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三章 商人【2】
    “我们缺少的是什么?”,杜林看着那些本地的瓜尔特人同胞,转过身目光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我们正直、善良、勤劳、老实,我们拥有许多的美德,但是我们缺少一种血性。每当我们的同胞受到不公平对待的时候,我们缺少的是一种血性,一种敢用鸡蛋和石头硬碰硬的勇气。”

    “我并非赞成一定就要用鸡蛋碰石头才能证明我们的勇气,我们的血性,但是在如果不碰一碰,又怎么知道那就真的是一个石头呢?或许那只是一个看起来像石头的另外一种我们没有见过的‘蛋’呢?”

    “我把这些东西带给你们的目的除了让大家的生活更好一点之外,也是希望能够借此机会找回我们的血性与勇气。我希望布迪先生下次邀请我来的时候我不是在晚上来,而是在白天。我希望有更多的车来接我,让场面更加气派体面一些。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穿着上百块的衣服,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

    “我希望当你们行走在街道上时,不再受到人们鄙视的目光,而是低头去敬畏你们。”

    杜林转过身再次伸出手,与布迪紧紧的握了握,“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努力吧!”

    很快杜林就在布迪先生的挽留下离开了这座城市,他还有很多地方要去,不会在这里停留太久,哪怕一天时间都是不够的。短短一个多月,他就跑了十三座城市,然后来到了他这次出行最重要的一个地方,东海岸三大最繁华的城市中叫做蒙特尔的城市。这座城市和伊利安一样繁华,作为曾经的三大深水港之一,即使在冬天这里也能够见到不少游客。

    蒙特尔在帝国漫长海岸线的最南边,也是最靠近联邦的城市。这里曾经被战火波及,大半城市毁灭在炮火之中。卫国战争之后新党谋取了政权,在新党的鼓励下很多商人出资重建了这座城市。作为最靠近联邦的旅游城市,这里的风气和北边已经完全不一样,更加的开放,更加的自由。

    这是一座被商人们主导的城市,市政厅虽然执行着它的权能,可实际上是商人在控制这座城市。有人说这里是商人的天堂,只要你有钱,在这里可以做到任何事情,买到任何东西,只要你有钱。

    市政厅不止一次想要干涉拿回属于自己的权力,不过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那些资本家们用钱重建了这座城市,把这座城市建造的如同伊利安一样完美,他们怎么可能那么好心的不求回报为帝国出钱出力?他们手里掌握着这座城市超过三分之二的建筑物产权,这座城市中有百分之六十的居民是他们的员工。

    任何一件让他们不开心的事情,就会有一群被通知即将失去工作的工人去市政厅门口游行示威。对于伊利安来说可能游行示威是影响城市面貌和形象的一件事。可是在蒙特尔,游行示威反而成为了这个地区的“景观”之一,不少游客都是听说这里要举行示威游行了,才匆匆赶过来。

    久而久之,市政厅也打消了这个念头,至少在他们有能力将这个城市的土地都买回来之前,在他们能够为超过九十万公民提供工作岗位之前,他们什么都不能做。

    杜林需要在这个地方把自己的私酒给完全的铺开,这个地区每个月都会销售到几万瓶酒,甚至会更多一点。一旦拿下这个地方一定的市场份额,就等于把一个会下金蛋的鸡抓在了手里,这也是他最重视的地方之一。

    如同之前那样多次重复的见面,只是这一次见面的地方不再是码头或者某个公园里,而是在一家餐厅内。这家餐厅就在蒙特尔金光大道与第三大道转角,一个不大的门头,从外面看更像是一个理发馆或者其他什么场所。餐厅里环境只能说凑合,有七张桌子,杜林进来的时候一个客人都没有。他有些疑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的时候,一个略微有些胖的家伙笑着从二楼走了下来。

    他连忙走到杜林面前,伸出双手握住了杜林的手,非常的热情。圆圆的脸上不怎么精致的五官都在他的笑容里挤成了一堆,“欢迎欢迎,自从接到您的来信之后,我一直在等待着您的莅临,来,我们到楼上去。”,说着他才意识到自己忘记了自我介绍,一拍脑门,“我就是赛布雷。”

    杜林笑了笑,自我介绍了一下就跟着这个胖乎乎的赛布雷上了二楼,二楼只有一楼一半大,也只有一张桌子,已经有几个人站在楼梯边上等着杜林一行人,进了房间之后分别坐下,赛布雷就让人去告诉厨子,可以上菜了。

