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一章 神圣【1】
    就如同贝恩先生对这件交通事故所产生的思考那样,这仅仅只是一场交通事故,没有什么买凶杀人,纯粹是两个粗心大意的司机在城郊意外的“切磋”了一下。当然,有两条生命在这场车祸中丧生,再一次为奥尔奥多的有车一族们敲响了警钟,宁可慢一点也不要由着自己的性子疯狂驾驶。

    贝恩先生觉得这场车祸很有意义,两名遇难者的死亡也同样很有意义,因为至少这可以让他把这件事当做一个典型的案例用来宣传,唤醒公众对交通安全的重视。

    晚上吃完饭,阿丽莎拨通的杜林的电话,依然是那个女人接的,不过很快就转交到杜林的手中。听着电话中那句“我是杜林”,阿丽莎原本还有点犹豫的话立刻充满了决心,她想要杜林亲口告诉她这个事实。

    “戴夫是不是你安排人害死的?”,阿丽莎这句话说出去之后立刻有点收不住了,“你怎么能这样做,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而且他什么都不知道,你这是谋杀。”,她用带着威胁的口吻说道:“总有一天你会付出代价的!”

    听筒中沉默了片刻,才传来杜林平静的声音,那声音就像幽静的湖水,没有一丝的涟漪,“你打电话来就是要问我这个问题?我想过要让他闭嘴,但还没有来得及。我要感谢你提供了这个消息,至少这让我剩下了几万块买凶的钱。顺便说一句,诽谤也是会坐牢的!”

    “真的不是你做的?”

    杜林完全听得出话中的疑惑,他笑骂了一句“神经病”,然后就挂上了电话,让电话另外一头的阿丽莎有些抓狂,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他挂了电话之后换了一套衣服,一整天都在工地身上都是灰尘,洗了一个澡之后穿着宽松的衣服从楼上下来,对卡特招了招手,让他跟着自己进了书房。

    “你随便坐,要喝点什么吗?”,杜林拿起一瓶酒,卡特摇了摇头,杜林放下之后坐在了桌子后的椅子上,他双手顺着鬓边将湿漉漉的头发向后捋。原本看上去很亲切的邻家哥哥,一瞬间变得锋芒毕露,眉眼之间仿佛有一股纵横之气,他微笑着,可却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同乡会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卡特快速的将脑海中的信息整理出来,然后一一转告了杜林。

    小福乐斯死后老福乐斯一家人也消失了,这让城里面流传着很多的说法,不管有多少种是说法,在第五区一部分瓜尔特人心里,卡特能活着回来是杜林的功劳,同时他们也认为是杜林逼走了老福乐斯一家,对此这些生活在第五区的同胞们对杜林的观感非常的好。这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民众最希望的不是有一大笔钱,或是有一份好工作,他们希望当自己遭遇不公平的对待时,能有人站出来帮助他们说一句话,甚至是讨回公道。

    为什么阿比恩之前那么受到人们的尊敬和欢迎,就是因为他做到了这一点,尽管他也欺骗了大家。

    失去了阿比恩会让一些人担忧未来的生活,杜林恰好及时的出现,让他们在心理上找到了一个依靠。其实人就是这样,当人尝试着依靠过什么一次之后,他就会想着第二次、第三次。这是会产生依赖感的,他们将这份依赖感寄托在了三十五万先生的身上。

    卡特买下了一块地,建立了一个简单的小教堂,他并不清楚杜林要他建的“基地”到底是什么类型的,所以他按照瓜尔特人的传统,建立一个教堂,并且收了不少成员加入了同乡会。到目前为止差不多有一百多人,其实还有很多的人想要加入,只是地方稍显拥挤,而且卡特认为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他需要甄别那些好的人,以及坏的人。

    前期的工作卡特做的不错,这一点非常让杜林满意,他坐不住了,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之后,坐在了卡特地面的沙发上,“我从帝国央行的手里拿到了胡安的酒牌,很快就会建厂并且进行生产,这些酒不仅会在伊利安售卖,还会卖到外地去。”,他说着稍微停顿了一下,给卡特一个接受信息的时间。

    因为这件事和卡特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稍等了一会,杜林才继续说道:“你知道的,第二次禁酒令发布之后各个地区都陷入了‘酒荒’之中,无论是那些低度酒还是私酒的价格都猛涨。我有一个想法,我们生产的酒运送到外地去,以较低的价格卖给我们生活并不如意的同胞们,帮助他们改变生活。”

    “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还有许多的困难,我打算把这件事交给你做,卡特。”

    “我?”,卡特突然愣了一下,“先生,我该怎么做?”

