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八章 前夕【1】
    在海军的“保护”下,安普很快就拿到了布鲁尼口中所说的证据,一张纸条,上面写了时间和地点,但是没有其他的信息与字眼。布鲁尼告诉安普,杜林是一个非常谨慎的家伙,他不可能留下任何直接的证据,只写明了时间和地点。至于他要做什么,则是传递这个信息的报童口头上传达给他的。

    杜林要求只一个,胡安要“自杀”。

    安普拿到这个纸条的时候感觉有些古怪,古怪的地方在于这张纸条上所注明的时间和地点有一点模糊,他不确定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只是本能的把这张纸条放进了证物袋里,然后找到了布鲁尼所说的那个报童。报童只有十二岁大,奥格丁人,父亲在一场工地垮塌事件中死亡,母亲一人需要养活三个孩子,所以这个叫做柯比的小家伙早早的担负起分担家庭重担的责任,通过送报来赚取微薄的薪水补贴家用。

    根据柯比所说,当时杜林让他把这个纸条交给第五区一个叫做布鲁尼的家伙,同时还要求他转告布鲁尼一句话,原话的内容是“胡安自杀了”。他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按照杜林要求的那么做了,为此杜林给了他一块钱的小费。

    越来越多的证人浮出水面,越来越多的证据都指向了杜林策划了这起“谋杀案”,安普在振奋的同时也感觉到了似乎有阴云笼罩在自己的上空。他有一种自己都说不清楚的感觉,就像是……落水了一样,周围的海水挤压过来让他感觉到胸闷,难以呼吸,可他想要挣扎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

    眼看着证据链已经趋于完美,帝都方面的口供也传递过来,同时一直在关注这件案子并且点名安普的财政部副部长,给安普打了一通电话。他的意思很简单,如果你认为杜林是这起实际诈骗案背后的策划者、主谋以及执行者,如果你觉得你手里的证据可以先把他拉下水,那么就去做。

    如果不行,麻烦你考虑一下在最后的时间里能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情。

    实际上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指控杜林实际诈骗案有关系,有的也只是一些间接的证据,比如说卢克那涉嫌匿名资金账户的六百万,据他自己所说本来应该是转给杜林的。如果他没有撒谎,杜林绝对在这里面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只有先把他收监关押起来,才能够抽丝剥茧慢慢的将胡安谋杀案转移到实际诈骗案上。

    这么做有点违反操作,不过在七千万的资金面前,上面会默认这种不太正规的做法。

    在各方压力之下,安普最终还是决定控告杜林策划了胡安的死亡!但是他选择的方式非常的机巧,他只是控告杜林涉嫌买凶杀人,其他事情绝口不提。

    这么做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在于以后如果找到了关键性的证据,就可以直接控诉他谋划并且实施了黄金大劫案以及世纪诈骗案,不会因为帝国法中的规定让他回避这两起案件。但是这也有一个坏处,坏处则是胡安这起案件从头到尾都发生在伊利安,庭审也会放在伊利安地区的法庭,而不是在帝都。这就让本来很有把握的案件有了一丝安普不愿意看到的变化——杜林在这个地区的声望、地位都足以直接影响陪审团的决议。

    他向帝国最高法庭申请,从其他城市以及地区,调集一批陪审团成员组成新的陪审团,全程参与此案。

    对此帝国最高法庭同意了安普的诉求,并且将这起买凶杀人案的第一次庭审放在了二月一号。

    就在离开庭只有最后两天的时候,杜林回到了伊利安。

    “这次出行发生了一点意外,比计划的要晚回来几天。”,杜林把外套教给了德芙之后,走到了沙发边上坐下,惬意的舒了一口气。在任何地方,都没有在自己的家里舒服,他可以肆无忌惮的把脚翘到茶几上,也可以毫无形象的深陷在沙发中,不会有人说他的不是,因为这里是他的窝。

    凯文应答了一声,注意力集中在影像播放器,也就是被杜林称之为电视机的东西屏幕上,播放的是去年上映的一部电影。以凯文这位大律师的身份,想必他也没有时间到电影院中去浪费,一小时几百块的谈话费早就把他牢牢的栓死在律师事务所中。生活总是这样,你得到了别人更多的东西比如说金钱,自然也会失去比别人更多的东西比如说自由。

    杜林看了一眼,然后非常可耻的剧透了一下,“那个男主后来死掉了,女主和邻居结婚了。”

    下一秒,凯文回过头来怒视的杜林,两人互相瞪了一会,凯文才爆发起来,“该死,你毁了我前面快一个小时的期待!”,他挥舞着胳膊,有点激动,一脸的不痛快,“法务部真应该为你这样的行为立法,说出后面的剧情和结局的人都应该闭嘴一个月!”,他气呼呼的跑过去关掉了电视机,再也不想看下去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同时又笑了起来。

    “情况怎么样,和我说说,我对你做的事情比较感兴趣。”,杜林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他最近的烟瘾有点大,“安普咬勾了没有?”

