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六章 审讯【2】
    新的一天到来了,阳光和昨天一样明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胡安总觉得空气带着一股腐朽的味道。 他被关在这间只有五个平方左右的房间里已经是第四天了,除了第一天有人透过只有巴掌大的小窗口问他有没有什么想要交代的,到现在都没有人来和他说过一句话。

    他快要疯了,狠狠的揪着自己的头发,让疼痛来告诉自己其实自己还活着。

    哗啦一声,铁门下面送食物的窗口突然间收入一边,一个凹凸不平的盘子装着一些如同给狗吃的食物被外面的人丢了进来。胡安立刻扑了过去,趴在地,透过那个小小的窗口向外看,他看见了一双很廉价的皮鞋,还有一条不超过十块钱的裤子,以及大半个人影。

    “说点什么,求你了,说点什么!”,胡安哀求着,他迫切的想要和谁说说话,他曾经认为人年纪一大会很啰嗦,让人生厌。可直到今天他才意识到有人能够在耳边唠叨是一种多么愉悦的享受。那双皮鞋的一只抬了起来,他果断的坐了起来,然后呆呆的看着那个窗口被关。

    昨天他差点被踢到了,所以他不再敢于尝试这里的人对自己的态度。

    偏着头看着地那让他恶心的食物,闭着眼睛长叹了一口气,认命一样麻木的将盘子端起来,然后将右手在不怎么干净的裤子擦了擦,用手指插进那些黏糊糊的小麦糊里,捞了一块指头大小的土豆,塞了嘴里。他一开始的时候选择仰起头骄傲的去面对这些对他来说可能是折磨的刁难。

    但很快他输给了自己的肚子,开始吃饭。他不是一个有大勇气大毅力的人,他不敢保证自己如果绝食的话,外面的人会不会理睬自己。这些麦仁糊吃起来的味道像是勾了芡的刷锅水,带着一股浓浓的糊味,难以下咽。

    吃完东西他将盘子里的残留的东西倒在了角落的马桶里,第一次开口吃这种垃圾食物只吃了两口没有勇气继续吃下去,结果第二顿他们直接把新的东西倒在了残留的食物让,所以千万不要高估这些人的态度和素质,这是胡安总结的经验。

    他沉默的将盘子的水甩了甩,然后把盘子放回到窗口下,他曾经没有这么做,他以为外面的人会进来收走盘子,他还打算和监管人员交流一下有关于自己的事情。直到第二顿、第三顿、第四顿对方都没有给他送食物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应该把盘子还给外面的人。同时也是通过这件事让他清楚的了解到,绝食毫无意义。

    他把盘子放好,然后开始背诵一些记得不太清楚的歌剧,他必须让自己的思维正常,不被折磨成神经病才行。他要活着离开这里,然后找那些人报仇。

    他还有钱,他相信司法会证明他是无辜的,等他那些钱解冻之后,他会让这里的人知道,当他们惹怒了一个富豪之后,他们会有怎样的结局。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祈祷起了作用,铁门突然打开了,他猛的站了起来,两名穿着正装的年轻人站在门外,漠然的看着他,“胡安先生,请和我们走。”

    胡安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脏乱的衣服,昂首挺胸走了出去。在两个年轻人的“保护”下,他被送进了一个房间里,在房间的四个角落里都有一台摄像机正在工作,胶带盘缓缓的转动,红色的摄像灯也亮着。

    “坐!”,房间里有一个两张长桌拼凑成的方桌,在方桌的另外一边坐着一个年轻人,似乎这里的人都很年轻。他指着对面唯一一个椅子,用带着类似命令的语气说出了这个字眼。

    胡安咧嘴笑了笑,坐在了椅子,他的目光紧紧的盯在那个年轻的男人的脸,他要把这张脸牢牢的记在心里。

    对于胡安如此具有侵略性的表现安普并不在意,他见过很多胡安更具有侵略性的人,他们一样没办法把自己怎么样,更何况是其他地方的一个小富翁?

