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四章 眼红【3】为“邋遢大王”加第[4]更明天就为耶稣大佬加别急
    杜林在东海岸转了一圈之后终于回家了,这次几万瓶酒撒出去不仅垫付了这些酒钱,还缴纳了一笔不算少的税。为此他还和市政厅弄得稍微有一点不愉快,因为这些酒的售价“太便宜”了。是的,就是便宜,这一点市长大人感觉自己被杜林耍了,在他的认知当中这些酒卖出去最少要二十块钱一瓶,杜林的利润应该在十块左右。

    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杜林报了一个十块钱的成本,但是售价只有十五块,这就意味着原本应该有三十多万的利税收入,变成了只有十几万,一下子少了一半!市长大人让斯科特和杜林说了这件事,杜林表示他就是这个价格,而且也隐隐透露这批酒都是卖给“朋友”,所以价格不会太高。

    尽管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复,市长大人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少了一半就少了一半吧,二百五十万没了,可还有一百多万了,这也是一笔巨额的收入了。但这次事情之后,市长大人就对杜林留了心,以后杜林想要再糊弄他的时候,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

    经过一个多月的航行,杜林终于回到了伊利安,此时的伊利安已经是冬天无疑,大街上几乎看不见多少行人,而这就是伊利安的冬歇期。比起南边靠近联邦的蒙特尔,那边的气候就要比伊利安暖和多了,即使在此时也有十几度的温度,加上许多人去那里寻欢作乐,依旧是热闹非凡。

    这就是伊利安和蒙特尔最大的差别,第一是温度变化,第二就是产业变化。伊利安是纯粹的旅游城市,蒙特尔也是,同时蒙特尔还有另外一个产业也非常的发达,那就是红灯区。比起其他地方的遮遮掩掩,蒙特尔的红灯区可以用赤果果来形容,绝对和“含蓄”没有任何的关系。

    “首映礼?”

    晚上的时候芙蕾娜从学校回来,和杜林说起了这个事情。电影的后期制作在杜林外出的这段时间里已经全部完成,预订在十二月十二日这天在帝都举行首映礼。此时第八区离完工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整个电影圈的核心默认在了帝都,所以首映礼也会放在帝都。

    芙蕾娜作为这部叫做《伊利安之恋》彩色电影的第一女主角兼制片人,肯定是要亲自到场的,她还想把杜林叫着一起去。一来是加深自己和杜林之间的关系,不管是合作关系还是其他关系,二来也是想要警告其他人,她现在背后是有金主的,不要把那些不该想的念头打到她身上。

    随着《伊利安之恋》这部电影离上映越来越近,不少人对这部电影的女主角都起了心思。看电影,哪有一边看电影一边和电影里的女主角做羞羞的事情更带劲的?加上杜林包括了芙蕾娜都没有明确的公开两人的“关系”,一些富豪公子哥就频频的致电芙蕾娜,想要请她共进晚餐,最好能够连觉也一起睡了。

    更有甚至直接在电话中问她要多少钱,大有你随便开个价然后我掏钱的意思。

    这种现象在电影圈中并不少见,很多女主角因为一部电影的走红成为了富豪们猎艳的对象,身边带一个没什么名气的女人,哪有带当红女星出去更有派头?

    芙蕾娜很期待的看着杜林,她非常希望杜林能够答应她的请求,可杜林没怎么考虑就摇了摇头,“这件事不行,我最近没有时间去帝都,我很忙,知道吗?”

    他不是忙,而是不想去挑战“那些人”敏感的神经。他既然知道这些人已经顺藤摸瓜摸到了他的小尾巴,这个时候他再去帝都毫无疑问就有一种挑衅的含义在其中。想想看,那些人恨不得立刻把他抓到帝都去审讯,却因为没办法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强行跨区把杜林从伊利安带走,这个时候他却主动去了帝都,这不是送上门了吗?

    帝国的司法部门虽然天天把公平公正挂在嘴上,把自己标榜成正义的使者,光明的使徒,可他们做事有时候也不是那么规范。随便捏造一个小问题,就足以把杜林拖在帝都无法离开,这种事也不是没有过。

    芙蕾娜失望之色溢于言表,她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选择了闭口不言。在这段相处的日子里,杜林决定的事情就没有人能够改变他的想法,除了他自己!

