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七章 人证【4】为“秋赏繁樱”加第[6]更
    “在没有见到安普先生你之前,我听说过很多关于你的事情,比如说神探啊之类的传闻,可没想到安普先生你的胆子这么小。”,有点怪异的腔调在这深夜中的墓地里给人一种心里发毛的感觉。

    安普吸了一口烟,平复一下被这家伙突然间出声吓的乱蹦的心跳,他等了一会,才发声,“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并不重要,你说你知道胡安自杀背后的真相,我是为此而来,我相信你也是为了这件事来这里等我。那么我们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说点我们都感兴趣的东西。”

    那人一直没有动,就蹲坐在墓碑的背面,敲墓碑遮挡住了月光,将他收拢在黑暗中,也因此让安普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这个家伙。此时安普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能够在黑暗中分辨出这是一个带着软边探险帽的家伙,帽檐压的很低,至于他穿着什么衣服,安普看不清。

    那人嘿嘿一阵怪笑,“好吧,就让我来说点我们感兴趣的东西。胡安是被人打晕之后丢下去的,那老东西怎么可能敢自杀?他要是有那样的勇气,为什么不尝试着把杜林干掉再自杀?或许他把杜林干掉他就不用死了!”

    安普注意到这个家伙说的句子里用“老东西”来形容胡安,这意味着这个人和胡安之间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不管是仇人也好,还是好友。从他后面有些恨其不争的口吻来看,这个人不仅和胡安有关系,与杜林也有关系,很有可能还和杜林有矛盾。

    安普抿了抿嘴,“你知道是谁把他丢下去的吗?说点有用的东西,你告诉我的这些,我都已经知道了。”

    “你知道?”,那黑影中的家伙惊愕了片刻,然后语气有些不善的哼哼着,“你说谎,你不可能知道,当时没有任何人看见那个家伙,除了我!”,安普没说话,继续看着他,那人才悻悻的说道:“如果你不信那就算了,但这就是事实。”

    安普弹了弹烟灰,让烟头的亮点更加明亮了一些,他吸了一口烟,吐出了浓浓的烟柱,“这位……先生,你主动向我说明这些,你想要做什么,或者说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安普始终认为动机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实际上在很多庭审中,经常会出现有了一定的证据支持检察官的控诉,可最终却会判嫌疑犯无罪的情况发生,导致这一现象出现的,就是动机问题。

    曾经发生过一起很特别的案件,在某个地区出现了一个叫做流浪者杀手的连环杀手,他的目标就是街上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这个杀手经常选择深夜作案,没有特定的地点,没有特定的选择,随机性很强。他的作案手法并不复杂,用路边随处可见的石块,对着那些沉睡的流浪汉脑袋来几下,然后就迅速的消失。

    最终这个案子锁定了一个犯罪嫌疑人,一名当地小有名气的富豪。警方从他的汽车上,以及一个偏僻的小树林里找到带血的证据,还有两名目击者的证词,但是最后在律师的游说下,最终他被无罪释放。原因很简单,动机不过关。一方是小有名气的体面人物,一方是贫穷的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双方之间没有任何的联系,没有任何的矛盾和利益冲突,富豪没有任何理由去杀害这些流浪汉。

    至于血迹,因为无法辨识这些鲜血到底来自何方,最后陪审团认为富豪和这件案子没有关系,当庭释放。

    动机是很重要的一个东西,也可以把动机看作是目的,每个人做每件事的时候都有动机,都有目的。饿了,所以要吃饭,渴了,所以要喝水,这些都是动机,那么这个家伙的动机是什么?

    流浪汉沉默了片刻,才低声说道:“我就是那个把胡安推下天台的人……”

    安普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脑子一嗡,连手指间的香烟滑落了他都不知道,但他知道另外一件事,突破口找到了。

    有了这个特别的“证人”的加入,一些在安普看来的疑点迎刃而解,虽然还有一些解释不清的东西。至于这名愿意出庭的证人为什么要检举杜林,也和安普有关系。安普的到来让杜林感觉到了压力,安普那高达百分之百的破案率实在是有点吓人,所以为了避免出现问题杜林打算除掉他灭口,他先一步发现了这个情况然后逃了出来。