    “我叫安普!”,安普第一句话介绍了自己的名字,他一点也不怕胡安有没有要报复自己的想法,“可能你觉得你是冤枉的,当然我阅读了所有相关件之后,我也认为你可能是冤枉的。不过这对我们现在的情况毫无意义,接下来我问,你答。如果你的态度,你的答案让我不能满意,你得回那个地方去,继续住一段时间。或许这件案子破了之后我才会想起有人还被关在那里。”

    安普的话让胡安的目光变得柔和了一些,他也没有继续盯着安普,能够在摄像机面前毫无顾虑的说出这样的话,说明安普他想像的要厉害的多。

    “第一个问题,你认识霍多克先生吗?”,安普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胡安的脸,他看胡安回忆了一会,摇着头说不认识,然后问了第二个问题,“你和卢克先生是怎么认识的?”

    “他来找我,要和我一起对付杜林,然后我同意了这个要求,杜林是他的敌人,也是我的敌人。”

    安普在本子写下了杜林这个名字,并且给胡安看了一下,“是这样拼的吗?”,胡安点头称是,安普收回本子继续问道:“你知道卢克先生参与了其他公司的投资行为吗?或者他有没有说过他有一家挂牌公司,或是认识类似的人?”

    “没有!”

    审问工作持续了接近一个多小时,结束之后安普让人把胡安送回牢房里,他一边整理着手的笔录,一边缓缓摇着头。毫无疑问胡安这个人的嫌疑不大,他从有到无的发家史一目了然的出现在安普的面前,这是一个有点手段心也足够狠的人,至少他年轻的时候是这样。他所有的人生轨迹都停留在伊利安,不可能结实到霍多克以及其他资本力量,他可能是被那群人陷害的。

    正在思考案情的安普并没有注意到克拉克已经进来了,他站在墙边等着安普最后回过神来发现他的时候,才走到胡安坐过的椅子旁坐了下去,“怎么样,这个人有嫌疑吗?”

    安普摇了摇头,“他被牵连了,问题应该还是出在卢克的身,同时我认为卢克也不太可能是参与者,他一样被人利用了。”

    克拉克皱了皱眉头,“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从伊利安带回来的两个人都没有用?”

    安普微微一笑,“不,卢克很有用。我认为卢克见过这起诈骗案的参与者,甚至是主谋,所以他才会被那个人拖下水。他和那个人绝对有矛盾或者分歧,从胡安刚才供述的口供,我认为这个叫做杜林的人有一定的嫌疑,但是唯一麻烦的是到现在为止,我们都没有任何直接或者间接的证据可以控诉这个人。没有证据,没有办法传唤他,除非我们能够拿到哪怕是间接的证据,否则我们最好不要先惊动他!”

    “拿不到逮捕证或搜查令,对杜林这样的富豪来说我们毫无办法。”,安普补充了一句,这也是他这些年侦破各类案件最害怕遇到的事情。

    每一个富豪都不是好惹的,他们随时随地能够拉起一支堪称豪华的律师团来和破案人员打官司。在他过去辉煌的成绩,有这么一个人,一个有钱人,但还没有有钱到足以被称作为大富豪的程度。可算那样,安普也用了接近十八个月,才成功的找到了他的破绽,将他送进了监狱里。

    在此之前,他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受到了那些律师对他提起的反控,甚至还有司法部门来调查他违法取证以及骚扰他人。连地区的舆论都统一了口径和方向,将安普描述成了一个邪恶的检察官,通过对有钱人进行迫害从牟利,他们甚至编造了一些证据来证明安普向嫌疑人索贿。

    而现在他们要面对的这个家伙的财力,是曾经那个家伙的不知道多少倍。更麻烦的是这个嫌疑人安普所见过的那些蠢货都要聪明,更加的狡诈,更加的细心,更加的大胆以及更具有耐心。

    如果他真的是参与者甚至是主谋,那么极有可能他掌握着那笔惊人的赃款,如果他把这些赃款用于和调查组打官司,这绝对是一个灾难。当这个官司拖的足够久之后,面的人失去了耐心,会那霍多克来祭旗,而这可能也是对方肆无忌惮的原因。

    他早已为自己安排好了所有的退路与后手,这是一个狡猾的罪犯,一个高智商的罪犯。

    克拉克皱起了眉头眯着眼睛揉着自己的脸颊,这个案子让他伤透了脑筋,如果无法侦破的话他估计也要被调查了。突然间他拍了拍脑门,想起了什么,“对了,我记得卢克说过有六百万从杜林的账目走了一遍,有这个情况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我们完全可以向法官提出申请,让杜林‘协助’我们调查工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