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第四十苏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达到要求比例后或72h后才能看到正常章节

    私生子, 没教养, 暴力狂, 滚出节目……

    各种各样的谩骂汇聚到了谢商微和新生偶像的官博下。

    要说这一切的背后没有团队在运作苏语风打死都不信, 挑在最好的时机爆出这个新闻, 刚刚好是《第一弹》结束, 观众对新生偶像的讨论热情最高的时候。

    紧接着买头条,买推广,买热搜位,一步一步, 引导网友的情绪, 刷起了近千层高的#谢商微滚出新生偶像#话题。

    到底是什么人在整谢商微?

    照片明显是节目组里的人拍的,但不可能是节目组授意放出去的, 他们如果想动手,直接剪辑进节目就行了, 还能控制舆论, 没有必要多此一举。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是焦头烂额, 导演接到了吴导的电话,对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质问。

    “小张, 网上的照片都是怎么回事,你不是答应了我不在这件事上炒作了吗?”

    节目导演毕竟是一个入行年头不多的后辈, 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了, “吴导, 我也不知情啊,用这种手法爆出去对节目完全是负面影响,我怎么着也不能这么办事啊……”

    “你也别说这些,娱乐圈这条路本来就难走,那孩子到底是个新人,你不能让他没起步就折在这里,我知道你们的工作人员进组都是签了保密协议的,你就查,到底是谁拍的照片,然后流出去的!”

    “好的,您放心,我一定严肃处理。”

    吴导挂了电话,一边摇头一边叹了口气,这件事即使查出是谁做的又怎样,对那孩子造成的负面影响已经无法挽回了。

    相关人等一直没发声,微博上讨伐谢商微的呼声愈演愈烈,只有一少部分颜粉还站在他这边,但她们的力量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苏语风拿不准节目组会怎么处理,于是匆匆忙忙地跑去敲谢商微的门。

    寂静的走廊里,只听得到阵阵急促的敲门声和少女有些凌乱的呼吸声。

    门开了,室内的灯光很暗,只开了小壁灯,谢商微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苏语风带上门,里面温度有些低了,她不自觉地拢了拢手臂,“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睡觉!”

    谢商微的眼皮半睁着,拿着遥控器调高了空调温度,“不睡觉干嘛?”

    苏语风也知道他这些天很辛苦,白天要到表演组蹭课,晚上还得准备自己淘汰赛的舞蹈节目,每天的睡眠大概只有三四个小时,有时练习的时候都会不知不觉地靠在垫子上睡着。

    她放柔了语气,“你最近得罪什么人了吗?”

    “得罪?我最近只揍过一个人,你不是知道吗?”谢商微斜斜地睨了她一眼,随即又嗤笑道:“不过那个怂蛋,他不敢的。”

    苏语风也不觉得是那个助手,要追究早该追究了,那人看上去明显是不敢惹事的人。

    “那先不管是谁做的,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和那个人动手,说出理由去澄清,至少能把这件事的影响降到最低。”

    闻言,谢商微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了,半晌才道:“没理由。”

    苏语风没好气,“没理由能打起来?佳佳跟我说明明是你去堵的人家,你觉得我的智商看上去像小学生吗?”

    话音刚落,没来由的,苏语风觉得对面的谢商微有些生气了。

    “不是小学生?那好,苏语风,你他妈好歹也是一个发育了的成年人了,拍戏的时候别人占你便宜你居然没注意到?”谢商微气势汹汹地说完,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后,又低低地骂了一句,“妈的。”

    虽然知道这个人是个不良少年,一直很混,但谢商微很少在她面前说脏话,苏语风听得一愣一愣的。

    半晌,她反应了过来,脸上滚烫滚烫的,那是被他给气的,“你乱说什么,发、育?”

    那两个字简直羞于启齿,无论这辈子还是上辈子,在文人家庭长大的苏语风从没有跟异性谈论过如此下流的话题。

    谢商微流氓似的目光在她的胸口转了一圈,然后吹了声口哨,“初具雏形。”

    “滚蛋!”一直以高级知识分子自居的苏语风终于爆发了,抡起一个抱枕给对方砸了过去。

    谢商微轻松躲过,苏语风说不清自己是羞是气,不依不饶地扑了过去,两人当真跟小学生似的在沙发上闹了一阵,这场面要多丢人有多丢人。

    不一会儿,谢商微依靠力量优势把她制住了,“别闹了。”

    对方离得很近,两个人的呼吸都有点急了,苏语风一脚把对方踹开,心跳加速地想着,这具身体的力量到底是太小了……

    冷静下来后,苏语风慢慢回味过来了谢商微刚才那句话,拍戏的时候有人占她便宜?是那个助手?

    记忆回到了那天表演片段的时候,那人的动作好像是有些出格了,但当时的她全身心都投入到戏里面去了,根本没注意到这个。

    苏语风瞪大了眼睛道:“你是因为这个才跟那个人动手的?”

    见她猜出来了,谢商微也懒得跟她打马虎眼了,捂着肚子哼了几声道:“笨死了,你的反射弧真长。”

    苏语风完全没有想到这件事竟然是因自己而起,其实真的不能怪她,在末世无论是逃难的时候,还是跟人或丧尸动手的时候,谁还会在意你是个女人?谁会注意跟异性之间的距离?她自己都把自己当男人用!

    久而久之,她对危险的警惕性提高了,但性别意识却没那么强了,在男女之间相处的距离方面也没了分寸,说简单一点,就是社会能力的下降,这是经历过末世的人的通病。

    “那你也不用就这么动手啊……”

    谢商微嚣张地笑了,“你是能带给我灵感的缪斯,谁动你,我揍谁。”

    “咚!”苏语风的心狠狠地跳了一下,这小屁孩的话,怎么这么撩人呢……

    之前她一直把谢商微当哥们相处,再不济就是一个叛逆期的小弟弟,毕竟算上心理年龄,她比对方大十岁呢——十年末世的差距。

    这时,苏月的声音弱弱地响起了。

    从十八岁末世到来开始,苏语风的事业是忙碌了,但她的感情生活其实空白得很,她很少有朋友,除了那个最后背叛了她的人,她与所有人都相交不深,更别提后来人都死光了。

    苏语风看着沙发上的谢商微,像是看到了一只呲着牙的小狼狗,他的爪子尚未锋利,却也开始学会保护自己觉得重要的人了。

    小屁孩,幼稚,不成熟。

    这样想着,苏语风却拿起了手机,干了一件更加不成熟到极点的事情,她发了一条微博,从关注人中圈出了谢商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