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五章 翻身【4】“邋遢大王”最后一更,
    “你还敢来这里见我?”,胡安说话的时候咬牙切齿,每一个音节仿佛都是他用尽了力气从牙齿缝隙中挤出来的一样,他眼神瘆人,就像带着钩子狠狠的钩在杜林的身上,“我现在恨不得杀了你才能发泄我对你的怨恨!”,他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了杜林对边的沙发边上坐了下来,“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恨过一个人,你是第一个!”

    杜林无所谓的笑了笑,调笑一般的问道:“那我应该自豪,对吗?”

    “为什么?”,胡安尽可能的保持着自己的理智状态,他双手攥成了拳头压在膝盖上,身体微微前倾,这让都佛开始留意起这个家伙,一把只有两寸长的刀片不知从何处突然间落入了他的指缝间,即使仔细看都无法看见那个细窄到不像话的刀片。

    胡安没有闲工夫把注意力放在都佛身上,他还是直视着杜林的眼睛,希望能够从杜林的眼睛里找到什么东西,“为什么要陷害我?难道我对你还不够好吗?还不够真诚吗?就算我们最终因为意见不统一而分开,那也是因为我们有各自的主张。在我们认识的过程中,我敢说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害你!但是你瞧,你不止一次陷害我,布置陷阱让我踩进去,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杜林哑然失笑,他指了指胡安,“既然想要知道,那么我就都和你算算账吧,免得有人说我欺负老实人,这种罪名我也不愿意无辜的承受。”

    “第一,我们第一次合作的时候你就想要压我一头,东海岸娱乐公司我已经入股了,你还想要一口气吞下去,这是第一点。”

    “第二,在我们接下来的合作中你总是想要占据主导地位,拿到主动权。可是你忘记了一点,这个生意不是你的生意,是我的生意,但是你强行挤了进来还想要排挤我。”

    “第三,为了达到你个人无耻卑鄙的目的,你甚至想要把我一脚踢出去,所以你才选择了我们各自成立公司。”

    “胡安,你不是无辜的,你比我更坏,只是你的坏最后都失败了而已,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胡安脸上的肌肉抖了抖,“东海岸娱乐公司那个埃里克是你的人?我那一百万恐怕最后也落入了你的口袋里吧?”

    杜林摇了摇头,“我和埃里克不熟,他也骗了我二十万跑路,我都找不到他,这件事和我没有关系。”

    “你敢做不敢承认吗?”,胡安都被独立的无耻激怒的怒极反笑,“你以为我看不破你那些丑陋的小心思?就是因为我看破了,所以我才不喜欢你,不想与你合作。”,他又攥了攥拳头,微微眯着眼睛,“你是一个小人,杜林,你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这样的人渣!”

    “彼此彼此!”,杜林侧着头看向了艾尔利斯,“去给我倒一杯酒来,我有些渴了。”

    “不行,这是我的家,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不能动这里任何的东西!”,胡安怒了,站了起来,脸涨的通红,他对杜林咆哮着,可杜林却依旧那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他撇了撇嘴,“你错了胡安先生,这里已经不是你的家了,这是银行的抵押品,能够让你住在这里是因为以前你和银行有着不错的关系,这不意味着你和我有什么不一样,我们都是这里的‘客人’。”,他说着眉头一抬,“噢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了,这样的操作是不是违反了银行的规定?我会和詹姆斯先生说起这个事情,希望你能尽快找个地方把你一家人都塞进去!”

    艾利尔思倒了一杯酒,放在杜林的面前,杜林坐在沙发上看着站起来怒发冲冠的胡安,可是却给人一种他在俯视胡安的错觉。他端着酒杯抿了一口,“不得不说虽然你不是一个好人,可是你收藏酒的眼光还是可以的,想尝尝吗?”

    胡安没有答话,用一种想要杀死杜林的目光恶狠狠的盯着杜林,“你会有报应的,会有的!我要把你的真实面目告诉所有人,你这个卑劣的骗子将寸步难行!”

    “胡安先生,你似乎忘记了,我才是‘受害者’,我被我的生意伙伴从自己的计划中踢了出来,人们对于我只有同情。而你,他们会原谅你的疯言疯语,而且请你记住一点,在这个社会中只有你拥有了比别人更多的财富时,你说出来的话才具有公信力。否则……”,他笑了笑,“都是狗屁!”

