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八章 另外一只眼睛【2】
    刚刚开完会回到自己别墅的门农脱掉了外套挂在衣架上,这栋别墅除了他之外也只有一名管家和两名女仆。门农没有妻子,但是他有好几个情人,甚至有可能会更多一点,毕竟在那动荡的几年里谁都不知道门农去了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在外面的时候有没有管住自己裤裆里的东西。

    按常理来说,他管不住,据说他有很多私生子,多到人们早就麻木了。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人关心过这件事,可很快他们就发现门农自己都不关心那些一夜关系诞生的私生子,他们关心也是多余。甚至不少人还暗自庆幸,门农没有妻子没有正式的孩子,将来他老了以至于死了,权力也不会传递给他的下一代,这是好事!

    有些疲惫的门农看上去有六十岁左右的样子,他两鬓斑白,棕色的头发已经有些发灰,这是衰老的特征。他这几年保养的还算不错,没有像普通老人那样看上去苍老,可年纪大了就是年纪大了,有些东西可以不服,唯独在时光面前就算诸神都要低头。

    管家已经迎了上来,这是一位看上去和门农差不多年纪的老人,他个子很高,体型有点纤瘦,穿着一套礼服,“先生,您回来了。”

    农门点了点头,朝着房子里面走,管家就跟在他的身后,两人进了书房关上了房门之后,门农坐在椅子上舒了一口气。他抬头望向管家,“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管家严峻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生硬的笑容,就仿佛他这个人根本不会笑一样,“先生,事情已经有了一点眉目,我们跟踪那个女孩去了伊利安,她和一个叫做杜林的年轻人见了面。根据我们的调查反馈,这个叫做杜林的年轻人曾经在特耐尔待过一段时间。他在那里是私酒贩子,后来因一些小事入狱四个月,黄金大劫案之后就失踪了,再次出现就是在伊利安。”

    门农若有所思的问道:“你的意思是那笔黄金可能就在这个叫做杜林的手里?”

    作为前进党的党魁,党内权力最大同时也是威望最高的人之一,门农十分清楚他们差点就要输给那些旧党了。如果不是在关键时刻用于镇压前进党价值三千万的黄金突然被劫走,可能他们这次短暂的浮出水面之后又会被人摁回去。他要感谢那伙劫走了三千万金砖的劫匪,但同时他也对这三千万虎视眈眈。

    有了这三千万,在半年后的中期大选中他将更有把握拿到这个州的统治权,一旦掌握了这个州,他就可以施展自己的抱负,一步步向这个帝国最高的权力坚定有力的缓步而行。他曾经认为那些为了理想去慷慨赴死的人都是傻子,尽管现在他还觉得那些人都是傻子,可他也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他不是为了某个了不起的理想,他为了的是权力,还有金钱。

    他是一个商人,无论用怎样的外皮来掩盖他的本质,都改变不了他骨子里的东西,他就是一个商人。他很感谢那些人包括了克斯玛先生,他们把他从一个骡马贩子变成了今年的大人物,同时他也很感谢自己能够坚持走到这一步。

    为了至高的权力以及理想,他必须做出十二万分的努力,其中最不可或缺的就是钱。

    他派人去特耐尔搜集线索,那伙劫匪做的非常干净,找不到多少有用的信息,所以他只好让人盯着这件案子中唯一可能认识劫匪的目击证人,也就是阿丽莎。八个月的密切监视几乎让门农都要放弃了,如果不是他太需要那三千万,他可能早就让人撤回来了。所幸就在他几乎快要丧失耐心的时候,监视阿丽莎的人发现了异常。

    她去了伊利安,和一个叫做杜林并且去年还在特耐尔出现过的年轻人见了面。如果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或许那些监事人员关注一段时间之后就会放弃了,但是这个叫做杜林的私酒贩子居然拥有一座价值三十五万的别墅,同时还和人合伙经营着一家珠宝店,这条消息顿时让所有人都振奋起来,他们认为自己发现了真相。

    于是这条消息就送到了门农这里。

    管家用斟酌并且不太确定的口吻回答道:“暂时没有任何证据指明这位叫做杜林的年轻人就是黄金大劫案的参与者,不过下面的人认为他有很大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目标,所以还在密切的关注和监视。这个人有些势力,在当地也很有声望,我们的人不太好靠近,只能远远的看着。”

    门农点了点头,“接下来的半年时间对我们前进党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半年,只要我们能够做出正面的影响,不愁中期大选他们不给我们投票。让人盯好了这个家伙,如果能够确定是他,就安排人直接动手。记住,我们不在乎一个小人物的生死,但是他手里的那笔钱一定要找到!”

