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七章 正义【3】为“耶稣卖狗肉”加第[6]更
    坐在车的时候三人都没有说话,问题想象的要麻烦,这不像威利斯那边杜林只是去做一下“指导”工作,愚蠢的赛布雷为了利益已经把杜林拖入到这场战争。如果他选择避战,或者不回应,这对他本人的声望,对他的计划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不仅要应战,而且还要打的漂亮,打的快。

    三人选择了在港口下车,他们站在港口,杜林散了烟,然后找了一个长椅坐着。此时已经不之前,都佛和艾尔利斯一只手都插在怀,戒备的看着从他们附近走过的人。他们这番作态,也让不少人情愿绕一下,都不愿惹麻烦。

    “调人的话恐怕不一定来得及。”,杜林吸了一口烟,徐徐的吐出去,吐成了一条烟柱。他又吸了一口,“而且我们的人还在那个叫做赫雷斯的手,一旦不能迅速瓦解这群人,他们可能会被杀掉。”

    这群走私团伙和当初伍德不太一样,格拉夫的家人在伍德手杜林一点也不担心,伍德是一个被城市统治者成功洗脑的失败者,他和歌多尔都是一个德性,一脑门子想要成为流社会的人物,却不仔细想一想,他们这种人,如果没有巨大的财富支持,如果没有有效的反抗手段,凭什么能够成为“流社会的绅士”?

    有时候杜林也不得不佩服特耐尔城的统治者,他们把之底层人物的心态抓的太准了,他们知道这些人最大的愿望是洗白之后成为等人,成为名流,所以他们为此编织了一个牢笼。当有人的实力超过了可控范围内,他们会把牢笼的们打开,然后等着他们自己钻进去。

    狮子只有在野外才是令人畏惧的,在笼子里不过是给人们取乐的工具。

    但是这群人不一样,他们不想成为流社会的人物,他们还在底层挣扎,他们只想要更多的财富,都是一些亡命徒。打了伍德的脸,伍德要按照游戏规则那样表现出自己的“绅士风度”,他不会动格拉夫的父母。但是这群亡命徒可没有什么约束,他们一旦被惊动之后,那五个人很有可能会被他们处理掉。

    所以这件事情要快,办的要好,最多不能超过一周时间要搞定。可从伊利安那边调人过来可不止一周的时间,杜林的眉头紧紧的抓了起来。

    他想过发动本地的瓜尔特人,可是这也只能是想一想,他没有威望,短时间里想要找个有威望的人站出来很容易,但是让他们愿意和杜林做事很难。确实,有利益可以趋势他们,但这绝非两三天能决定下来的事情。第一批货送出去之前一个月的时间,杜林开始给各地的瓜尔特人写信,诉明利害,这才有了第一步计划的实施。

    现在说,来不及了啊!

    他有些烦躁的将烟丢进了水里,水面映衬出货轮的倒影,他心里咯噔一下,像是打开了一个开关,立刻站了起来,说了一句我们走,带着都佛和艾尔利斯重新回到了货轮。

    杜林是海军重要的合作伙伴,所以用来运输的船都是那些训练舰修改的,一来是为了给杜林长脸,毕竟再怎么修改训练舰也是“舰”,军舰的外形是改不掉的。二来也是让杜林知道海军方面的诚意,万一在地面遇到了什么事情,只要他们往船一躲,算陆军来了都没用!

    海面之,还是海军的天下,没有首相和军部的命令,他们不可能放人。

    算有,他们也能拖一拖让杜林走掉,这是海军的底气。

    突然间回到船的杜林立刻惊动了正在休息室休息的舰长,舰长军衔是少校,这是他第二次为杜林运输货物。海军方面也告诉过他,杜林是最重要的客人,一定不能怠慢,任何要求都必须满足。毕竟每个月几十万的收入对伊利安地区镇守的海军来说,绝对是一笔惊人的收入。

    这些收入要是因为海军方面的问题弄丢了,估计小老头杀人的心都有了。

    少校舰长叫做蒙西,原本杜林和他说好要在这里停留大概四到五天时间,怎么突然间回来了?他穿好衣服戴帽子,立刻走到了舰长室,见到了杜林。

    “杜林先生,您是打算改变行程还是有什么其他事情?”,他主动让勤务员为杜林倒了一杯酒。

    杜林只是略作思索,问道:“蒙西少校,我有一笔新的生意,想要和你合作一下,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他在这句话加重了“你”这个词,意思是这与海军无关,和蒙西自己有关系。

