中逐渐安睡。

    一连几天将整个特耐尔城转了一个遍,找到了三家皮具店,但是店主并没有招人手的打算。杜林又将希望放在了其他的工作上,比如说裁缝,木匠,或是其他什么看上去很体面的工作。不知道是不是他运气不好,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并没有人愿意招揽他。这也让他明白,理想与现实之间,总是有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

    在两周之后,他终于从无数次失败中找到了一条赚钱的门路——洗车。

    只需要一桶水,一块廉价的肥皂,一把自然干枯腐烂之后只剩下筋的藤瓜瓤和一块毛巾,就能够为路边的汽车进行清洗。这些东西加起来的成本不超过一块钱,洗一次车最少也能有五分十分的报酬。如果一天洗个十几二十辆车,岂不是很快就能够发财?按照梦境中所经历过的一些经验,这个时候扩大经营,雇用人手,形成自己的品牌效应……。

    似乎很有搞头。

    在来到特耐尔第十六天的傍晚,杜林提着一桶水走到了路边。他观察过,马路对面是特耐尔大剧场,每天都会有很多有钱的人开着车来这里享受歌剧和一些滑稽戏,这也是最赚钱的地方。

    当天色逐渐擦黑之后,特耐尔城就像从沉睡中醒来,活了过来!这座城市已经足够让杜林感觉到震惊了,他很难想象人们口中的“大城市”又是怎样一副场面。

    滴滴,汽笛将他的走神中拉了回来,一架新款的奥格姆汽车停在了他面前不远的地方。一名面色严峻,穿着风衣戴着礼帽的家伙从车上下来。他看了一眼杜林,拍了拍自己的车子,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两枚五分的硬币随手丢在了地上,头也不回的踏上了特耐尔大剧场的台阶。

    真是一个傲慢的人!

    杜林微微摇头,提着水桶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想,如果将来我有一天会成为比他还要富有,还有体面的人,我可不能像他这样傲慢!

    人,和人,应该是平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