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五章 谎言【1】
    “我们从来都不畏惧流血和战斗,我们永远都捍卫我们的权力,没有人能够从我们手里夺走它们,哪怕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正是因为有了如同布迪,还有你们这样的斗士,我们才拥有未来!”

    “我们不是低人一等的贱民,我们是先王和诸神的子孙,世界终将给予我们公正,请坚信这一点,不会太久!”

    “愿先王与诸神与你们同在!”

    望着远去的客船,布迪脸上露出了坚毅的面容。杜林的年纪或许不大,可他的思想,他的品德,他对瓜尔特种族的热爱,超过了这里每一个人!他才是先驱者,不,他是圣者,是瓜尔特人寓言中千年才能出现的圣者!他将引导整个瓜尔特民族走上复兴!

    布迪的手臂有些弯曲,他骨折的时间太长,已经难以完全接好,可他并不在乎。用一条手臂如果能够换来整个种族的崛起,他愿意付出另外一条手臂,以至于自己的生命。

    没有生活在痛苦之中,在无沮暗的泥潭中挣扎过的人永远不知道他们对生活的渴望,以及那被压抑着的对生活的热爱。没有人喜欢黑暗,每个人都愿意拥抱光明,当祈求无法换来光明的时候,只能用双手去撕裂这黑暗。哪怕为此将身陷地狱血海,粉身碎骨,也永不后悔!

    杜林的第二站就是蒙特尔,他对这个地方寄与了很大的希望,一旦蒙特尔的市场可以打开,不仅能够为他带来巨大的财富,也能够让本地的瓜尔特人的生活,上一个台阶。这是一个相对更加开放的地方,除了来自帝国内部的游客,还有很多来自帝国外的游客,多种文化的碰撞让生活在这里的人对新的观念有很强的接受能力。一旦瓜尔特人的地位发生了改变,将很快产生联动效应,并且辐射出去,让来到这里的游客感受到瓜尔特人的不同,只有人们对瓜尔特人的看法改变了,他们才能够得到更多的公平对待。

    杜林很清楚,一小撮人改变不了整个种族的命运,但是当这一小撮人带动一大部分人站起来的时候,命运就会悄然的改变。

    这批货中有接近四分之一,也就是三千箱酒是为蒙特尔准备的。有一个月的时间用于争夺火拼,就算赛布雷的是个傻子,恐怕此时也应该打下了一大片地盘吧?有了地盘,就会有不甘寂寞的人加入他。加入的人多了,不管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还是为了更好的管理这些人,他都必须向外扩张,而这也是杜林的计划之一。

    只是他到达了蒙特尔之后,感觉似乎这里的情况有些不太一样。

    这次赛布雷没有在他的小餐馆接待杜林,而是安排在了蒙特尔最豪华的酒店里,他可以了解赛布雷这么做的原因,可让他感觉到奇怪的是,他留下来的那五名同乡会会员,却没有来迎接他。

    吩咐了都佛与艾尔利斯一声之后,杜林换了一套衣服去餐厅见赛布雷。

    此时的赛布雷已经和上一次来时大变样,他穿着名贵的正装,每一个针脚细密的几乎难以让人发现,头发也修建了一下,光滑的胖脸更加的白皙,就连手腕上都带了一块差不多要三千块的镶钻手表。

    “我还在想是不是要给你打一个电话,我手里的货已经不多,你就已经到了,真的太及时了!”,赛布雷坐在餐桌的对面,十根胖的如同胡萝卜一样的手指交叉在一起,两枚蓝宝石戒指散发着幽幽的光泽。

    杜林笑了笑,“都卖完了?”

    赛布雷点了点头,“太好卖了,人们都抢着要,这次你带了多少过来?”

    “三千箱!”

    赛布雷满意的笑了起来,三千箱就是三万六千瓶,这意味着他又十几二十万的收入,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赚钱的买卖,难怪那些走私团伙一个个都是凶神恶煞。这么大的利润,恐怕就算那些富豪都要动心吧?不过他比那些人好一点,不需要冒任何风险,就有人把货送上门来,让他坐享其成。

    他对杜林的态度更加热情了,没有人会和钱有仇,他立刻让人将上一笔款项都拿了出来,并且还有一个精美包装的盒子,都放在了一起。他拍了拍皮箱,“货款一分不少,另外我个人再赠送你一个小东西。”,他将那个包装十分精美的行子推到杜林的左手边,一脸期待的催促道:“拆开看看,如果不喜欢的话我给你换一个。”