    凯文笑而不答,过了一会才羞恼的解释道:“我发现我透露什么都起不到任何作用,好吧,安普咬勾了,帝都那边有消息传过来了,他这次并不想着急着起诉,但是有人给了他很大的压力,逼着他这么做。是你出力了?”

    杜林点了点头,他以“线人”的身份卖了一点情报给特稿社,这些消息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些受损严重的股民从报纸上看到了有关于案件的最新进展,据说已经锁定了目标,但是苦于嫌疑人身份特殊,所以调查局暂时没有任何新的进展。据消息灵通者说,帝国警务调查总局和财政部打算冷处理淡化这件事。

    通俗的说法,就是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等时间长了人们自然就淡忘了。于是那些感觉自己被蒙蔽了的股民愤怒的走上街头,在帝国警务调查总局和财政部外游行示威,并且严肃抗议他们对“杜林”的包庇行为。

    官方一方面在调查到底是谁走路了风声让媒体把这个消息捅了出去,一方面迫于压力,让财政部的副部长转告安普,只要有可能,那就开始吧!现在他们已经被股民和舆论架在火上烤,不提起诉讼,他们可能要背负很长一段时间的骂名,甚至会有人对他们发起弹劾。如果诉讼了,至少这个锅不会由他们来背,而是由安普,以及已经被抓捕的霍多克、卢克等人来背。

    在这样的情况下,本来打算想要申请更多时间的安普,只能点头同意,在高层的运作下一切都简化了流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伊利安,集中在了杜林的身上。

    凯文对着杜林竖起了大拇指,这种自己举报自己的行为真的是风骚的可以,但偏偏还最管用。他一直以来最担心的就是安普会觉得证据链不够完美,暂时不起诉杜林,在这件案子表面结案之后继续秘密搜集证据,然后找机会再把杜林扳倒。

    这样的案例实在太多了,而且操作方法也很方便。很多时候一件案子终结了并不意味着调查工作也结束了,在调查局中有一个词,叫做“补充调查”,目的就是为了将一些可能涉案,但是没有证据支持定罪正在逍遥法外的罪犯送进监狱的工作。至于如何操作一起已经经过法庭审理最终审判的案子?

    那太监了,就比如说他们手里的那个卢克,只要他们操作一下,让卢克为减刑发起检举,举报还有其他没有被抓获的参与者,顺理成章的就能把杜林栽进去。

    可杜林这先一步把对方和自己都逼到悬崖边上的方法,减轻了自己的压力,还把压力转移到了安普的身上,不可谓不高明。

    这就是凯文敢于和杜林一起“犯罪”的原因,大家都是老狐狸,一加一只会大于二,不会小于二。

    “那么接下来就看我的吧!”,凯文拍了拍胸脯,打了一个电话。

    同一时间,在帝国第一监狱里,布鲁尼在一名狱警的看守下,离开了他单人的牢房,缓缓的步入了监狱的餐厅。餐厅很大,可以容纳一千多人,在帝国第一监狱里,还有十个这样的餐厅,犯人们会按照顺序分为三批轮流用餐。

    布鲁尼因为涉案的特殊性,他是第二批用餐服刑人员。

    他有单独的监舍,也有单独用餐的桌子,但是他需要和其他人一样,自己端着盘子从厨师那打一份饭回来。前几天他表现的都很老实,这让狱警有点麻痹大意,他离布鲁尼稍微有一点远。

    监狱中缺少娱乐活动,很多人都把枯燥的时间用在健身上,这让很多犯人的体味问题十分严重,还没有靠近他们就能够闻到一股子狐臭,或是汗馊味,所以没有必要的情况下狱警并不喜欢靠近他们。

    当轮到布鲁尼打饭的时候,他端着盘子正要离开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间失去了重心,整个人向前扑去,所有的晚饭都浇在了一个浑身上下都是纹身的壮汉身上。

    餐厅,瞬间就乱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