    他热情的为杜林介绍,这家餐厅就是他的产业,他父亲在卫国战争期间被征召入伍,因为菜做的不错,成为了军官的厨子,严格意义上来说没有上过前线。战争结束后军官升级离开了,他父亲也就回到了蒙特尔,然后用在战争中积攒的一些钱和不多的面子,开了这家餐厅。

    直到现在,这家餐厅已经是赛布雷的产业了。

    或许是因为正在做生意,在蒙特尔的瓜尔特人中他的声望可能不是最高的,但是名气是最高的。这就像矮子里面挑将军,总要选一个出来。杜林觉得这个家伙既然经商,那么很多东西就不需要在手把手教,能节约他一点时间。

    “杜林先生,不知道这次您带了多少酒过来?”,稍微有一点油的胖脸在灯光下闪烁着一层油腻腻的反光,杜林眉头稍微拧了一下,他总感觉有点不对的地方,可什么地方不对他又说不出来。

    他一边警惕着,一边不动声色的说道:“这次我带来了一千箱酒!”

    赛布雷吸了一口凉气,那就是一万两千瓶酒了,按照本地的价格,这批酒最少能够卖到二十四万的价格,而且还是批发价。如果拆开零售,一瓶最少也有三十块钱,他眼睛里顿时燃烧起炙热的火光,这是一笔惊人的财富。一直在经营小餐馆的赛布雷立刻更加的热情了,不断说着杜林的好话,而这也让杜林逐渐的发现了什么地方不对经。

    那就是赛布雷太像他所见过的商人、小资本家,和他之前所见到的那些瓜尔特同胞完全的不一样。想到这里杜林才明白,问题出在了这里。他在思考要不要把这批货交给赛布雷,他市侩的样子让人难以相信他有能力担负起杜林交给他的重任,可现在临时要找一个在本地瓜尔特人中有威望的人来做这些有点为难人。

    或许这个赛布雷并不像自己想像的那么不堪呢?而且他还会留下人在这里帮助赛布雷将市场打开,顺便盯着这个家伙。想到这里杜林就缺乏与这个家伙继续寒暄下去的动力,他说了几句重复了许多遍的话,赛布雷一脸激动的保证一定会带领本地瓜尔特人走向辉煌之后,稍微吃了点东西杜林留下了六个同乡会的会员,然后直接离开了,他还有很多地方要去。

    目送杜林离开之后,赛布雷脸上的笑容就收敛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贪婪的狂热表情,他大步走到仓库里,看着那些装着私酒的箱子堆积如山,整个人的身体都微微颤抖起来。

    这些……都是钱啊!

    他这辈子包括他父亲那辈子只攒下了一个小餐馆,银行里存着的钱还没有超过五千块,可这里是什么?是几十万快!这些钱可能他辈子都赚不到,但偏偏这些钱就在这里,就在他的面前。

    有钱人真傻!

    真的,他就没有考虑过要按照杜林说的方式,通过火拼打开这个城市的市场,火拼是要死人的。无论死的是自己人,还是其他人,都意味着要花钱免灾,明明有和平的赚钱方式,非要那么暴力干什么?赛布雷才不相信让同胞们去火拼几场,就能激发他们的血性,就能让瓜尔特人的地位提高,他才不信那种愚蠢的谎话。

    他更加相信钱,只有钱才能改变一个人的社会地位,才能够改变周围人对你的看法,为什么要做那些可能让人受伤的事情去获得人们的尊重呢,用简单的方法不好吗?

    他决定把这些酒卖出去,但不是卖给酒吧,而是卖给其他的私酒贩子。或许收益会低一点,但没关系,这样胜在安全,而且这批货他没有支付过一分钱。

    以后无论那个天真的杜林会不会再和他合作,他都无所谓。有了这二十多万块钱,他到哪不能生活的好好的?就算离开了蒙特尔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这年头真要想藏起来,还真不可能让人随随便便就找到。

    他从仓库退出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他看着码头上杜林留下来的人,眼中闪过一丝厉芒。他知道,如果他想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处理掉这批酒,就必须瞒住这些人,甚至还有可能要对他们动手。

    他脸上横起的肌肉一松,带着热情的笑容朝着那些人就走了过去,二十多万的巨额利润在眼前,还有什么是商人不敢做的?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