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第六十二苏
    此为防盗章,  购买达到要求比例后或72h后才能看到正常章节  可不是么,一举扭转了所有人一直以来对她的印象, 将自鸣得意的小姨一家狠狠打脸,同时还收获了在场不少亲戚和男同学的好感, 可谓是赚得钵满盆满。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la

    不过,她精心准备了来这里赴宴, 可不单单只是为了参加这一场闹剧,苏语风视线上移, 落到了楼上风格雅致的高档餐厅上。

    这座酒店是一栋椭圆形的建筑,中间镂空, 一到三楼是用餐的地方, 三楼以上就是各种各样令人眼花缭乱的高档娱乐场所。

    愈是往上,消费愈高,从高的楼层可以清晰地看见下面的情况,而从下往上,却是什么也看不清。

    苏语风既然决定了要参加“新生偶像”的比赛, 当然不会一点儿准备工作都不做, 那些有后门的选手不知多早以前就开始疏通关系了,苏语风没钱没势,手头有的只是一个科技领先了这个世界不少年的系统。

    这一个月来, 她一直嘱咐苏月通过精神网密切关注“新生偶像”投资方、评委方的行程, 就在不久前, 她发现这些圈中大佬的行程在今天重合了, 地点就在这家酒店。

    网上的传言是真的, 她所在的h市不仅是这次“新生偶像”的海选报名点之一,还是后续复赛练习生训练的大本营所在,海选结束后其他的评委、导师,以及节目组都会汇聚到这座城市来。

    这个巧合之于目前手头拮据,无法赶赴其它城市的她来说,无疑是意外之喜。

    以那些大佬的身份来看,他们见面用餐的楼层只会高不会低。

    今天如果能在收获打脸值的同时,还能在大佬们面前露露脸就最好不过了。

    不时地借着仰起脸来饮酒的机会向上观察,苏语风不由得在心中感叹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大佬们饭桌上的一员,那样的话也就不用像个偷窥狂一样窃取人家的行程了。”

    酒店三楼,百味阁雅间。

    到场的都是在圈内浸淫了多年的老人,这次因为有幸一起合作,才有人牵头攒了这么一个局,几轮推杯换盏下来,这些相识多年的人说起话来便不那么拘着了。

    何嘉艺这次能有资格到场还是托了自己经纪人的福,他签在盛行传媒,经纪人周鹤从业多年,手头出了不少上过风云榜的明星,掌握的人脉相当庞大。

    这次参加“新生偶像”是他星途中至关重要的一步,周鹤二活没说放下了手头其他艺人,托了相熟的友人介绍,千里迢迢地带了他过来。

    何嘉艺脸上的肌肉已经笑得僵硬了,他有些烦躁,说实话,他只想一心一意做好自己的音乐,并不想来人际场上这些虚的,走后门更是他深恶痛绝的事,可他不能拒绝周鹤的好意,辜负自己经纪人的一番栽培。

    “我看小何这孩子音域广,又能作曲,将来肯定是前途无量啊。”开口的是业内一位知名的音乐制作人肖朗。

    “您过奖了。”何嘉艺认得肖朗,因为这人正是周鹤找的带他进这个饭局的人。

    一旁另一个和肖朗不对付的同行皮笑肉不笑地道,“得了,肖哥,人是你带来的,在你眼中,他当然是天上有地下无的。”

    大家都是人精,肖朗自然没有恼羞成怒,反而是开玩笑般的顺杆往上爬,“诶,那你就说对了,这孩子的资质确实少有。”

    由于“新生偶像”这个比赛会考验作为偶像各个方面的素质,在场也有几个在影视圈执掌牛耳的大导演,只见靠落地窗坐着的吴导咂了咂嘴,开口道,“这张脸,适合大荧幕,不进娱乐圈可惜了。”

    “您说谁?”在场的人都来了兴趣。

    所有人都知道,吴导是一个吹毛求疵的人,对自己的作品要求十分严格,特别是选角这一块,那些在小荧幕上吸粉无数的流量网红脸,到了他眼中都拿不到及格分,这猛地一下有人入了他的眼,众人能不惊讶?

    窗边的大人物们顺着吴导的视线向下望去,皆被那一抹亮眼的鲜红色吸引了目光。

    众人大失所望,有和吴导相熟的导演毫不给面子地道:“老吴啊,你这眼光可是一年不如一年了,这小姑娘美则美矣,却没有真正美人该有的风情,演个电视剧还是可以的。”

    言下之意便是说吴导挑的人上不了台面,没资格叩开电影市场的门。

    吴导哈哈大笑,“你们的眼光才是低劣得紧,一群年轻人,视力还没有我一个老头子好。”

    这时,有眼尖的人看出了端倪,“您说的,可是那个穿白裙子的小丫头?”

    吴导坦然承认,“除了她还有谁?”

