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三章 误会!【5】为“秋赏繁樱”加第[4]更
    没有出生在那个时代的人,永远都无法了解到克斯玛先生在那个时代伟大的声望,他就像是一个传奇,撕裂了黑暗,迎来了第一线的光明。哪怕是在新党中,也有一些人对克斯玛先生记忆犹新。如果说帝国皇帝和贵族统治着白天,那么克斯玛先生就统治着黑夜。

    一声巨大的枪声响起,新出现三辆车中的第一辆,摇摇晃晃失去了控制,撞向了街边,在轮胎与路牙的碰撞中,车子翻飞了出去。树冠上再次出现了大量的水蒸气,憨厚的汉子擦了擦镜片,从树冠上彻底的下来。前面两次可以说是出其不意,但是第三次击发之后对方一定会找上门来,他得转移个地方。

    一边不断的埋怨着老爹,一边想着如何改装这把据说是某位王公的武器,他躲到了不远处的灌木丛中,半蹲在地,举起了手中的猎枪,再次扣动了扳机。

    一名从车子里爬出来的家伙被他打爆了身体,恐怖的场面让这些人心中畏惧。明明对方只有两个人,他们却无能为力,这种羞耻感让他们恐惧的同时,也生出了一种不愿意服输的劲头——可能吧,如果他们没有躲在车体后射击的话。

    克斯玛先生一点也不像五十多岁的人,每当他离开一个地方,必然在随后的两三秒内就会被子弹覆盖,可这些子弹总是抓不住克斯马先生。他就像是一个夜晚的绅士,独自在街道上跳起了华丽的舞蹈,每一声枪响都是为他伴奏的鼓点,子弹横飞的xiuxiu声就是那曲目。

    不到五分钟时间里,最后一声鼓点停下,一个躲藏在车体后的袭击者瘫软的躺下,他摸了摸胸口渗出的血迹,眼里闪过一缕困惑。车门上的小洞恰好映照出克斯玛先生“伟岸”的身影。他站在马路上,纹丝不动,对着灌木丛招了招手。

    憨厚的年轻人跑了过来,挠了挠头,“先生,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克斯玛先生微微扬着头,“扶我去撤离点,我好像闪着腰了。”

    夜晚的枪声惊动了不少人,奥尔奥多警察局局长被电话铃声从半夜中惊醒过来,他随意的披了一件外套乘坐着警察来到了案发地点。此时已经有许多警察将现场保护了起来,看着横死街头的十几个尸体,他一阵阵头疼。这可能是今年以来最恶性的案件了,关键是这起案件的双方都没有丝毫隐藏的心思。

    奥尔奥多作为坎乐斯州的首府并不是真的就像人们所看见的那样,充满了和谐与安宁。在人们视线之外的地方一样有着厮杀、火拼,但那些人非常的理智,他们将这些地点都放在了远离城市的地方。谁都知道州长是一个很认真的家伙,他不允许城市的范围内出现影响城市形象的事情发生。

    如果发生了,那么不好意思,无论这些势力背后是谁,都会被他连根拔起。

    但这次,真的是要出大事了。

    警察们忙着为火拼后残留的尸体查找信息,只有确定了死者之后才能够更加有效的找到火拼的另外一批人。

    就在他们忙着满城对照这些死者的相片时,克斯玛先生已经坐上了返回紫苜蓿镇的车。

    人们似乎忽略了什么,比如说医院中已经开始接受治疗,却不愿意“苏醒”过来的医生。比如说看上去是在睡觉,其实是被一脚踢至昏迷的产妇。

    不管这件案子还要闹腾多久,参与者们都已经远去,他们或许能找到什么线索,可也无济于事。

    两天之后,回到了镇子上的克斯玛先生在憨厚小伙的搀扶下回到了家里,克斯玛夫人脸上闪过一抹惊色,立刻推开了小伙子,亲自扶着克斯玛先生,并且检查他身上的伤势。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她看着他,他看着别处,过来好一会,他才脸色难看的说道:“腰闪了。”

    克斯玛夫人松了一口气,这时候才注意到克斯玛先生另外一只手提着一个篮子,篮子用一层淡蓝色的棉布盖着,这个篮子似乎在微微的晃动。她脸上顿时露出喜色,也不管克斯玛先生的老腰,从他手里把篮子抢了过来,掀开了棉布,整个人都快要融化了。