    “我明白了!”

    房间里陷入了短暂的沉寂,门农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就像是睡着了一样。过了一会他才睁开眼睛,刚回来时那种红光满面积极向上的劲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深沉,以及森然。他一手支撑着下巴,一手把玩着一枚精致的打火机,目光一直锁定在那只打火机上,可他心里却在想着其他事情。

    “沙普克年纪太大了,居然想着要退让,更可恨的是他还拉着一群人站在了他那边。错过这次中期大选,我们就还要等四年。四年之后谁都说不清楚是怎样一个世界,我们等不了那么久。等的久了,人们沸腾的血液就会冷却下来。他太麻烦了,安排一个人去和他谈一谈,说服他!”,说着门农笑了起来,笑声中藏着一丝漠然。

    几十年的感情在权力和**面前不堪一击!

    沙普克是前进党党内的党鞭,第三号人物,最初门农的想法是将这个有些顽固的老人放在这个位置上利大于弊。但事实上他弄错了一件事,对他来说权力很重要,金钱很重要,什么都很重要,他不是那些老“革命党”,他理解不了他们那种“理想高于一切”的精神。而沙普克这个家伙就是那种人,他把理想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他甚至在这段时间里和门农争吵了好几次,让门农下不了台。

    门农的想法是尽快将联邦那一套福利制度直接搬过来,先夺取选民的意向,然后在一步步调整内部结构和其他东西。但是沙普克认为联邦的那套东西好是好,不过有可能在帝国这边会水土不服!

    他的确想要创造一个“新世界”,但是代价不应该是一个摇摇欲坠的基础。联邦那边的公民缴纳各种费用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态,但是帝国这边人们还从来没有交过税收以外的东西。要他们每个月按时缴纳一笔用于他们年老之后的养老金以及医疗保障金,那可真是要了这些人的命。

    很多家庭工作一个月拿到的薪水只能足够他们日常用度,然后在稍微存一点。如果让他们缴纳养老金和医疗保障金,他们的生活就会出现问题。这种事情不应该由公民来完成,沙普克的认为应该由资本家来为那些员工缴纳这些福利金,他的想法是资本家多缴一点,工人们少缴一点,这样大家都能接受。可问题就出在这个地方,帝国资本主义快速萌芽壮大,已经成为了一股可怕的力量,想要这些通过压迫工人来获取利润的资本家多拿出一笔钱来给员工缴纳费用,可能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并且前进党如果想要更进一步,把整个州的权力都掌握在手里,也离不开这些资本家的帮助扶持。

    于是门农想出了一个“孬点子”,原本每个月应该给工人发放二十五块的工资,现在只发放二十二块钱。少了的三块钱中有两块五作为福利金上交给前进党,剩下的五十分给资本家作为“意外赔偿金”。如果员工在工作的过程中发生了意外事故,所需治疗以及各种赔偿费用,就从这五十分里面出。

    这个主意一出,立刻得到了资本家们的认可,这等于他们再次将员工的工资压低了五十分。看上去这是一笔微不足道的小钱,可当一个工厂有数千人工作的时候,这就不是一笔小数目了。三千人的工厂一个月就能扣下一千五百块,而且任何意外事故他们都不需要再另外支付一笔钱。

    所有的支出都是工人们均摊,资本家一分钱都不用拿出来,他们当然乐意这么做。

    而这就是门农和沙普克的分歧所在,同时也让门农起了心思,要把沙普克弄下去。他需要的是一个听话的象征性的党鞭,而不是那种可以指着自己鼻子骂,让自己下不来台的“党鞭”。

    管家沉默了片刻,“我会亲自去说服他!”

    “如果你亲自去的话,那么我就放心了。”,他将打火机收了起来,坐直了身体,突然问了一句,“对了,克斯玛那家伙回消息没?”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