    众人这才注意到那个衣着朴素的小姑娘,细看之下,果然是天生一张电影脸!

    擅长拍商业片的李导打趣道:“吴导这性格还是多年不改啊,见一个漂亮姑娘,就想把人拉到自己镜头下去。”

    吴导哼哼,“我那是爱才,你们这些拍商业片的哪里知道我们这些人对艺术的追求。”

    李导被噎了一口,也不生气,只是感慨这老东西,一把年纪了性子还是这么直,说怼人就怼人。

    其他人也都能理解,吴导若不是因为这耿直的性格,早在年轻的时候就该成名了,也不用在圈里籍籍无名了几十年,近几年才成为家喻户晓的导演。

    ……

    刘良才和袁湘仪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在十三年前同意了大女儿离婚的决定,他们早该知道的,大女儿被自己宠坏了,天真又愚蠢,没有责任心,哪里会用心养育孩子。

    所以对于自己这个小外孙女苏语风,他们总觉得亏欠良多。

    两位老人将苏语风拉在自己身边坐下,宴上,乘没人注意,偷偷塞给了苏语风一个大红包。

    苏语风意外地瞪大了眼,内心触动不已。

    “拿着吧,小风今年也十八岁了,这个就当做外公外婆送给你的成年礼物。”两位老人看向苏语风的眼神中带着满满的心疼。

    苏语风不想要二老的钱,然而这个红包确实可以解决她目前的燃眉之急,参加比赛的报名费,购置像样的衣物和化妆品,这些都是开销。

    原主之前有点积蓄,但苏语风为了让这个瘦巴巴的身材长点肉,在伙食上丁点儿不敢亏待自己,这一个月来购买食材就把钱花得七七八八了。

    “外公外婆,我以后一定会赚更多的钱报答你们的。”

    袁湘仪摸了摸苏语风的头,“傻孩子。”

    她是认真的,这个世界上真正对苏语风好的人,大概也只有这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了,这份弥足珍贵的亲情,她怎么能不珍惜?

    升学宴结束后,长辈们约了茶楼叙旧聊天,李玲玉招呼着一干同学按原定的计划去唱歌。

    陈航宇一顿饭吃得心不在焉,终于捱到了宴会结束,见李玲玉正在招呼同学打车,他三两步上前拦住了打算离开的苏语风。

    “你不和我们去唱歌吗?”

    看清来人是谁后,苏语风瞬间戏精附体,她捋了捋垂到额角的碎发,脸上露出了一抹明媚中带着忧伤的笑,“人太多了,我一向不喜欢热闹。”

    换做任何一个女生看见苏语风的神情,听到她此刻的话,可能都会骂她是一个在男人面前示弱的绿茶婊,惹人生厌。

    可是讽刺的是,在真实生活中,那些直男思维的家伙,就吃这一套。

    陈航宇想起了苏语风之前在车上恶魔一般的笑,他心里清楚,眼前这个丫头绝对没有表面上那么纯良,但他还是心软了,毕竟苏语风一直都表现得不合群。

    可能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他的语气已经带上了一丝心疼,“那你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有机会我带你玩,就我们两个人。”

    苏语风报了一串数字。

    高中三年原主一直都没有换过手机号码,只是这个自以为是的渣男,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把原主给删了。

    “再见。”

    苏语风留给了对方一个背影。

    二老给苏语风的红包里有一张卡,密码写在一张小纸条上,卡上足足有十万块钱,应该是二老全部的积蓄了。

    她得尽快,让钱生钱。

    一周后,一家名为“风语”的护肤品专卖店登入了华国各个网络销售平台,这家店不属于任何一个大品牌旗下,却靠着大手笔的微博推广、自媒体营销、广告设计在同类产品中脱颖而出,一举在排位靠后的热搜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这家店最出彩的莫过于广告设计了,有业内同行分析,“风语”请的广告公司绝对是国内顶尖的工作室。

    殊不知,这些创意新颖,画质精良的广告,全出自一个高科技位面的系统——苏月之手。

    事实上,广告设计是苏月,产品包装设计是苏月,营销团队是苏月,就连网店客服和风语官博都是由运算能力强大的苏月一手担任的。

    苏语风唯一做的便是租下了一家有生产许可的小作坊,购买了几台二手的机器,雇了几个负责打包的工作人员,然后升级了灵泉,稀释百倍后加到了自己的产品中。

    少部分网友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购买了这家店的护肤套装,反正也不贵,两三天后陆续有人收到了货。

    最新一条有关“风语”的微博,来自一位普通用户:

    该博主放了自己使用前,使用后的照片,还有一张p在一起的对比图。

    这条微博底下嘲讽声不断:

    ……

    群嘲过后,就在众网友以为这个靠广告营销的店凉了的时候,微博上陆续开始有美妆大v推这款产品。

    几个大v轮番上阵后,爱美的女性们暴动了,“风语”再次被刷上了热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