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二章 海军【2】
    ,精彩无弹窗免费!

    -eh???d?=^???z?`+??

    ?:hr9???l??t?:???pj??gt呭&?d?k??<??晚上,杜林准时的出现在约好的餐厅中,餐厅不是什么有名气的餐厅,但胜在格调高雅,环境清幽。地方虽然不大,只能摆下不到十张桌子,却总是客满需要排队。不过这一次,杜林他们不需要排队,在餐厅中也看不见其他人,他包下了晚上三个小时的时间段。

    这倒不是杜林小气不舍得包整晚,而是餐厅的老板不同意,他把一些散客的预约推移到八点半以后,在此之前的三个小时都是杜林的,为此他需要支付每小时一千块的包场费。

    杜林正在想事情,门外突然间响起了加菲尔德的笑声,他立刻收起散乱的思绪,站起来迎了上去。

    卢克被逮捕之后加菲尔德隐隐已经意识到或许这是杜林做的局,因为那天杜林在他家里和卢克和谈的时候表现的有些异常,他太过于简单的就把自己嘴巴里的肉拿出一部分分给卢克。最开始的时候加菲尔德认为可能是杜林有点畏惧卢克,包括卢克自己都这么认为。直到卢克被逮捕之后,他才发现这一切都是一个陷阱,卢克自己主动跳了下去。

    既然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加菲尔德就打定主意在不是必要的情况下,尽量不得罪杜林这个家伙,万一哪天被他坑了或是被他记恨上绝对不会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恰巧这次杜林拜托他的事情他有能力完成,在帮助了杜林的同时,也等于给自己的朋友找了一笔生意,两头讨好,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他们能不能谈成,最后都不会把他记在心里那个账本上,若是谈成了这就是人情。

    像这种包赚不赔的生意,他还是能做一做的。

    “这位是托马斯先生!”,加菲尔德为杜林介绍自己左手边穿着便服的中年男性,他有一头金色的头发,身姿非常的挺拔,肩膀比一般人稍微高一点。他虽然在笑,可是隐藏不了浮躁表面之下那股子军人特有的气息。加菲尔德又为托马斯先生介绍了一下杜林,“这位就是伊利安鼎鼎有名的三十五万先生了,他可帮了我不少忙。”

    那块地皮加菲尔德早就拿在了手里,只是一直没有想到建什么好。伊利安的海岸线就像是一个南北走向的月牙一样,将一部分海水拥抱在内,他手里这块地皮,也就是杜林现在居住的庄园在北边的月牙尖尖上。他最初的想法是建造一个密集的商业集群,可伊利安规划中这个地方离真正的商业核心地区又有一点远。

    如果建造景观的话确实能够赚钱,可投入绝对不会小,回本盈利的时间要更长一点。最后他思来想去决定建造一个豪华的庄园,整体费用大概在十八万到二十万之间,加上地皮一口气卖个三十六万。卖了半年了都没有卖掉,一来是本地的富豪都已经有了不止一处的别墅,在城市外面也有庄园,没必要花三十五万去再买个庄园。

    其次大家比较熟悉,这个价格就肯定谈不拢,一时间就拖了下来,直到杜林的出现,一把现款拿下,让加菲尔德松了一口气。

    杜林和托马斯先生握了握手,说了两句场面话,就引着两人坐在了这家餐厅最好的一个桌子上——一个从建筑物本体伸出去的楼台,用了十公分厚的玻璃作为地面,整个人就像是坐在空中一样!

    下面就是悬崖和大海,偶尔海浪汹涌一些还会有些浪花拍在低端的玻璃上,让人总感觉心惊肉跳。可一旦适应了,反而别有一番滋味。

    “这次我请加菲尔德先生邀请您来,是有一笔生意想要和您面谈,请恕我冒昧,我要运送的东西不少,去的地方也很多,不知道您有没有足够的运输力和足够多的船只。”,杜林取出三根金属圆筒,给两人发了一支,他善意的提示道:“来自省雅王都的顶级采集菌丝,尝尝看?”

    省雅王都是省雅王朝过去的政治核心,被耀星帝国灭亡之后帝国推平了这里所有和省雅帝国皇室有关系的建筑物,繁华的城市立刻变成了废墟,省雅皇室也都被在这里斩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皇室的鲜血有什么奇妙的地方,很快废墟中就出现了菌丝,现在那里成为了当地的经济支柱,每年的四月份都会组织一次采集,将这些野生菌丝收集起来,做成乐土销售。

    这样顶级的乐土一支就要一百二十块钱,是最顶级的货色!