    作为这条船的舰长,在离开军港之后蒙西是当之无愧的“总指挥官”,他只是稍微走神了一下,笑着回答道:“我不确定可以不可以,不如您说出来让我们商量一下。”

    杜林指了指窗外的海港,“我的人被城市里一群暴徒扣留了,这群暴徒买通了很多关系,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和抓捕。作为帝国的一员我认为有资格,也有义务为帝国公民伸张正义,为正义产出邪恶,舰长先生,你认为呢?”,他说完轻咳了一声,“当然,作为一名对社会有责任感的商人,我愿意拿出一万块作为犒赏,奖励帝国英勇的公民维护正义的行为。”

    前面半句话蒙西心里是不愿意的,在没有作战指令的情况下海军,包括了陆军是不允许进入城市的,杜林的请求让他有点腻歪。可后面半句话顿时让他有点心动,海军苦啊,他到了少校一个月也五六十块钱,加补贴什么七十块钱出头,一年也**百。能够陪杜林出一次海,算是出了一次“非战时非战斗任务”,回去之后单独有二十块钱的奖励。

    为了这二十块钱奖励几个少校差点打架了,要不是他和校关系不错,也轮不到他来做这件事。

    可杜林这一开口是一万,穿有一百多海军,一人给个二十块钱,也两三千块,剩下的他拿一部分,再给基地一部分,这妥妥的几年收入!

    在这一刻,蒙西正了正自己的帽子,一脸慷慨愤然的正义表情,“杜林先生,您说的这一切我已经明白了,作为帝国的海军,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行为在帝国的土地发生,请您放心,我立刻召集士兵!”,说着他啪的一下立正,挺直了背脊走到了舰长室的一角,提起了话筒,要求士兵集合。

    杜林坐在椅子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当海军开始为商人们服务的时候,他们已经烂掉了,从到下!

    很快,在甲板杜林看见了聚集在一起的士兵,这些士兵可不是那些乌合之众可以媲美的。尽管军部已经把海军的军费减到了有史以来的最低点,但他们必须保障各地的海军最起码能吃得起饭。要是连饭都吃不起,连军费都发不下去,估计海军早要闹了。

    现在的形式看去好像还可以,其实海军大佬都知道,一旦给军部找到了机会,肯定是要收拾他们的。所以他们并没有放弃练兵,以防突然出现的灾难让他们措手不及。

    “报告舰长,集结完毕!”

    蒙西看了一眼杜林,杜林点了点头,蒙西在向前一步。他目光如同鹰隼一样锐利,让每个被他目光触碰到的士兵都抬头挺胸,他满意的略微收了一下下颌,沉声说道,“这两天会一个战斗任务,身所有和海军有关系的东西全部留在船,不允许报任何名字,执行任务非战斗情况不允许说话,严格听从命令,明白了吗?”

    尽管不明白为什么只是运运货有了战斗任务,可军人始终是军人,他们立刻称是。

    蒙西点了一下头,“换装,然后港口集合,松散队形!”,他说完话对着杜林笑了笑,“我也去换一套衣服,您可以在下面等我们,我先失陪一下。”

    杜林说了一句请便,带着都佛和艾尔利斯下了船。

    在港口等待这些军人的时候,都佛低声问道:“这些人挺好用,以后是不是……”

    他话没说完,他觉得这些海军认钱不认人,以后要是碰到什么难啃的骨头,不如用海军来啃。只要不伤到自己人,多花一点钱杜林肯定也无所谓,毕竟那可是过手七千万的大老板!

    杜林却摇了摇头,“这种想法不能有,记住,我们只是商人。我们可以雇佣海军为我们运输货物,可以让他们在一定的范围内给我们方便,但是绝对不能有更多的想法。这次也是没办法,不然你以为我会用海军?”,他哼哼了两声,解释了一下原因,是怕都佛和艾尔利斯脑子不清楚,搞出纰漏来。

    “现在资本的力量正在迅速膨胀,已经引起了帝国的不安,如果资本的力量在和军队搅合到一起,谁走出第一步,谁是整个帝国的公敌!”

    都佛一听顿时明白了,惊出一身冷汗,他重重的点了一下,“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