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六章 导演【3】为“秋赏繁樱”加第[5]更
    安普在算计杜林的时候,凯文也在算计安普。

    律师和检察官永远都是死对头,一个是为了钱可以下地狱,一个是为了自己的正义可以把别人推下地狱,说不好到底谁更圣洁一点,反正都是为了自己所认为的“正义”。检察官想要把那些有钱人送进监狱里,律师就是富豪们的最后一道防线,这要多多感谢新党的上台,至少让律师有了用武之地,而不再是权力笼罩下的遮羞布。

    凯文调查过安普,安普也调查过凯文,毕竟两个人中一个是检察官里升起的领军人物,一个是律师行业中的明日之星,把对手了解透彻了,才能够在可能正面对垒的舞台上保住自己的战绩。

    凯文摸着光洁的下巴,他抱着胳膊站在二楼的房间里,望着平静的大海。

    杜林给自己留下了一条还算完美的后路,他通过控制胡安自杀,在胡安胃囊里藏了一封遗书的方式来布置陷阱,让安普无功而返。只要度过这最后十来天,帝都那边就会有新的想法,这件案子差不多到此就为止了。凯文并不清楚杜林的全部计划,但是他已经感觉到杜林的大致想法。

    根据帝国法的规定,任何罪名只能够对同一个人起诉一次,也就是说如果这起金融诈骗案安普对杜林提起了正式的诉讼,那么杜林只要洗脱了自己的嫌疑,哪怕以后发现了新的证据都无法在通过这起案件起诉杜林,杜林就算是真正的脱身了。但是安普会那么做吗?他会在没有足够的证据下直接起诉杜林吗?

    凯文认为,这不可能。

    安普情愿掌握着手中的证据,在日后慢慢的收集到了他认为可以给予杜林一击致命的证据时,才会对杜林提起诉讼,然后一锤定音。

    而他要做的,就是让安普站出来对杜林发起诉讼,接着他对安普发起反诉,在摘脱了杜林罪名的同时,以诬陷、诽谤、迫害、伪证的罪名把安普告上法庭。一旦任何一项控诉成立,安普就完蛋了,而他将再上一个台阶。

    那么,怎么让安普自认为掌握了一切,来控诉杜林呢?

    他手里的证据肯定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不然以凯文对安普的了解,他早就申请抓捕杜林了。

    他眼睛一亮——炮制证据!

    作伪证和炮制证据严格意义上来说都是性质恶劣的犯罪行为,这和那些激情犯罪以及突发性犯罪不一样,这是有预谋的在知道后果的情况下,依然选择践踏法律和良知道德的行为,可以说不被发现还好,一旦被发现就是重罪。可凯文不在乎,他和安普一样精通各类法律,甚至可以说他比**官以及制定法律的那群人更了解他们制定出来的是什么狗屁玩意,所以他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行为“触犯”了法律的界限。

    哦不,他没有触犯法律,他是无辜的。

    他立刻按照杜林留下的联系方式,联系上了杜林,“嘿,伙计,我有一个想法,不过需要你给我一点帮助。”

    “说出来听听,最好实际一点。”,听筒中杜林的声音似乎有点走调,凯文偷笑起来,他知道这家伙一定在头疼。

    凯文事无巨细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我打算帮助我们那位朋友安普,帮他弄一套他认为有点冒险,但值得付出的证据链。只要他起诉你,他就一定会完蛋。”

    “那我呢?”

    “你?”,凯文嘿嘿的笑着,“你不是有你自己的退路吗?而且到时候所有证据都会被证明是造假的,证人也会翻供,加上你手里的那些东西,你觉得人们会怎么看安普?”

    凯文说到这里的时候杜林已经明白了,这就是一个真正的魔鬼,就像特耐尔城里那些人对他的评价,他就是魔鬼代言人!一旦证据出现造假,一旦证人翻供,加上自己手里能够证明自己情报的线索,别人会认为凯文为了某种他不愿意承认的东西,制造伪证企图构陷杜林。

    这种行为对律师们来说可能并不算什么,甚至会有不少富豪喜欢这种不择手段只为结果的律师。但是对于检察官来说,那绝对是致命的打击,他们身为正义的代言人,执行者人间的公正与公理,却主动通过犯罪这种极端的方式来左右公正的原则,他的检察官生涯不仅会到此结束,甚至还要获罪入狱。

    一旦安普脱掉了身上那层闪亮的保护套,他在监狱里活不过一个月。就算杜林不出手,那些被他送进监狱的帮派首领、明星政治家、不黑不白的富豪……,都会想要拿走他的生命来复仇。

    凯文这家伙,真不是个东西!

