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七章 惊人的发现【3】为“邋遢大王”加第[1]更
    安普不知道为什么想笑,他抿着嘴闭着眼抬高眉毛笑着摇了摇头,“抱歉,克拉克,我们的对手比我们想像的要聪明的,这条路行不通!”

    如果是其他事情安普说不行,克拉克肯定会赞同他的想法和建议,但这次不一样。克拉克本身就是做金融这一块的,他对银行有关的法律也非常的清楚,“资金往来”这一条足以证明杜林和卢克是有关系的,而卢克作为本案的嫌疑人之一,杜林有义务接受传唤,这是法律赋予他的义务,也是调查组的权力。

    安普不等克拉克说什么,就抬起手阻止了他,“我知道你想用‘资金往来’证明两者之间是有明确关系存在的,可是你知道吗?在五天前见到卢克的那一天开始,我就考虑过用这个方法来传唤杜林,但是我去银行查了一下,发现完全做不到。而这也是我认为杜林有一定嫌疑的原因之一。”

    “按照卢克的说法,他手里的六百万现金应该转给杜林然后他与杜林合伙,成为东方之星娱乐公司的股东。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杜林取消了这个想法,换由他来成立公司,并且把自己变成股东。我最初的看法是这六百万看上去好像在杜林的账目里转了一圈就回到了卢克的账户里,实际上他在这个过程中操作了一下。”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安普捏着手指关节,眼睛里闪烁着一种充满了兴趣的光泽,“卢克的这笔钱和杜林没有任何账面上的关系,这笔钱直接进了一个匿名资金账户,然后这个账户中有六百万进入了梦工厂的对公账户中,也就是第二次停牌时公告中的资金。”

    “然后这个匿名资金账户又给卢克打了六百万,在卢克看来这笔钱是进入了杜林的账户然后才因为公司问题回到了自己的账户里,但实际上这一切都和杜林没有一分钱的关系。梦工厂的钱回到这个匿名资金账户之后分流到了数百个账户中,然后流向了联邦银行的某个匿名资金账户中。”

    “至于这笔钱现在在什么地方,我们已经不知道了,具联邦银行反馈回来的信息,这笔钱通过数千个账户不断的对冲流动,最后通过消费以及取现的方式消失了。”

    克拉克微微张着嘴,眼睛都有些无神,他好半天才警醒过来,紧跟着问道:“这完全可以说明杜林与此事有关系,我们可以申请传唤他。”

    安普再次摇了摇头,这让克拉克有点气愤,他皱着眉头问道:“这次又为什么?”

    安普拿着笔无意识的在纸张上画着什么,一边画一边为克拉克解惑,“第一点,卢克、胡安都在供述中承认他们和杜林只有矛盾,更进一步来说就是他们在商业行为上背叛了杜林,并且把他从他的生意中赶了出去。他们针对杜林的证词不具备法律效力,除非有其他与他们无关的人能够证明杜林给过卢克账户,并且要求卢克把钱转进去,只有这样才能够证明杜林与此事可能有关系。”

    “第二点,推理和猜测不具有法律意义,法官不可能凭借我们的推理猜测和感性判断就认为杜林和这件事有牵连,特别是杜林是一个大富豪,法官会更加的小心。”

    “第三点……,在没有其他人证和物证的情况下,杜林只要推说这是构陷与诽谤,我们不仅拿他没办法,说不定还要挨训。”

    “而这,就是杜林聪明之处,他和所有证据线都没有直接或间接的接触,在杜林给卢克账户的时候只有卢克和他的助手在。他的助手不知道银行的账号,同时也不具备为卢克作证的权力,这就意味着杜林只要一口咬定什么都不知道,他就足以无罪脱身。”

    “如果他真的是这件案子的参与者,他肯定会偷偷的做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减轻自己的嫌疑,到最后我们一无所获,他在发动舆论攻势,足以让我们上面的那些大人物们对我们失去信心和耐心。他们会处死霍多克,你会丢掉工作,而我也将背上有史以来的第一个污点,所以我们暂时不要去对付他。”

    “让他感觉自己依旧掌握这一切,等我们找到了足够多的线索时,直接拿下他!”