    “这就是小克斯玛先生吧?”,她撩开厚厚的被子,看见了她想要看见的东西,满意的把棉布盖上,外面的风大。她扯着嗓门叫来了孩子们,让他们把克斯玛先生扶回了家中。

    晚上的时候,乳娘已经将饿了有段时间的小克斯玛先生喂饱之后离去,克斯玛先生坐在摇椅上,叼着心爱的烟斗,望着天空中闪耀的群星,他在思考什么。

    好半天,他才缓缓说道:“这些人给我的感觉有点熟悉,我让人去调查他们了。”

    “你认识他们中的某一个?”,克斯玛夫人有些惊讶,他在外面的事情都告诉了她,所以她以为在这些人中碰到了比如说面相相像的人。

    克斯玛先生摇了摇头,“不是,是他们的眼神,和那个时候一样。”

    就在克斯玛先生怀疑这批人背后的指使者是自己的老朋友时,他的老朋友也同样的头疼。

    在医院那天克斯玛先生并不知道,在更远一点的地方,有不止一个人关注着这场战斗。

    “你是说有个人手里拿着两把怪异的手枪,还有一个隐藏起来的狙击手用了一把能够爆发出大量水蒸气的猎枪,是吗?”

    当时的监控者点了点头,“是这样,他们的主战人员手中的手枪看上去好像非常的华丽,像装饰品多过像武器。”

    门农指了指门,让这家伙离开。他向后靠在椅子上,脑仁都疼了起来。当他知道阿丽莎怀孕了之后,立刻就意识到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抓住杜林的小情人和他的孩子,或许他离那批黄金就更近了一些。他没有想到自己派去的第一批人莫名其妙就没有了回音,然后他派去了党派内精锐的执行小队去处理这件事。

    当时反馈的信息是有人也盯上了阿丽莎。

    这并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门农认为自己既然能够通过监视阿丽莎发现她和杜林之间的关系,那么那群未曾谋面的人也能发现。既然大家都发现了这个秘密,那么接下来就看谁的手段更有效了。他让人不要惊动对方,也不要发生冲突,等阿丽莎生产的那一天再动手。

    到时候万一不小心弄死了一个,至少还有一个在,这是双重保险。

    但他没有想到……,他双手盖在了脸上,这下麻烦了。

    按照这些人的描述,那明显就是克斯玛先生和雷顿那个混蛋,也许不是雷顿本人,可绝对和雷顿有关系。

    克斯玛先生的双枪是来自一名世袭侯爵的收藏,那是绝对的传世工艺,超越了普通手枪的长度让那对手枪具备了更远的射程,更高的爆发力,一直是克斯玛先生最心爱的武器。而那个会爆发出巨大水蒸气的长枪,应该就是当时威利公爵的猎枪。

    他想要骂人,已经小心翼翼的避开克斯玛先生那个家伙了,为什么又会在这件事上产生联系,那个该死的阿丽莎到底是谁,还有那个该死的杜林和克斯玛先生有什么关系,他们两个中谁才是克斯玛先生的家人,或者亲戚什么的?为什么那群混蛋没有调查清楚并且告诉自己?

    门农回想起曾经让贵族们颤栗的“架帖”,每当那个黑色的信封出现,就代表着有人要离开这个世界。他立刻坐了起来,召来了自己的管家,“立刻,立刻写一封信给克斯玛先生,告诉他这件事的原委,告诉他这是我们无心之失,我们不会在追着这条线了,请求他的原谅。”

    一想到克斯玛先生还能够如当年那样“风骚”的杀敌,门农就感觉腚眼一阵阵抽搐,这都算是什么事?!

    其实每个认识克斯玛先生的人都知道,克斯玛先生一样是人,但是在那黎明到来之前漆黑而漫长的岁月中,克斯玛先生用一个个贵族的脑袋,谱写了属于他自己的神话。收到“架帖”的贵族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幸免于难,无论是公爵,还是普通到一个男爵,都逃不过克斯玛先生的追杀。

    他受过伤,而且不止一次,最严重的那次他差点死掉。但他挺了过来,贵族的脑袋就摆放在那华丽的金盘中。似乎在所有人的印象中,克斯玛先生是无敌的,他或许会受伤,但他绝对不会死亡,连死神都畏惧克斯玛先生!

    当人们都敬畏着一个活着的神话时,他就是神话!

    包括了那场埋伏,克斯玛先生都能逃掉,并且救出了华特,他就是一个永恒不灭的神话。

    有些东西一旦刻进了骨子里,刻进了灵魂中,就绝对抹不掉!

    问题是现在神话要“降临”到自己身上,自己还有可能成为反面人物的时候,门农就有些不那么高兴了。

    他要补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