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零章 车祸【2】
    酒吧里的气氛非常的热闹,第二次禁酒令开始之后奥尔奥多很多没有牌照的小酒吧都彻底的灭绝,这让那些有牌照的酒吧所有者半夜都能笑醒。每天产生的巨额利润让这些人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他们就是这个城市中最有钱的人,哪怕现在不是,一段时间之后也会是。

    戴夫走到吧台边上,要了一杯榛子味的酒,虽然说是酒,可他愣是从这杯酒中喝出了水的味道。他眼神有些异样的望着酒保,摇了摇手中的酒杯,“这玩意加了多少水?或者说你在这杯水里加了多少酒?”

    酒保一点也没有被人说破的尴尬,这种事经常发生,大家早就习以为常了,用酒保的话来说爱喝喝,不喝滚。

    当然,他也不会表现的这么直接。他只是抬眼看了一眼戴夫,就继续着自己手头的工作,“哥们,你不知道第二次禁酒令中严格规定了所有高度酒都是违禁品吗?”

    “所以你们兑了水?”,戴夫瞪大了眼睛,能把作假说的这么理直气壮还饮用了法令的话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你好歹弄点真东西给我喝吧?”

    其实就算是违禁品调查局都没有什么好办法在最短的时间里分辨出酒精含量,他们用了一种很通俗的方式。当酒水不能直接被点燃,同时并不存在烧喉的酒就不算是高度酒,这让酒吧就存在了很多的操作空间。

    酒保重新拿了一个三盎司的口杯放在桌子上,然后从柜台下面拿出了一瓶酒为他倒满,“这杯酒四块钱,这次兑的不是水。”

    戴夫拿出钱拍在了吧台上,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这次他非常的满意,至少他喝不出来水的味道。

    其实这种二十度到三十度的酒最容易让人喝醉,因为喝酒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异样,等觉察出来的时候已经喝多了。

    从酒吧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戴夫脚步摇晃怀着脑袋,略微低着头,眼睛向上翻着看向前方,似乎转动眼珠子对他来说都是意见困难的事情,反而转动脑袋要简单点。

    奥尔奥多晚上也有计程车,特别是酒吧门口就有。随着几个酒吧开始通宵营业,总有些喝醉酒的人回家成为了麻烦事。酒吧可不会让客人醉倒在酒吧里面,就算对方的身份可能不太一般,也会把人丢出来。这涉及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所有娱乐性经营场所都有规定的人数限制,只有里面的人出来了一个,外面才能有一个新客人进去。

    尽管这些酒吧都已经扩大了经营面基,也做好了相应的防火措施,可依然解决不了客人太多的事实。每天到了夜里,酒吧门口都会排起长队,这些可都是一个个会移动的钞票啊!

    所以那些被丢出来的客人就成为了计程车司机的“宝贝”,这些人可不会在乎也在乎不了乘坐一次计程车要花多少钱,很多司机都喜欢夜里在酒吧门口排队,只要拉到一个客人就是赚了。

    坐上了车,醉醺醺的戴夫报了一个地名,计程车缓缓的发动了起来,无论是司机还是车上的戴夫都没有注意到,当他们路过最近的一个街口时,一辆熄灭了大灯的卡车突然发动起来,紧跟在他们的身后。

    “客人,前面有条路的路灯坏了,从旁边那条路走行不行?”,计程车司机问了一句,戴夫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

    他现在浑浑噩噩的别说去理解一句话的含义了,能听明白就已经不错了。计程车司机露出得逞的笑容,而这也是他们敢于绕路的原因,因为是乘车人员自己答应的。他一转方向盘朝着城郊开去,等差不多的时候在兜回来就是能狠捞一笔。

    就在计程车司机按照平常的习惯围绕着一个地区兜圈子的时候,突然间两盏明亮的车灯撕裂了黑暗,也让他处于短暂的失明状态中。车祸发生了,周围熄灯的窗户很快都亮了起来,一些人手里拿着棍棒从家中探出头,他们看见了一个慌张到不知如何是好的年轻人急的在车祸现场直打转。

    “谁来救救他们?天主啊,我闯祸了!”,年轻的司机满头大汗,很快居住在周围的人们就合力将计程车的司机还有后座上的戴夫从变形的车里拖了出来。

    计程车司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戴夫虽然还有一口气,可他不断吐血的模样也预示着他活不长了。很快救护车和警车就到了现场,医生检查了一下两个受伤的人之后摇了摇头,没有任何抢救的必要了。