    安普放下了手中的笔,一个大猩猩的脑袋跃然纸上,克拉克黑着脸离开,安普笑着收拾好东西,他觉得自己应该和杜林见一面,一个人去,悄悄的去。他对杜林非常的感兴趣,以他多年的破案经验来说,杜林极有可能就是主要的涉案人员,这么聪明的“坏人”非常的少见,他想要见见杜林,面对面的看看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或许能从中发现一些其他的线索。

    案件到这里就陷入了僵局,海关方面已经提供了线索,约书亚离开了帝国前往了联邦。他们请求联邦给予协助,但是反馈回来的消息是约书亚死于“摔倒”,他的脑袋碰到了浴缸,然后在浴缸里失去了知觉,被活活的淹死了。并且那边还为此将浴缸的生产厂商告上了法庭,据说还延伸了其他事情。

    而约书亚的那些手下根本问不出任何有用的东西来,他们只知道自己正在操作一只非常有潜力的股票,不断出现的资金流入以及数字越来越多的对公账户让他们信心十足。甚至是其中有两人还是在警察局抓住的,原因是约书亚很长时间都没有出现,这让他们以为boss出了意外,于是他们去报警了。

    这群人没有听说过任何关于背后投资者的信息,他们甚至连霍多克都不认识,但他们需要为这件诈骗案负责,而这也是主谋留下的“蛋糕”之一。

    瞧,主谋是霍多克和约书亚,胁从就是这些年轻人或者中年人,完整的班子,足以让社会和舆论闭嘴,乃至于让他们高唱赞歌。

    至于钱到哪去了,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总有一天能追回来嘛!

    安普突发奇想,如果杜林和这一切有关系,或许他银行方面资金的流动会有一些预兆。通过这些预兆可能会发现新的线索,想到这里他立刻把东西装进公文包里,然后在两名军人的保护前往了马路对面的帝国中央银行。在银行中他要求查询所有和杜林有关系的账户,最后他惊讶的发现杜林居然只有一个账户,而且这个账户的流水非常的健康,看不出任何毛病来。

    每个月按时都有一笔利润汇入这个账户,同时也会有其他的金额消失,从半年前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变化过。

    “能不能看到这些资金来往的账户信息?”,无奈之下安普想了一个笨办法,可笨办法终究是笨办法,所有的资金往来都没有任何的异常。最让他感觉头疼的是这个账户创建的时间只有半年,半年前仿佛杜林根本就没……

    他想到了什么,整个人有些癫狂的在工作人员诡异的目光下绕着圈来回走动,嘴里嘀嘀咕咕发出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词汇和声音,过了片刻,他的动作突然间定格,脑子中有一道亮光闪过。

    他激动的跑回了工作人员身板,眼睛里露出骇人的光泽,“查一查,查一查那个珠宝公司的账户是什么时候办理的!”

    工作人员耐着性子召集了几名同事,这个时候还没有信息化办公,所有的信息都记录在纸张上,他们几个人跑进了如同仓库一样的档案室里,翻找了好一会才找出了一个档案袋,“这个珠宝公司对公账户的创建日期……在杜林账户创建日期的前一天!”

    安普一拳打在桌子上,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对,没错,就是这样,在查一查这个珠宝公司其他股东的账户信息,麻烦你们了。”,他也知道这么做其实很为难人,可此时他已经抓到了一缕脉络。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盒香烟,以及二十块钱塞进了那个银行工作人员的口袋里,并且帮他拍了拍手肘上的灰尘。

    原本还有些不乐意的工作人员态度顿时好了许多,脸上也都有了笑容,很快他们就把安普要的东西找了出来。安普如获至宝的将这些东西一一打开,很快脸上的兴奋逐渐的消失,这家珠宝店除了杜林之外还有一明两暗两个股东,这三个股东账号的年限最长的一个已经存在了十一年,最短的也有三年多。

    这些账户的流水都很正常,看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这让安普陷入到一个解不开的轮回中。

    他已经隐隐有了一种猜测,杜林极有可能就是特耐尔黄金大劫案的主角之一,可问题是他还是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这一点。他其实可以把这件事和帝国央行去说,以帝国央行的实力足以让杜林接受他们的检视和问询,注意,是检视和问询,不是搜查与审问。一旦帝国央行不能从中找到可以把杜林丢进监狱里的证据。

    倒霉的就会是他了。

    这个家伙……!

    安普突然间狠的牙根都开始痒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