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二零章 向金钱致敬【3】为“秋赏繁樱”加第[7]更
    财政部的副部长正在休息,在办公室内休息。他的工作非常多,偶尔能有一点空闲时间就会尽可能的让自己有一点休息的时间,以应对接下来沉重的工作。他这次有二十分钟的时间,二十分钟之后就会主持一翅议,由“世纪诈骗案”所引发的一系列问题都需要解决,现在他正在负责这件事。

    刚刚陷入到沉睡中还没有五分钟的时间,桌子上的电话铃响起了,他捏着鼻梁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有些烦恼的提起了电话。任何一个人在休息的时候被人吵醒,都不会有什么好脾气,不管他是一个流浪汉,还是一个帝国的财政部副部长。

    “是我!”

    “部长先生,我认为应该暂时停止明天的庭审,可能出了一些问题。”,听筒中传来的声音副部长先生非常的熟悉,那是安普的声音。他和安普有过一面之缘,安普留给了他很深刻的印象,所以这次他让人去提示克拉克,如果找不到合适的人来侦破这起案件,可以考虑一下安普。

    此时他已经没有了以往对安普的好印象,拖了两个多月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就算是他提出的那个叫做杜林的家伙可能与案件有关系,也仅仅只是有嫌疑而已。这让他非常的难堪,他找的人和白痴一样乱撞了两个月没有任何收获,丑的不是安普,而是他这个副部长,所以他的语气也不是很好。

    “你又有了什么新想法吗?安普先生,我不得不告诉你,你已经没有时间了。我们都在等待着这场庭审的最后结果,希望你可以给公众和舆论一个满意的交代!”

    其实在抓到霍多克的时候,就已经有人认为这件案子可以结束了,有了主谋和策划者,官方也没有任何的损失,足以在面子上交代过去。至于股民损失的七千万资金能不能找回来,和是否结案本身没有太多的关系。不少人支持这个想法,但是也有人在反对。

    七千万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真的能够追回这笔钱,除了赔付给股民的那一部分之外,剩下的可都是“赃款”,应该予以没收。他们还拿出了一个赔偿方案,就按照梦工厂第一天挂牌的价格进行赔付,只需要拿出去一千两百多万就可以了,剩下的那五千多万可顶的上几个州的税收,能做多少事?

    能……落入自己口袋里多少钱?!

    正是因为有分歧,所以这件案子才没有立刻结案,而是让调查组进行侦破。两个月过去了,股民们的意见越来越大,加上前几天的游行示威,那些持有反对意见的人也开始头疼了。他们现在关注的不是七千万的问题,而是自己的政治生命问题。媒体肆无忌惮的报道让他们必须直面这个,可以说他们被媒体舆论给裹挟了!

    现在不是查不查杜林的问题,而是在公众舆论的绑架下,他们居然成为了涉嫌包庇杜林的人。所以无论这件案子本身和杜林有没有关系,有多少关系,庭审必须按计划执行。至于能不能审出什么东西,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有人会为此背负起这人,那就足够了。

    “可是……”,听筒中的安普辩驳了一句,“可是明天杜林很有可能脱罪,他雇佣了凯文,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凯文更早的插手了这个案子,成为了他的辩护律师,加上一些其……”

    副部长先生已经没有耐心听下去了,他是一名政客,他不是什么神探,不是什么探长探员之类的,安普所说的那些统统和他没有关系。他加重了语气,已经有点不客气了,“这些请不要和我说,你应该对你自己说,或者在庭审的时候对法官说。查杜林是你要求,说查不了也是你现在说的,安普,这不是儿戏!”

    “我会持续关注此事,我在帝都等候你那边的好消息,我还有事,再见!”

    安普的听筒中传来了忙音之后很快终止,接线员拔掉了他和财政部之间的连线,财政部那么忙怎么可能让一个已经结束通话的号码占用本来就不多的线路?

    挂上了电话,安普坐在沙发上,他抹了一把脸,抱着脑袋,一前一后的椅着。

    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次要出大问题!

    还是太急了!

    而且对帝都政治方面的问题看的太轻了!