    胡安微微喘着粗气,他盯着杜林,“你别得意的太早了杜林,他们迟早也会把你抓走,设计了这一切的你会罪有应得的!”

    “胡安先生,我们不一样!你可以被人抓走,但是我?不可能的,你就死了心吧。”,他说着突然一顿,“你瞧我看见了老朋友都忘记了这次来做什么,作为朋友,胡安先生,我决定拉你一把,这是我作为朋友最后的本分。”

    胡安原本还怒气冲天,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愣了一下,怀疑是自己的耳朵有问题了,还是杜林的脑子有问题了。两人之间已经结下了死仇,现在杜林却说要拉他一把,到底谁疯了?

    胡安默不作声,杜林却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请人为你的那些‘产业’估了一个价,市值大概在一百八十万左右,但是你知道的,有时候市值不代表钱,那只是一个价格的预估而已。我给你一百二十万,拿着钱离开这里,这是你最后一条路。”

    “你说,这算不算我拉你最后一把?”

    胡安真的被杜林的无耻所震惊了,他也是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其实杜林前期所有的表现都是伪装出来的,他真正的目的就在这里。从他的手里买走那些院线,以超低的价格!杜林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要和乔治家族合作,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落入这个陷阱中,可想通了这一点的胡安并没有因此就把所有事情都弄明白,反而更加的迷糊了。

    费了那么大的周章和功夫,难道就为了少花一点钱吗?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他的眼神在迷茫了片刻后就恢复了清明,“这不可能,就算这些产业烂在我的手里,就算我送给别人,我也不会卖给你,绝不!”,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胡安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快意,瞧,你的计划落空,是我让你落空的。报复的快感从来没有让胡安如此的惬意过,他嘴角甚至向上挑了挑。

    杜林拍着双腿站了起来,耸了耸肩膀,“我是善意的,可你似乎不愿意接受。没关系,我相信你会接受的!”

    胡安斩钉截铁的低吼着:“绝不!”

    坐上车的时候都佛轻声问了杜林,这么做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杜林笑了笑没有为他解惑,只说了一句“你不懂”。是的,至少杜林看来就算他解释了,都佛也不懂。

    人在绝望之中很容易爆发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如果胡安真的能够狠下心将手里的这些资源打包卖给乔治家族,或者卖给其他人,他很快就能够凑到一笔巨额资金。有了这些钱,不管是他用于报复杜林,还是去别的地方重新发展,对杜林来说都是一件不愿意让他看见的事情,都是一个隐患。

    现在不比以前,在帝都那些人还没有关注到他的时候,他做点不太能够见光的事情随随便便也就做了。但是帝都那些人正愁没有证据和条件来传唤杜林,所以杜林不能够用“合法”以外的手段彻底解决胡安这个麻烦。只要胡安死了,能够证明是他杀,作为金融诈骗案中的“重要证人”,和胡安有过矛盾冲突的人都会被列入嫌疑对象,他们就有权力来传唤杜林。

    所以胡安总是要解决的,但又不能留下把柄,唯一的办法就是给他希望,然后在亲手把这希望掐灭。到了那个时候就算他没有崩溃,恐怕也会落入绝望的深渊,再也爬不起来,更不可能给杜林带去任何实质性的威胁。等风头过了,找个机会把他处理掉,这段事情就算是告一段落。

    但是在这之前,一定要想办法把胡安给吊住,给他希望!

    杜林离开之后原本已经绝望的胡安突然间就像见到了光明一样,他意识到自己其实并不是一无所有,不顾此时时间已经晚了,立刻打电话给了乔治家族代表团的律师,表示他想要出售手中的那些院线资源。对此乔治家族的代表律师自然不会说不,这也是他们所希望的。双方并没有纠结太久,乔治家族给了一百六十万这个胡安无法拒绝的价格,在电话中就达成了一致,对方会尽快赶到伊利安和胡安签订合约。

    与此同时,他的脑子已经快速的转动起来。他现在想明白了,自己其实还没有完蛋,只要这笔钱能够到手,把酒吧与酿酒工坊拿回来,他一样有翻身的机会。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