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三章 教程【4】为“耶稣卖狗肉”加第[4]更
    再次见到布迪的时候这个家伙的左边胳膊绑着绷带,吊在胸口前,有些红色的血液透了出来。他脸色不好看,或许一直都没有好看过,眼睛里充满了血丝,上次跟在他身边的人也少了几个。

    他苦笑着伸出手,“没想到这比我想象中的要更加困难。”,他的开场白说明了这段时间在推广私酒以及火拼上遇到的困难。布迪是一个有决心的人,也能够承受艰辛,可他有一点不够好,那就是他太“老实”了。他就像杜林在教堂里曾经说过的自己,自己欺骗着自己,只要自己好好的工作,老老实实的做人,总有一天会好的。

    直至杜林的那份信出现,他想要改变,可有些东西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过来的,比如说性格,比如说习惯。在数次火拼中布迪一开始表现出了相当的勇气,和到最后他总是会心软。正是因为他的心软,那些人才肆无忌惮的不断筹集力量攻击他和他的人。这一点他也知道,可知道归知道,他很难做出一些决定来。

    就像人们都知道坏习惯不应该养成,不应该起赌博,可一到时候总是忍不住手痒,总是有“最后一次”。

    杜林来这里,就是为布迪解决这个麻烦。他不会在这里呆多久,他只是要演示一遍应该如何的火拼。留下的三名同乡会会员也都负伤了,他们听杜林说过该怎么做,可毕竟没有实际操作过,多少也算除了一些纰漏。

    杜林没有和布迪寒暄多久,就直接去了他的地下室,地下室中有更多的伤员,加起来有十多个。

    杜林摇了摇头,这还是观念的问题,而这恰恰是他这么做的原因所在。你不敢下狠手,可别人敢,那么一辈子你都抬不起头,因为你抬起头就意味着反抗,新一轮的残暴镇压又会开始。生死之间没有小事情,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敌人。你对敌人下不了狠手,可敌人未必就会对你仁慈。

    农夫与蛇的故事在每个世界都有,仁慈是对自己最大的背叛,自古皆是。

    杜林扫了一眼这些人人带伤的才,捏着额角问道:“你这边还有多少能用的人?”

    布迪想了想,“如果这些人不够,我们还能招一批,大家都想要做点什么事情改变现在的生活,几十年了,应该改变了!”

    杜林很喜欢布迪,不是因为布迪是一个老实人,而是他有改变的决心。他拍了拍布迪的胳膊,将口中的香烟抽出来,狠狠的丢到地上,抬起脚尖碾了碾。光滑到能够反射出人影的皮鞋尖面上映射出一团黑乎乎的人影,就像是……恶魔!

    “把对方的资料给我,挑三五个你觉得合适的人,接下来的事情我做给你们看!”

    在城市中最繁华的一条街上,有一个叫做“格朗林”的小酒吧,这里是一个叫做“山狼帮”帮派的老巢。这个酒吧基本上很少对外营业,里面都是山狼帮的成员,他们也不是为了做生意,只是想要有一个合适的地方让大家放松放松而已。

    山狼帮的boss铁青着脸,看着同样一个个都带伤的手下,眼睛里的怒火几乎都快要喷出来,“不过是一群下等人,都能把你们弄成这样,我走在外面都感觉到丢人!”,他将手里抓着的酒瓶举起,dundundun的灌了好几口,不少酒都顺着他的嘴丫流了出来。他抬起袖子擦了擦,目光在一个个手下脸上扫过,被他看的人无不低下头。

    “boss,他们不知道从哪弄了一批手枪,我们也没有预料到啊,而且现在警察那边追的很紧,不敢再动用枪械了。”,有人尝试着解释一下,可很快就被boss一个眼神瞪了回来。

    一开始瓜尔特人开始向酒吧推销私酒的时候他们还以为只是这群苦力不知道偷了哪条船上的货,最多也就几箱十几箱,卖完也就差不多了。虽然说瓜尔特人都很老实,但在一万个老实人里总有那么几个不老实的。山狼帮也算是有点肚量,没有管这个事情。哪知道那群瓜尔特人越干越来劲了,这才引起了山狼帮的注意。

    他们的酒品质不错,价格也比他们出的货要便宜两块钱,对于酒吧而言便宜两块钱等于他们多赚了四块钱,甚至是六块钱。能在有禁酒令的情况下还敢卖酒的,要么就是有深厚的背景,要么就是某些人的钱袋子,对于这些酒吧来说反正我要进货,谁的货好,谁的便宜,我就买谁的。