    但是杜林很喜欢。

    “把我的电话转交给何塞,我会安排一下,在我回来之前的这段时间里,他会听从你的吩咐。不过凯文,我必须在你动手之前和你说一声,如果有任何错漏让你‘不小心’把我丢进去了……”,杜林剩下的话没有说,有些话说出来反而起不到任何作用,不如让凯文自己去思考。

    毫无疑问,如果杜林陷进去了,凯文也绝对活不过一个月,他手里那七千万随时随地都能让七千个杀手接二连三的去刺杀凯文,凯文就算躲进皇宫里,也会有人把他带出来然后送他上路。

    凯文也知道这一点,他没有丝毫的担心,“放心吧,我们可不是第一次合作了,我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吗?”,说着他笑了起来,“我可是拿钱办事,一切都为了客户服务,对我来说,你就是天主!”

    电话最后交到了何塞的手中,何塞听完之后将电话挂上,憨憨的脸上也多了一些笑容,“凯文先生,boss让我转告您,您有任何事情都可以交给我来办,在伊利安,没有boss做不到的事情!”

    凯文一点也不嫌弃的搂着何塞的肩膀,朝着屋外走去,“那太好了,我就喜欢你这种保证,这也是我和你boss之间友谊的证明!”

    随后十几分钟,卡特从第五区赶到了庄园里,凯文交代了他几件事之后他就匆匆离开。吩咐完所有需要做的事情之后,凯文让何塞开着车,把他送到了第五区。

    在庄园里遥控指挥,哪有亲临第一线看着安普摔跟头过瘾?

    早上天才蒙蒙亮,房间里的闹铃声就将安普惊醒。他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眯着眼睛假寐了片刻,才叹着气走到窗户边上,拉开了窗帘。

    冬天的黎明来的格外晚,在夏天的时候此时太阳已经升起,但在这个时候整个城市还是一片漆黑。海面上传来的光线已经能够让路人看清城市中的风景。他梳洗了一番之后换上了衣服,刚准备出门,意外的看见了门后的地毯上,有一个白色的信封。

    他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走回房间里打电话通知了警务调查局的探员们,以及他的组员。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用一个镊子,将信封拾了起来,放在桌子上。他小心翼翼的拆开信封,从里面取出了一封信件,信件上有一段文字,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读了出来。

    “我知道胡安自杀事情背后的真相,晚上十点钟,公墓,等你十分钟。”

    他随后把这份信件传给了其他人看,然后收进了证物袋。他并没有盲目的乐观,因为他们这次来的时候没有大张旗鼓,可以说整个城市中只有杜林以及官方的人知道他们的身份。但是这个人却给出了目前安普最想要的东西,他是谁?他的目的是什么?他想要得到什么?

    这一切都是一个谜!

    他一边安排人去对信封和信纸做指纹采集,一边吩咐组员调查这段时间以来他们接触的人。他决定去见这封信的编写者,可他也要搞清楚这个人有什么身份,有什么目的。

    “或许,这就是本案的突破口,晚上我会带着武器前去,你们安排两辆车,不要靠的太近。如果我有什么意外的话会鸣枪示警,在我没有通知你们之前,千万不要过来。”

    一切都开始为了晚上的事情做准备,安普去警察局借了一件防弹衣,买了一套大一号的风衣,调查组的工作几乎完全停顿下来,在困境之中,每个人都在静静的等待这个突发的情况为他们指明方向。

    伊利安的公墓在第五区后面的山头上,位置比较偏远,也非常的幽静,平时很少有人会到这里来。公墓有专门的看护和清洁人员,除了看护是全职人员之外,清洁人员每三天才会来打扫一次。公墓有三个出口,里面有许多的植被,对方挑选了这个地方也是因为这里比较保密,也方便逃离。

    晚上,吃完饭的安普带着人来到离公墓有差不多两百多米的地方,他自己开着车,进入了墓园中。墓园没有大门,看护也早已睡了,他把车停在公墓外,直接走了进去。

    今天的天气不错,月光皎洁,整个墓园内的东西都清晰可见。他拿出打火机发出了一丝亮光,看了一眼手表,已经九点五十五分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轻咳吓的安普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他黑着脸转过身,看见了一个藏头露尾的家伙,蹲坐在一块墓碑后。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