    以前在地方的时候,无论安普说什么,地方上的行政长官都会配合他,不会给他期限,不会给他设置障碍,只要他能找到罪犯并且抓住罪犯,可以说整个社会都在支持他,配合他。

    但是到了帝都之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脚被束缚起来了,这个地方不能查,那个档案没资格调阅,不时还会有些人打电话来说着一些若有若无带着威胁的话语。

    他觉得自己最开始调查的方向没有错,抓住珠宝公司这条线一直追下去,一定能把杜林的老底都挖出来。一旦证明他就是黄金大劫案的主谋和策划者,这七千万的问题反而不是问题了。到时候帝国央行和新党会给他两个选择,要么被吊死,要么把损失的三千一百多万补偿出来。

    为了最大限度的自救,他就必须要动用手里的七千多万资金来填补这个漏洞。一旦他用了那笔钱,自然而然的也就把他策划了诈骗案的事实给坐死了,连飞都飞不掉!

    可惜啊,时间上的紧迫以及缺少各方的大力配合,加上伊利安本地对杜林的强力保护,让他没有办法在短时间里把杜林扳倒。给他一年到两年时间,他肯定能把杜林的尾巴抓住,然后把他揪出来,让公众了解到他真实的模样。

    他唯一缺少的就是时间,时间!

    所以他制定了一个新的计划,用胡安的死来做文章,想尽办法查到杜林身上,这样杜林就无法逍遥法外,他就有时间去慢慢收拾被关押的杜林,挖出他的一切秘密。

    这是他不得已而为之,并不是说这是必然的过程。他原本都做好了随时放弃这条线的准备,可突然间帝都舆论风云变幻,加上政治上的因素,他没有把杜林逼到悬崖边上,反而自己一脚已经踩空。

    这次,怕是真的要摔跟头了!

    他吩咐了调查组做好明天开庭的准备之后,独自一人离开了酒店,前往了杜林在海崖上的庄园。

    当都佛告诉杜林安普来访的时候,杜林还有些惊讶,但他依然接待了这位追着自己屁股不放的家伙。

    进了房子,安普脱掉了外套,他打量着这个奢华的地方,忍不住出声讥讽杜林,“三千万!杜林先生,你赚钱的速度可比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快得多啊,住这样的房子也自然不在话下。”

    杜林耸了耸肩膀,“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不过有一件事你说对了,我赚钱的速度的确很快!”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不管是杜林、安普还是凯文,都知道胜负已分,所以杜林既回避了安普口中三千万的那个问题,又间接的承认了。

    凯文也从偏厅里走出来,他和安普打了一个招呼,邀请道:“正好快到中午了,不如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这次安普没有回绝凯文的邀请,很快他们就坐在了三楼半露天的餐厅中。烤盘里的牛肋骨正在滋滋发响,一个电话就从亚历山大那里借来了一名不错的厨师,还附带了一些精美的食材。德芙给三人倒上了酒,然后退到了一边。

    杜林端起酒杯扬起,“第一杯敬什么?”,他看向了凯文,凯文眼珠子转了转,望向了安普。

    安普突然笑了一声,他也端起酒杯扬起,“敬财富!”

    “不错!”,凯文跟着举起杯子,“我喜欢你说的这个东西,每个人都喜欢金钱,我也是。”,他补充了一句,“敬财富!”

    三人的酒杯碰了一下,抿了一口,冰凉的烈酒入口时还有一丝寒意,很快就化作烈火让三人的身体开始发热。分别放下酒杯之后安普低着头,有些颓废,“很长时间以来,我都认为法律是世间唯一的真理。我要感谢你,杜林先生,你让我知道了在法律之上,还有一种叫做金钱的东西,比法律更加接近真理。”,他很真诚的看着杜林,“你给我上了一课,我感谢你,真的。”

    “可以和我说说吗?明天我会遇到怎样的局面?”,安普真的有点好起来起来,“我会有怎样的结局?好的?还是坏的?”

    杜林摇着头,“你知道我明天会穿什么样的衣服去法庭吗?”,安普摇头,杜林笑说道:“正是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所以才对明天有了期待,期待会带来惊喜,而这就是我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你说呢?”

    安普想了想,再次举起酒杯。

    他很少喝酒,几乎不喝酒,但是这一次,他喝多了!

    他没有办法不把自己灌醉,这一局他输了,输在错误的认识自己,错误的认识这个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