    他们找了一个机会,瞄上了瓜尔特人送货的队伍,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本来以为这只是一场冷兵器之间的血拼,哪知道对方直接掏枪反而把他们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扛着三个半路就断气的家伙回到了老巢里,引发了接下来好几仇拼。

    热武器的帮派战斗死亡率,其实远远比冷兵器血拼的死亡率要低,因为大家都知道不保护好自己就肯定会死,双方你来我往火拼了好几场,要说死人还真没死几个,但基本上参与战斗的人都人人带伤。如果在这个时候,布迪偷袭一下山狼帮的总部,说不定就没有后面的事情了,可布迪是个“老实”人,居然认为这是双方罢手的征兆,他就让人继续开始送酒,结果这次这边死了六个,对方只挂了一个。

    到了这个时候双方基本上都没有退路了,布迪狠了狠心,又火拼了两场,各有输赢。他这边损失不小,有点畏战,反而叫山狼帮感觉到布迪底气不足,打算把这些瓜尔特人赶绝。

    如果不是杜林敲这个时候到了,以后威利斯具体什么情况还真的很难说。

    山狼帮的boss喝着闷酒,他愤怒的其实不是手下的损失和受伤,他此时和当初伍德的心思是一样的。有人触摸了狮子的屁股,如果不能够狠狠的反击回去,那别人都会觉得这个狮子屁股自己也能摸一摸。威利斯市有十几家酒吧,有五批人在送货,也是之前火拼之后定下来的地盘。

    现在有人挑衅了山狼帮,山狼帮看上去好像已经是山狗帮了,总有些人变得蠢蠢欲动。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与那些刀头舔血的帮派火拼的概念和瓜尔特人火拼完全不同,那真的是你死我活的战争!

    他将酒瓶放下,骂了骂了,打也打了,剩下的就是尽快摸清楚布迪他们的底细,然后把这群人彻底的铲除。他穿上衣服,朝着酒吧大门走去,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道:“给你们三天时间,找出他们的货源,然后把他们都丢进海里喂鱼,三天后要是再听不见好消息,我就把你们都丢海里喂鱼!”

    他打了一个酒嗝,推门摇椅晃的坐进自己的汽车里,突然间就听见了紧急刹车时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刺耳声,就在他朝着那辆挡住自己车头的车子望去的时候,两个人从车窗里探出身来,在他毫无防备之中连续扣动了扳机。

    这仅仅只是开始,接下来几天时间里,山狼帮所有干部和成员总是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被人伏击,没有一丁点的征召。警察局那边把布迪找了过去,布迪也老老实实的配合,可外面的伏击还在继续。市政厅都已经有意见了,再不阻止这样肆无忌惮的暗杀行为,就会换一个警察局局长。

    可问题是,是谁在帮布迪处理这些事,从这些人的手段上来看,可不像威利斯这个小地方的手段,更像是那些大码头的人。

    警察局局长也不算是一个坏人,被逼到了这份上就算再好的人,恐怕也有爆发的一面。他一直没有对布迪动粗,是因为他摸不准布迪的底细。那些酒,那些手枪,那些具备了大码头行事风格的刺客,都说明布迪背后的人不简单。可让他有点想不通的是,既然那个家伙有这样的本事,为什么要布迪这种怂烂的老实人来做代理,换一个不行吗?

    就算找山狼帮做代理,也没有这么多事情啊?!

    晚上,警察局局长提着几份小菜,怀里揣着两瓶酒走进了羁押室。在威利斯这个东西私酒是官方支持半公开销售的,原因很简单,这里太多的工作与海员有关系,没有酒,冬天别说出海了,就算到码头上去走一圈都没有人干。而且出海出久了难免会落下一些病根,有了这些私酒也算是对这些海员的福利。

    至于违禁品调查局,在这里就像是一个受气包,没有市政厅和州里面的支持,他们逐渐也就懒得去管了,反正市长是新党的人,肉烂在锅里面。

    推开了羁押室的大门,局长把小菜放在了桌子上,也把酒拿了出来,还给布迪倒了一杯。

    一边倒酒,局长一边和颜悦色的问道:“老布,你和我说一个实话,你后面站着谁,我好向上面交代,而且保证你们可以平安无事!”

    布迪笑了笑,龇着一嘴黄牙,“局长大人,您看我像是那种出卖朋友的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