    突然想到了什么,芙蕾娜说道:“我听说胡安回来了,他被确定是受到了别人的牵连,已经被无罪释放了。听说也是今天回的伊利安,还有几个人去车站接他呢!”

    杜林一愣,没想到胡安还愿意回伊利安,不过再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在院线发展与合作这方面杜林坑了他一次,或者说他一上来的心思就不纯主动被杜林坑,这不意味着他前期的工作都等于白做,也不等于那些花掉的钱就完全没了。这和金融投资不一样,金融投资有可能因为各种“意外”血本无归,做实业的人从来不存在血本无归这一说。

    哪怕再不值钱的东西,只要它是个东西,就一定会有价值,只是价值的多少而已。

    就好像股票市场,除非是碰到梦工厂这样的股票,就算股票跌到最低,对于股民而言只是亏多亏少的问题,不存在“破产”,除非是找人借的钱,或者拿了高利贷。

    胡安前后投资了五百多万在院线方面,现在多少还能值个两三百万,也不算把他彻底亏干净了,说起来就算是这样,他也比那些普通人所拥有的资产多了不知道多少倍。

    “他没有来找我吗?”,杜林放下刀叉,拿起餐巾沾了沾嘴唇。

    芙蕾娜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只是听人说起了这个事。”

    杜林笑了笑,起身告辞,回到二楼的卧室里他就拿起了电话,给亚历山大打了过去。亚历山大之前和胡安的关系不错,一个是做酒店业的,一个是供应酒水的,有合作关系,加上都是本地的富豪,情面也比其他人要大一点。

    杜林询问了有关于胡安的事情之后,亚历山大才带着感叹的口吻笑着说道:“他这次也算是摔了一个大跟头,希望他能够振作起来吧。”,他字里行间都透着一种说不上来的感慨,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胡安被抓走之后他和乔治家族的谈判就停了下来,资产被冻结,人也受到了惊吓,而且据说非常的狼狈,瘦了一圈。他现在手里的那些东西大家该清楚的也差不多都清楚了,除了溢价收购的电影院之外,手里还有大概五六十个空空如也的地皮。这个其实是杜林给他提的建议,先把地买下来,然后再慢慢建设,谈判的时候也不算是说谎。

    现在这些地皮反而成了麻烦,当初胡安只顺着杜林提出的思维要凑“数量”,在一些二三线城市圈了不少地。买的时候他不计较那些城市的发展建设问题,等卖的时候问题就来了——没有人愿意接手。花钱在那些不发达如同乡下的城市买一块地,还不如再加点钱去发达一点的城市买地,最起码后者能快速的升值,前者不掉价就已经是好事了。

    五百多万的投资能够收回两百多万就要谢天谢地了,其中估计还有一部分卖不掉,加上他欠银行的钱基本上是没希望还上了,与乔治家族的合作也泡汤了,这次他的损失就大了去了。

    作为胡安的朋友,帝国央行的伊利安分行行长詹姆斯已经尽可能的为他提供便利,如果在一月份之内他不能把贷款以及利息补上,他的东西就要进入流程开始拍卖。他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从哪去弄那些钱?平时他和城里的富豪都是好朋友,资金周转困难的话大家还能帮个忙,现在他那里就是一个陨石坑,多少钱都不够填进去的,谁敢拿钱给他?

    加上农场主夫妇要求胡安立刻把钱还给他们,现在胡安是焦头烂额,更要命的是他这个月拿不出钱,他住的别墅都要被银行收走。

    一个风光体面的富豪在短短半年时间里变得一无所有接近破产的程度,着实让其他人感觉到命运的无常。三个月前胡安还是满面春风,甚至有不少人都在羡慕嫉妒他,可三个月后……不说也罢。

    杜林和亚历山大寒暄了几句之后就挂了电话,虽然现在他很疲劳,但他还有件事要去做。

    去见胡安。

    洗了一个澡换了一套衣服,带着都佛和艾尔利斯,三个人就前往了胡安位于第一区的别墅。车到别墅门口的时候,仿佛就能感觉到有一块乌云盖在了胡安的别墅上空,一幅愁云惨淡的气氛。

    按响了门铃之后,管家将杜林迎了进去,在会客厅里杜林等到了胡安。

    杜林知道在他梦境中的那个世界里有一种叫做“歇后语”的东西,有一句是这么说的,叫做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自己眼肯定不红,但胡安的眼红了!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