    赛布雷的口吻让杜林有些不喜欢,不过他没有计较,任何贫穷乍富的人心态上,性格上都会有一点变化,可以说是膨胀了,也可以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他拿着礼盒翻转了两圈,看了看赛布雷之后,才拆开了这个盒子。盒子里面有一块金表,这样的金表最少也要五千块才能购买到。要说不喜欢吧,毕竟是别人送的礼物,不喜欢也要说喜欢。可要说喜欢吧,老实说,这种几千块的手表杜林根本就没有看在眼里。或许在一年多之前他会很在意,但是作为一个前后过手超过“一亿”的豪强,这点东西他还真看不上。

    他不喜欢赛布雷这样刚有一点钱就随意挥霍的性格,在杜林看来赛布雷赚到的钱里面只有一小部分是属于他的,更多的则是属于其他瓜尔特人的,他没有这个权力动别人的钱。

    所以他脸上也没有流露出怎样惊喜的表情,只是点着头,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你有心了,东西很好,我收下了。”

    .

    赛布雷可不管杜林有怎样的表情,他要的就是杜林收下这个东西,厨师们敲这个时候开始上菜,两个人都适时的闭上了嘴巴。等厨师们都离去之后,杜林一边将餐饮掖在领口,一边问道:“我的几个朋友呢?为什么没有看见他们?”

    赛布雷没有丝毫停顿的回答道:“他们现在在城北,那边还有些事情需要他们处理一下。”

    他回答的非常快,表情上也没有什么变化,杜林暗中观察了一会,半信半疑的接受了这个答案。他一边分割着餐盘中的牛排,一边问道:“我过来的时候这里好像很平静,你们是如何与本地其他酒商协调的,能够和平解决这种事情。说实话,我很好奇,这是一笔大买卖!”

    赛布雷放下了刀叉,拿着餐巾擦了擦油腻腻的嘴唇,他每次说话的时候腮帮上的肥肉都会随着嘴唇的开合颤抖,看上去有点滑稽。他耸了耸肩膀,“我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是无法协商好的,关键是要有诚意!”,他伸出一根手指随意的点了点,“说白了我们都是做生意,不是有什么仇恨,只要能找到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底线,那么没有什么不能谈的。”

    他挺起胸口,那件衬衫的扣子可能有点受罪,他看上去好像挺好自豪的,“我就是一名商人,杜林先生,请不要忽略我作为商人的本能!”

    如果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天真的理想派人物,说不定真的就能被他忽悠了过去。可他对面坐着的是谁?那可是杜林,一个从底层快速摸爬滚打上来的人精。

    当赛布雷说出“协商”这个字眼的时候,杜林就知道他在说谎。

    私酒的利润连那些富豪们都眼馋,之所以他们没有碰这些并不是他们看不上这里的利润,而是他们要顾及到自己的体面和社会责任感。当然也可以说到了他们这一步对金钱的**已经降低了,开始追逐起政治的力量,可这不意味着富豪们对私酒不动心。如果现在没有禁酒令,还有这些帮派什么事?

    而且他没有看见同乡会的会员,要知道他可是同乡会的会长,他来这里不是意外之选,而是已经提前通知的。就算那些会员真的有事,也一定会想办法赶过来。可赛布雷不断岔开话题让杜林心中有了一些阴影,他怀疑那些会员可能已经死了。

    他是一个好脾气的人,首先大家都要讲道理。同时他又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只要违反了他设定的规矩,他就会生气。好人生气的时候生的是闷气,但是坏人生气的时候就是暴风雨!

    结合前后以及他对赛布雷的试探,杜林断言赛布雷说谎了。他放下了刀叉,拿着餐巾沾了沾嘴唇,从烟盒里取了一支烟点上,吐了一口,“让我的人过来,这次我来这边除了送货之外,还要把他们带回去。”

    赛布雷嬉皮笑脸的打着岔,“他们一时半会也回不来,不如我先带你到附近转一转,我知道有一个地方,最近来了一批据说是东边的姑娘,和咱们这边的人可相差了许多。”

    杜林微微点头,他勾了勾手指,“把手伸出来,我也有东西送给你。”

    赛布雷愣了一下,一脸欣喜,“那怎么好意思呢?”,他看着杜林,杜林脸上有一种淡淡的笑意,眼睛里却透着不容置疑的光泽。他犹豫了一下,才慢慢的把胖乎乎的手放在桌子上,伸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