    年轻的司机被警察当场带走,两辆车也被拖车拖回了专门停放事故车辆的地方。

    这样一起交通事故并没有引起人们太多的关注,城市这么大,总要发生一点意外不是么?不是这里发生了车祸,就是那里发生了劫案,这些只能当做人们日常生活中闲聊的谈资,并不会让人去研究思考。

    直到五天之后,贝恩先生才把这个消息转告了阿丽莎,阿丽莎顿时呆立当场。她立刻冲上楼冲进了自己的房间里,提起电话拨通了杜林的号码。

    “您好,这里是岸崖杜林庄园。”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声音很好听有些软绵绵的,也很年轻。

    此时阿丽莎已经顾不上这么多,她直接开口问道:“杜林在不在?”

    对面沉寂了约莫有五六秒,才发出了声音,“非常抱歉,杜林先生一大早就去工地了,晚上才会回来,如果您有什么事情可以由我代为转告,也可以等晚上再拨打电话。”

    阿丽莎挂上了电话,她愤怒,她悲伤,她惊恐!

    果然,那个混蛋的话是不能信任的,可他答应过自己不会对戴夫动手,他居然说谎了。其实阿丽莎在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预感,杜林那个家伙肯定要动什么手脚,可她没有想到居然会来的这么快!

    此时房间门被敲响了,阿丽莎回过神来,她打开了房门,贝恩先生就站在门外。

    “方便进来吗?”,贝恩先生问了一句,阿丽莎点了点头,他才走进了女儿的房间里。坐在椅子上打量着房间里的装饰,这是阿丽莎回家居住之后他第一次进入这个房间,有点好奇,“你不应该像刚才那么慌张的上楼,如果从楼梯上摔下来……,你既然决定生下这个孩子,那么你就应该尽可能的保护好他,不把任何危险带到他的身边。”

    阿丽莎闷着气不做声,这让贝恩先生以为戴夫的死让阿丽莎陷入到悲痛之中,他站起来走到阿丽莎的身边轻轻的搂住她并且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让我们无能为力的事情,每个人都需要面对这一刻,谁都不会例外。我知道你心里可能很难过,我也同样的难过,可我们总要继续生活不是吗?”

    他让了两步,放开了阿丽莎,直视着她的双眼,“相信我孩子,戴夫已经去了天国,在天国中他也不会希望你因此悲伤难过,你现在并不适合情绪剧烈的波动,这对孩子不好。”,说着他叹了一口气,“瞧,我有一张很蠢的嘴,说不出适合安慰人的话来,但我希望你不要太悲伤了。”

    阿丽莎挤出一丝笑容,她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因为愤怒!那个无耻卑劣的混蛋骗了她,而且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更让她愤怒的是自己居然天真的信了,愚蠢透顶!

    “我很好,父亲,真的,你看我的眼睛,没有红也没有哭。”,阿丽莎掰着自己的眼睑证明自己并不悲伤,但是这种行为反而让贝恩先生认为她在强忍着痛楚。

    “你放心吧,这件案子属于交通案件,会由我亲自来审,我一定会让那个混蛋付出代价的!”,贝恩先生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气势,属于交通局局长的气势。

    阿丽莎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她脸上露出了一些困惑,“等等,你是说你抓住了那个司机?”

    贝恩先生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对啊,他并没有跑,其实也不能完全怪那个家伙,谁能想到半夜还有计程车会出现在城郊呢?”

    “这不是一起谋杀吗?”,阿丽莎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乱,这个时候她自己也迷糊了,这到底是杜林安排人做的,还真的只是宜昌交通事故?

    贝恩先生有点不理解的像整件事重复了一遍,城郊那个地方没有路灯非常的黑暗,很多计程车司机喜欢在那兜圈子宰客,这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正是因为黑暗,加上当时时间也是半夜了,计程车司机和卡车司机都非常的疲劳,所以双方都没有意识到这个时候还会有车通行,于是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这只是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卡车司机没有离开现场,现在正在警察局羁押当中。等交通局这边给出了裁定意见之后,最后会由法院参考交通局的意见进行量刑。

    贝恩先生打算给那个小子来一个狠得,让他好好的长一点记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