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七章 欢喜【2】
    一个城市,一个有八百万人口的城市,永远都不会缺少那些充满了雄心壮志不甘平凡的人,这些人怀揣着对梦想的渴望,对理想的追求,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创业。没有本钱?没有关系,帝国央行提供贷款服务,只要你有拿得出手的东西,哪怕是一张桌子,银行都会为这些东西估价,然后给出一个公道的价格。

    在众多抵押品中,除了为数不多的古董之外,大多数东西都是房产。创业需要钱,需要很多钱,比起房产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能够筹集到更多的抵押款。如果这次拍卖会没有涉及到的胡安的产业,这场拍卖会会在明年开春的时候在码头上进行公开拍卖。那个时候整个城市的人都能参加,倒不是银行有多么亲民,而是他们的竞拍品也只有普通人才会感兴趣。

    好在这次有胡安的产业,才能够借助胡安的名气把这么多富豪聚集一堂,这也等于给了银行一个机会,把那些廉价的东西多卖一点钱的机会。

    第一件拍卖品是一个老式的摆钟,经过专家的鉴定这是帝制时期某个小贵族家中的摆设。虽然不值什么钱,可它多少还有一点价值背后的东西,比如说这玩意是贵族的东西。

    人们一边说贵族有多么可恶,贵族有多么腐朽,但偏偏人们对于贵族又是无比的向往,上千年的帝制统治让贵族的“尊贵”已经刻在了人们的骨子里,不是轻易就可以抹去的。在伊利安好稍微好一点,在北方的城市里,富豪们对贵族用过的东西情有独钟,就连贵族居住的古堡都经常能够卖出天价,甚至到了有钱都不一定能够买到的地步。

    银行经常举办拍卖会,所以知道适当的热场对接下来的拍卖流程能够起到很好的刺激作用。这样一个被专家估价六千块的座钟,最后以一万二两千块成交,不能说溢价多少,只能说竞拍者买了一个满意。

    接下来各种各样的东西都随之出现,当然银行方面也会有选择的将一些东西加进来,那些无法吸引富豪们注意力的东西都没有拿出来,那些是开春之后的拍卖会的事情了。

    十几块面积不算小的地皮很快就拍了出去,对于伊利安这座城市大家都一致认为很有潜力,随着第八区的破土动工,一旦完工之后伊利安就会迎来一个巨大的飞升。地价是一个城市经济发展建设的晴雨表,今年的成交价已经比去年提高了百分之二十,足以说明问题。再者说地皮这个东西不像古董,不一定能够卖掉,地皮这玩意比什么东西都好卖,这也算是一种投资吧。

    拍卖会的时间不长,两个多小时后就已经到了尾声,站在拍卖主持台上的主持人兴奋的让人拿出了下一个竞拍品,一座位于第二区外环之外的庄园,原主人是胡安。这个庄园被打理的不错,毕竟他有时候也会去那里休息,所以竞拍者不需要再投入一分钱,就可以直接入住。

    对这个庄园感兴趣的人不少,只是大家碍于胡安的面子,不太好意思第一个举牌,这会让人觉得是一种落井下石的举动。

    杜林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他随手举起了牌子,还不让回头看一眼面色铁青的胡安,刺了他一句,“你不会怪我吧?其实就算我不买,也会有其他人买。我上次去那边看过,环境不错,周围还有一些无害的动物,秋天的时候可以到附近打猎,比我那好多了。”,他笑了笑就回过身,一点也不管胡安那恨不得把他吃了的表情。

    有了杜林作为表率,很快大家就开始举牌,胡安这个时候也意识到,自己的威信远远没有他所想像的那样强大。他已经破产了,他完蛋了,那么这些人在杜林的带领下就不需要再顾及他的面子了,这让他心里很难受,可他必须挺着。

    最后这处庄园被比尔拿到了手里,他还不忘对其他富豪点头表示感谢。在场的这些富豪里面大多数都有自己的庄园,但是比尔没有。他是从事娱乐业的,麾下有三个酒吧和几个经常出没容易流汗害怕热的女人的场所,他的底蕴比在座的都要浅一点。不过这个家伙嘴皮子很甜,很会说话,大家也没有什么看不起他的想法,反正只要能够把口袋里装满钱,谁管你这些钱从什么地方来的?