    伊利安都是杜林的老巢,在这里无论是警察,还是市政厅都是帮杜林说话的。自称是杜林手下的家伙道出了实情,想要通过本地官方的协助来抓到杜林,是根本不现实的,甚至在警察局里都有杜林的人。他为此还举了一个例子,就是阿比恩谋杀案中那个枪手在警察局里莫名其妙上吊的事情。

    这件事安普已经通过探员的情报搜集知道了,也印证了这个家伙的确可能是胡安自杀案的幕后凶手。

    就在两人交流情报的时候,安普突然听见了从另外一边传来了一些噪杂的脚步声,那躲藏在阴影中的家伙立刻转身就跑。如果在白天,这奔跑声可能不太引人注意,但是在这寂静的夜里,那些踩着枯枝奔跑的声音就有些刺耳了。

    隐隐听见有人喊着“在这边”,远处几个油灯忽隐忽现,一群人追了过来。安普暗骂一声,快速的追着那个凶手跑了过去,没跑几步,那群人可能是把安普当做了他们的“目标”,居然直接开枪了。子弹就落在安普的附近,他一边咒骂一边借助那些墓碑躲避射击。

    枪声撕裂了黑夜的沉寂,传了很远,不到一分钟时间两辆车的大灯就出现在墓园的门口,那些追过来的人脚步一顿,开始逃离。

    警务调查局的探员从车里下来的时候安普正好与他擦肩而过,他侧着身指着那群朝着相反方向跑去的人,一边跑一边喊道:“抓住他们,小心点,我去追证人。”,他奋力的奔跑,一边跑一边喊道:“他们已经走了,你现在安全了……该死,只有我们能够保护你!”

    或许是他的喊话起到了作用,正在奔跑的那个家伙放慢了脚步,“杜林在这座城市想要杀人,谁都无法阻止他,你们靠不住的!”

    安普也放慢了脚步,表现出自己的诚意,“只要你愿意提供证据并且出庭作证,我们绝对能够保证你的安全,而且我们会立刻把你转移到帝都那边去。杜林就算再有钱,也没办法干涉到帝都那边!”

    那人终于停了下来,他略微喘着气,惊恐的眼睛在月光的照射下散发着惊悸的光泽,“我什么时候能去帝都?”

    安普咬了咬牙,“明天!”,借着又补充了一句,“一大早!”

    此时的凯文听到现场传来的消息,他大笑了一阵,然后摇着头坐着一辆不起眼的车离开了第五区,鱼儿上钩了。

    这不能怪安普笨,任何人在一个死胡同里呆久了,一旦发现有办法冲出去,就会不顾一切的抓住这个方法。离上面给安普的最后期限只有九天,九天之后杜林就会彻底摆脱这件案子对他的影响,嫉恶如仇的安普怎么可能会放弃这个可能的线索?而且做戏总要做全套,去抓捕“证人”的那些人中有两人“失手”被抓,这些都是凯文送给安普的大礼包,想必那个家伙一定很满意。

    事实也的确如此,一晚上就在案情方面有了重大的突破,让整个调查组上下非常的振奋。他们一边将详细传递给帝都方面,一边安排人保护好三名“证人”,并且要了第二天一大早的船票,直接送这三人去帝都关押。等那边撬开了他们的嘴之后,加上那个叫做“布鲁尼”的证词,以及他提供的证据,足以让杜林栽在这件案子上。

    抓住了杜林,剩下的就是撬开杜林的嘴,两件大案加在一起,绝对能够让那个家伙上绞刑架!

    虽然这件事中还存在一些没有解开的疑点,以及这件事有点……顺利,不过安普相信帝都方面一定会配合他在这边的工作,拿到最真实的证词。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面发展,安普也终于能够睡一个好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在重重保护下他们将三名证人送上了去帝都的船,与此同时他们也发现了有些人隐藏在附近盯着他们,安普心头稍定。等船走远了之后,他立刻带着人前往了市政厅,要求市长大人沟通海军方面,给予他们有力的保护。如果市长大人不配合,他或许会请求帝都方面,让新党高层或者军部高层亲自下令。

    毕竟这是一件涉及到七千万现金的“世纪大案”,高层对此也十分的关注,那笔钱实在太多了,多到有些人都动心了。

    在安普的极力要求下,市长大人不得不拨通了海军驻守的司令员电话,把这边的情况告诉了对方。海军方面立刻派遣了一个十二人的作战小队来保护安普以及他同行人员的安全,直至他们离开伊利安地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