    加菲尔德笑了笑,切开尝了一口,笑眯眯的点着头,心情莫名其妙的愉悦起来,过了一会眼神才恢复清明,“的确是好东西,破费了。”

    比起加菲尔德的随意,托马斯的动作显得有板有眼,他也品尝了一口,腮帮上的肌肉抖了抖,紧绷着的脸部肌肉逐渐松弛了不少,也露出了一些笑容。

    他眨了眨眼睛,一只手放到了桌子下面,杜林猜测他是不是扭自己大腿的肌肉去了,“这么说吧……”,他的话停顿了一下,像是在斟酌怎么开口,“我手里大概有七条一万吨的货轮,和五条军舰改装的货轮,在这附近我是最……”,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可话说到这里不继续说显然没有诚意,只能继续说道:“最大的海运承包商。”,他不动声色的将乐土装进了金属筒内闷灭,他说了不该说的话。

    杜林却很敏锐的捕捉到了这点,根据最新的军事法律,军舰退役之后拆除所有武器之后,必须进行溶解,这涉及到一些军舰上的秘密,比如说可以搭载多少制式武器,可以储存多少的弹药,可以容纳多少士兵,满载有多少航速,空载最大的时速是多少……。这些看上去可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数据,一旦战争爆发都会成为致命的信息。但他说了,他有军舰改装的船,毫无疑问他一定是军方的人。

    海军做生意在一定的圈子里不是什么新闻,加菲尔德也和杜林说过,对此杜林不仅没有忧虑,反而放下了所有的担心。

    尽管军人的做事风格有点爽利的过分,也有些蛮不讲理,可是和这些人合作只要他们不贪婪,那他们就是最好的合作伙伴。

    “托马斯先生,您是一个非常爽快的人,我想我已经了解到您的实力了,现在来谈谈我的要求。每个月我要将至少五十万瓶酒运到帝国各个码头,在以后这个数字会越来越多,价钱方面好说,只要能够保证这些东西的安全,我可以适当的做出让步。”

    托马斯眼睛睁了睁,他几乎脱口而出的问道:“走私酒?”

    杜林摇了摇头,一脸严肃正直的表情,“不不不,托马斯先生,我是合法并且受到法律保护的商人,怎么可能违背帝国的法律呢?我在伊利安拥有酿酒的牌照以及售酒许可证,只是我的顾客每次买的数量多一点,所以需要我提供一些运输服务而已。至于他们这样的行为算不算犯法,那就和我没有关系了!”

    托马斯轻笑了起来,杜林的狡辩让他觉得有趣,同时对这笔买卖也有了信心。就如同杜林所考虑的那样,他也开始考虑其中的利益。一个光明正大的私酒贩子借助海军的潜在力量为他走私私酒,他得到了这批货物在海面上的安全,而海军方面也能够得到一个长久的收入来源。

    这几乎是不需要思考的事情,只要杜林能够拿出他所说的东西,那么海军就绝对有本事按照他的要求送到各个码头区,一旦这种运输网络形成,无论终端如何更变都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合作,更不可能破坏这个合作。

    因为双方都是“合法商人”,杜林本人不离开伊利安,酒水和资金也都在伊利安交割,这就是合法。

    货物上了海军的船,无论这批货是干净的还是不干净,只要在海面上飘着,海军说它合法,它就合法!

    至于其他,那就与他们无关了。

    这绝对是一笔大生意,如果一瓶酒抽五十分的运输费用,每个月都会有至少二十五万块的收入,这几乎顶的上去年半年的收入了。想到这里托马斯先生呼吸稍微有些急促起来。一旦达成了这笔生意,在海军内部他的地位将更加的牢固,以至于有机会触摸到那个被人们称作为“不可跨越的红线”后的位置——少将!

    在卫国战争之后帝国和联邦之间都已经意识到,在短期内如果没有军事上的重大突破,战争基本上是不会爆发了。双方经过一场南北战争之后已经把彼此的虚实都摸清楚了,再贸然的发动战争除了劳民伤财之外毫无意义。在未来不知道要持续多久的和平年代中,想要从上校晋升少将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更别说托马斯先生的背后并没有什么强大的助力,能够成为上校也是因为海军觉得上校这个军衔能让那些商人们感觉到满意,以及安全感,否则他还只是一个中校而已。

    他脸上充满了真挚的笑容,“我想我们可以详细的谈一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