    他拿下这个庄园,也是大家有意相让的结果,有庄园的懒得拍,没有庄园的也不打算住别人的房子,而在座的和胡安有仇的,除了杜林就是比尔。比尔酒吧的酒最开始都是来自胡安的工坊,两人关系可以说还不错,后来因为一点小事情——说白了就是货款的问题发生了冲突,从此比尔从其他人那里拿酒,和胡安也没什么话好说。

    这次让给他,也是他凑巧。

    接下来胡安的别墅、住宅、店铺、豪车以及不少奢侈品都被一一拍卖,不少人都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恰恰是他们这种踊跃竞拍的行为,更加刺痛的胡安的内心。他有那么一瞬间的迷茫,自己在伊利安就真的这么不得人心吗?为什么自己落难了,这些人恨不得分光自己的产业?

    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拍卖的差不多了,终于来到了本场拍卖会的重点,也就是胡安的酒吧和酿酒工坊上。

    杜林第一个举牌,他早就有了要经营情报网络的想法,毫无疑问酒吧就是最合适的地方。整个帝国中情报交易最多的地方也就是在酒吧,这里人多口杂,加上有时候心里藏着秘密的人需要释放一下压力,说不准就喝多了,然后在酒保“善意”的安慰中就把不该说的说了出去。

    胡安的这个酒吧位置非常的好,就在黎明大道和海滩的交口,可以说是最好的地方,没有之一。

    竞拍酒吧的人不少,亚历山大也插了一手,还有比尔。他本来就是做酒吧生意的,对胡安的这个酒吧眼热很久了,现在机会来了怎么可能不使劲往里面塞钱?

    原本只要十五万的酒吧,愣是被几个人炒到了七十三万,其中胡安也举了几次牌子,可惜人们并没有对他留情,他也就冷着脸没有再举牌了。

    终究,杜林财大气粗一点,七十三拿下了这个酒吧,要说亏,确实有点亏,可这样的好市口已经不是用钱就能够解决的了,所以花的钱多了点,本质上是赚了,亏也就亏了点钱。

    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胡安的酿酒工坊,当拍卖师连最后一句话都没有说完,杜林就举起了手中的牌子,平静的喊出了一个整个拍卖场都没办法短时间回神的价格。

    “一百万!”

    拍卖场内顿时鸦雀无声,大家都知道卖酒能够赚钱,胡安本身也是一个例子,可一上来就喊一百万是不是太……过分了?有些人想要举牌,可一想到胡安之前带着悲戚的请求,最终还是没有举手。

    胡安也咬了咬牙,举了一次牌子,加了两万。

    杜林毫不犹豫的跟上,“一百五十万!”

    这个价格已经到了胡安的底线,他没办法拿出更多的钱,只能够把目光投向他自认为关系最好的几个老朋友。那些老朋友的脸上都露出为难的神色,他的目光也逐渐的有些绝望,就在这个时候亚历山大伸出了一个拳头,手背对着胡安,比划了一下。

    胡安眼睛一亮,面无表情的举起了牌子,“两百万!”

    背面的拳头代表十,这是大家公知的事情,可在这样的场合这就代表了一百万,这一百万给了胡安莫大的信心,至少他知道自己并没有被所有人抛弃。自信又回到了他的身体里,那些抛弃他的人,也将被他抛弃,那些还站在他这边的人,他发誓等自己翻身之后一定会好好的报答对方对自己的信任。

    接下来双方你争我夺,胡安与杜林上演了一场价格大战,按照市价不会超过一百五十万的酿酒工坊,愣是被胡安举牌举到了三百八十万。

    面对这样的价格,即便是杜林都没办法一口气吞下来,他脸色很不好看的直接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剑领,居高临下的斜睨了一眼胡安,冷哼一声直接离开了拍卖场。

    这或许是胡安这段时间以来最开心的事情了,没有比看见杜林那张臭脸更让人高兴的事情了,他知道这一局自己终于赢了!

    他非常感谢他的那些朋友,如果不是他们的支持,他也不可能多出两百多万来和杜林竞价。虽然这个价格的确有点高,可很值得不是吗?只要努力的将外埠市场拓展开,一年一百多万的利润还是有的,还清这些欠款也就三五年的时间。

    拍卖会结束后他在银行工作人员和詹姆斯的公正下,写了三张欠条,并且在拍卖支付单上签了字。

    在这一刻,三百八十万现金转入了银行自己的账户里,而酿酒工坊的所有权,也交给了胡安,可谓是皆大欢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