    他没有说自己不会做,更没有推让这份看起来非常麻烦的工作,他的态度非常的端正。杜林记得在梦境中大佬有一个手下,第一次为大佬做事,他从来不说自己做不好,每次都保证自己能完成任务。其实这个家伙以前什么都没有做过,可他有信心也有决心,这就足够了。

    杜林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卡特听,现在整个帝国的瓜尔特人都可以说是最穷地位最低的一个种群,就连省雅人和北方蛮子都比瓜尔特人生活的有滋有味。改变一个种族的命运不是说一句话,花一笔钱就可以做到的,这需要时间和机会,还需要战斗与牺牲。

    “我可能是一个很残忍的人,我这么认为,别人也会这么评价我!”,杜林拿起了一眼叼在嘴上,点着后吸了一口,徐徐的吐了出去,“他们的生活可能会相对的清苦贫穷,可至少他们的生活是宁静的。而我,却要亲手打破这份宁静,将愤怒与死亡带到他们的身边去,从此远离平和……”

    卡特也微微有些激动,杜林说的这些他如何不了解?他就是杜林口中那些人,他更加清楚自己生活在怎样的环境中,他太阳穴都高高的涨起,面色通红,第一次打断了杜林的话,“先生,您错了!”,他面色有些微微的扭曲,仿佛回忆起什么可怕的东西,语气也变得低沉并且愤怒,“那不是宁静,更不是平和,先生,那是一种屈辱!”

    “没有目标,没有未来,浑浑噩噩的如同失去灵魂的躯壳一样活着。在那些富有的人的操弄下过着痛苦的生活,就连我女儿的死亡,我都无法为她做些什么。先生,您能体会到我的绝望吗?我的女儿就那样死了,我已经低头了,他们说我不在乎自己女儿的性命,一心只想要钱我也没有反驳。”

    “他们知道什么?!我能怎么样?我除了低头还能做什么?可就算是这样,他们居然只愿意给我两千块,他们在狠狠的羞辱我,羞辱我死去的女儿!但我能做什么?我什么都不能做,我只能痛恨自己的无能,痛恨那些卑劣的人。我胆小,我怕事,我也终于明白了,如果没有死亡没有鲜血,没有一些人先站起来咆哮所有不公的先驱者,我们就没救了!”

    “现在您给了我,给了更多同胞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我感谢您,我狂妄的代表所有瓜尔特人感谢您。那天晚上我的妻子就死在我的身边,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突然间明白了,其实死亡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人感觉到恐惧的东西,只要是为了自己的理想与追求去面对死亡,死亡到来的那一刻,就是神圣!”

    杜林听完之后眨了眨眼睛,他站起来做到了卡特的身边,将手中半根香烟交给了他。他吸了一口,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贫苦的生活让他没办法拥有这样不健康的嗜好。说起来好像非常的可笑,但其实这是一件可悲的事情,当一个人穷的想伤害自己都做不到的时候,除了绝望还能有什么?

    希望吗?

    那不过是在快要进入梦乡时给自己的心灵安慰,在这个早已阶级固化的世界里,改变说起来简单,可做起来也能那么简单吗?

    他叹了一口气,如果没有那个神奇的梦境,可能自己现在都没有离开紫苜蓿镇。他可能会在那里生活一辈子,娶一个脸上都是麻子,骨架比自己都大粗手粗脚女人结婚,然后生一堆孩子,重复着如同父母那一辈子的生活,直至他走向生命的终结。

    每个人都需要机会,一个民族更需要机会,上天赐予了他这份阅历,这阅历不是给他的好处,而是给他的使命!

    送走情绪激动的卡特之后杜林给加菲尔德打了一个电话,邀请他出来坐坐,顺便希望他能够介绍一两位能够安全将东西通过海运运输出去的有力人士。加菲尔德立刻答应了杜林的要求,两人约好就在明天的晚上。

    厂址已经选好了,熟练工都在等待着开工,等那些更大更新的设备安装好,立刻就能开工。

    杜林走到窗户边上,望着海面上阴霾的天空,瞳孔失去了焦距,不知道望向了什么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